與此同時,在京都的另一邊秘密之地,隨著靈昭卸下偽妝,嶽破山終於認出,此人就是當年的仙遺族長老。

當時他把殷霆帶出後,交給負責來接應的那位第八團參將。

參將則把四皇子喬裝打扮後,塞進仙遺族裔民逃亡隊伍中,之後便匆匆離開。

他不放心,一直在後麵觀察著,直至一段時間後,那位參將從某個地方把原本已經跟隨影子軍死在天門原的靈昭長老帶出,然後找出殷霆帶著逃離。

作為祖境的他這才放心,然後趕緊回去給貴妃娘娘覆命,以及承擔該有的罪責。

而洗漱乾淨的殷霆,也是讓得一旁等待的妹妹殷葵,真正見到了自己的親哥長什麼樣子。

哥哥的鼻子和額頭真的很像父皇,怪不得聽說在自己冇出生時,哥哥很受器重,經常幫著父皇處理相關政務。

甚至有傳言,以後大秦的帝位都要傳給哥哥。

隻不過眼睛和眉毛卻很像母妃。

尤其是眼睛,堅毅的外表下,其實藏著一顆溫柔的心。

這點從眼神就可以看出。

「哥———「

殷葵激動地上前抱住,親昵地用臉蹭著殷霆健碩的胸膛。

殷霆臉上露出笑容,寵溺的用手摸著她的腦袋瓜子。

一旁的靈昭和嶽破山相視一笑,幾人便坐下,有些事正好需要瞭解一下。

「嶽爺爺,你的修為——」殷霆欲言又止。

嶽破山猶豫了一下,便將當年把他送走,啻帝震怒等等事詳述。

哪怕重溫這故事,一旁的殷葵眼睛都紅紅的,更彆說初次聽聞的殷霆了。

兩行淚水輕輕自臉頰滑過,冇等嶽破山說完,殷霆當即雙膝跪在嶽破山前麵。

嶽破山大驚,連忙起身攙扶。

「殿下,你趕緊起來……」

殷葵也跟著哥哥跪向嶽破山。

他救了自己的哥哥,替母妃攬罪。

要不然折磨八十萬年的就是母妃了。

就算父皇不殺,母妃出來也是人老珠黃,父皇又怎麼可能臨幸,然後有她。

而如今哥哥重新歸來,也多虧了嶽爺爺當年義無反顧的救助。

「謝謝嶽爺爺,您對我們的恩情,殷霆永遠不會忘記,這輩子,下輩子,殷霆就算做牛做馬也會報答!」

殷霆說完後,顧不得嶽破山阻攔,便是三個重重的響頭。

殷葵同樣是。

看著兄妹倆的樣子,嶽破山眼睛發紅。

嘴唇顫抖。

他何德何能啊!

