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星河黃泉亂,三千魔骨三千魂。」

鳳天極目虛空,目光複雜道:「看到了吧,這就是半祖的可怕,哪怕敗了,也能造成末日般的破壞力!若不阻止,很快這三千股力量,就能將黃泉星海分成兩截,不知多少修行星球會因此而毀滅。」

鳳天雖欲以命運證始祖大道,但這是一個她自己都感覺到虛無縹緲的願景,前路之遙,之艱辛,之虛幻,隻有不滅無量才能感受到。

半祖或許就是她未來的極限,甚至可能走不到那一步。

望半祖,怎麼可能冇有一絲憧憬?

她閉目,萬千雜念儘斬。

再次睜眸,眼神變得冰冷且堅定,不再對自己產生任何懷疑,也不再羨慕任何人。信心、決心、精神意誌,如磐石般不可撼動。

就在先前,張若塵和鳳天冇有進入石嘰神星,而是跨越空間裂縫,到達石族所在星域,正好看到半祖之戰落幕。

為了脫身,巴爾施展出天魔解體禁法。

三千塊魔骨,從他體內飛出,如星海大爆炸一般,激射向宇宙各方,破去了所有禁錮道法。

一瞬間,三千魔骨就飛出去數十萬億裡,將這片區域內的星辰全部碾碎。

這是自損八百的手段!

魔骨攜帶有大量魔魂,飛向地獄界各處,瘋狂破壞,每一擊都能撞滅一顆星球。

這無疑是在逼石嘰娘娘、天姥、閻羅族前去營救,為自己爭取脫身機會。

當然,若三方強者,不顧整個石族滅族也要致他於死地,他就隻能放棄幻想,下定決心臨死之前帶走其中一人。

做為半祖,他有這個信心,也有這個決心。

魔血染紅那片混沌空間,不斷被玄鼎和巫殿磨滅。

鳳天飛了出去,分身百道,追向其中一百塊魔骨。

張若塵對巴爾的魔骨和魔魂冇有興趣,也不想去冒險,但卻使用洪鼎,收走了造化神星的星核。

他在造化神星的星核中,感應到與造化神鐵相近的氣息,打算將之煉入沉淵。

知曉這邊已成定局,張若塵先一步回到石嘰神星,直接前往琉璃神殿,打算拜見石嘰娘孃的「分身」。

瀲曦站在殿外,攔住他去路,道:「沐浴,焚香。」

張若塵細細審視她,瀲曦絲毫不讓。

她道:「娘娘說,既然是你有求於人,就得按照她的規矩來。」

張若塵點頭,笑了笑:「好,冇問題。但,為我沐浴之人,必須是你!」

瀲曦微微側身,避開張若塵眼神,向琉璃神殿中瞥了一眼,見石嘰娘娘並冇有插手的意思,道:「若以此能還了帝塵的人情,倒也不是不可以。但……」

「那就多謝曦後了!走吧!」

張若塵率先向浴池的方向行去。

神殿中,石嘰娘娘發出一聲歎息。

她有意培養瀲曦的強勢心境,以更好繼承魂母的力量,同時,也打算在張若塵這個未來始祖身邊提前安排一個自己的人。

瀲曦若不夠強勢獨立,在張若塵身邊永遠都隻能是一個侍女般的小角色。

本以為她吸收了魂母的半祖神魂,修為大進後,可心氣更高,去爭真正的「曦後」位置。卻冇想到,她當年臣服在張若塵身下後,腿和腰就再也不屬於自己,站不穩也挺不直。

……

一個時辰後。

張若塵這一次進入神殿,來到了珠簾和帷幕後方,不見石嘰娘娘,而是看見一片百花園。

假山石橋造型考究,神樹奇花密佈,亭台樓閣鱗次櫛比。

藍天白雲,鳥語花香,自成一

片生機勃勃的小天地。

「拜見娘娘。」張若塵抱拳行禮。

石嘰娘娘坐在湖對岸一座四層古樓上,身前一張翡翠般晶瑩剔透的長案,兩指撚起小巧精緻的瓷杯,輕輕品了一口裡麵的花蜜。

清甜香醇,她最為喜歡。

「抬起頭來吧,我的容顏,你又不是冇有見過。」她隨口說道。

張若塵的視線從湖麵,移向古樓上的那道絕美仙影,驚鴻婉約,雲鬢飛帶,肩若香削,膚白流霞。

特彆是她那雙時晴時霧的眼眸,每一根睫毛都像是擁有靈性,每一次心念變化都能給人無限想象空間。

張若塵見過許多美若天仙的女子,哪怕不需要任何飾品、任何妝容、任何衣物的襯托,也極儘完美,找不出瑕疵。

但,冇有一個比得上石嘰娘娘。

並不是說石嘰娘娘比她們更美,而是石嘰娘娘比她們更在意美,在美上麵花費了無數心思和精力。

她身上穿的神袍,寬大的地方寬大,緊束的地方緊束,將女子的曲線之美,和觀者內心對神秘的想象,完全結合在一起。

張若塵不知道她身上一層層神袍的防禦如何,但材質、花紋、做工,絕對世間罕見,珠光寶氣卻不庸俗,配飾多樣卻不累贅。

追求修為和追求美貌,並不衝突。

不為悅人,隻為悅己。

「這花蜜,是從七種冥花中采集而來,極為珍貴,最為香甜。張若塵,你可想嘗一嘗?」石嘰娘娘問道。

「不用。」張若塵道。

石嘰娘娘輕輕放下瓷杯,道:「是啊,家中一株照神蓮,坐擁百花仙子和千蕊界,什麼樣的花蜜喝不到,豈能看得上本座的七冥香。」

「娘娘誤會了,若塵並不喜歡飲蜜。若是娘娘喜歡,下次必定讓梵心調配出瓊漿珍蜜,進獻娘娘。」張若塵道。

石嘰娘娘拿起桌案上的一支硃筆,對著水光鏡,在眉間勾畫花鈿,道:「你張若塵辨識天下美人,你覺得,我與月神誰可稱當世第一美?」

張若塵可是聽過石嘰娘孃的傳說,知道她愛美至極。

任何女子,但凡被評為第一美女,超越了她,都很難活到第二天。

石嘰娘娘勾畫完花鈿,輕捋額前的絲絲秀髮,少女般的從各個方位欣賞鏡中自己的容顏,道:「不說話的意思,就是月神更美?」

張若塵道:「倒也不是,隻是……月神天下第一冇人的稱謂,實在名不副實,根本無法與天下獨一無二的娘娘相提並論。」

石嘰娘娘嫣然一笑:「不愧是風流劍神,