從你們叫我嶽爺爺的那一刻開始,你們就是我的親人。

「起來,快起來——」

嶽破山趕緊攙扶兩人起身,一擦眼角。

重溫當年之情後,幾人重新坐在這廢棄地方的石凳上。

「四殿下,我看你這精神狀態極為不錯,你體內的皇族蟲卵——」嶽破山整理好心情後,欲言又止。

畢竟現在怎麼看殷霆都是個正常人。

臉色紅潤,而且修為比起當年還精進不少。

這點,殷霆不著痕跡看了一眼靈昭長老,心裡早就有了說辭。

畢竟表哥能除掉皇族蟲卵的事,千萬不能讓外人所知道。

況且就算說出去也冇人相信。

一旁的殷葵也是好奇的看向哥哥。

殷霆看向兩人道:「我這個純粹是僥倖,你們也知道,就算被皇族蟲卵寄生,能孵化成功的概率也是極低,要不然蟲族那邊不知道會多出多少尊不死皇族來。」

嶽破山點點頭,這點他當然知道。

聽說那些不死皇族需要花費很多年的精氣神,甚至搞不好自己的修為都會低落一個境界,纔會孕育成功一枚不死卵。

而一萬名不死皇族同時選擇人族寄生,運氣好了能成功十來個,運氣差了隻有兩三個。

這些成功寄生的在後天的慢慢發育成熟中,能等到不死皇族感應並且來召喚的,就又是一種極低的概率。

運氣好了有一個,運氣差了全軍覆冇。

因為這些被寄生的人族必須得在他們的監視之中,有些人就比如殷霆,已經被寄生,不用等發育,啻帝直接下令賜死。

宿主都冇有了,不死卵也就冇了營養獲取之地,等待的就是封印。

殷霆繼續道∶「靈昭長老帶我去了一個很隱秘的地方,是能隔絕蟲族皇族感應之地,我一直靠毅力和服用各種丹藥,運氣好的一點是,我體內的這枚皇族蟲卵半途要天折了。」

殷葵聽聞,連忙道:「哥,我聽說這種最可怕,宿主體內的蟲卵知道自己無法成功長大,就會變得極為瘋狂,然後抽乾宿主的血液、肉身和靈魂,來個拚死一搏的,你……」

殷霆點點頭,輕輕彈了一下她的腦瓜:「懂得還挺多,是呀,要不我怎麼說自己運氣好呢,那個時候我感覺自己就要成乾屍了,多虧靈昭長老幫忙,加上我之前服用的各種丹藥也起了作用。

最後那蟲卵冇拚搏成功,中途徹底死亡,我也算撿了一條命,但後遺症太明顯,我用了好多年身體才恢複,又用了好多年才突破修為。」

聽聞殷霆的話,殷葵滿臉激動。

哥就是不一樣,這也太幸運了,從來冇聽過被皇族蟲卵寄生的還能活著。

嶽破山也是長舒一口氣。

趕緊起身對著靈昭長老行禮感謝,殷葵同樣是。

靈昭滿臉的羞愧。

少帥,我就恬不知恥的替你接禮了。

多虧他們不知道自己也被寄生了,要不然他該用怎樣的謊言去解釋。

「應該的應該的——」靈昭瞥了一眼給他眨眼的殷霆,無奈地攙扶兩人起身。

重新座落後,古靈精怪的殷葵突然雙眼發亮:「哥,哥,哥,你現在既然是正常人了,也就是說,可以重新回到皇宮了,你的排位依舊在,而且父皇也冇立太子,你完全……」

殷霆笑了,趕緊打斷∶「我的傻妹妹,你想多了,父皇素來生性多疑,不說我體內的蟲卵有冇有被除儘,就說他當年為了給全大秦百姓一個交代,當機立斷要將我處死。

如今我回來,他能覺得我啥事都冇放在心上,然後重用我?或者把未來的大秦交給我?」

一旁的嶽破山也是道:「是呀葵兒公主,四殿下等人的位置是冇變,之後的皇子公主也是按照順序命名的,但當年我帶四殿下逃走後,啻帝可是對外宣佈已經處死了殿下呢。

現在回去算怎麼一回事?

當年的啻帝撒謊騙了無數人?

皇室的一言九鼎呢?

往年其他王侯將相,甚至立過無數戰功的將領被皇族蟲卵寄生後,啻帝也是第一時間清除。

現在自己兒子卻活著,算是區彆對待嗎?

再退一步,啻帝給所有人解釋四殿下是僥倖,你覺得有多少人相信?

他們寧願相信咱們大秦這邊已經研究出了可以祛除皇族蟲卵的機器,畢竟第一座普通的除蟲機器就是出自我大秦。

到時候無數人施壓,包括其餘三大仙朝,你覺得啻帝會怎麼辦?」

嶽破山道出諸多思慮,讓得殷葵頓時沉默起來。

看《自律的我簡直無敵了》最快

更新請瀏覽器輸入-WAP..COM-到進行檢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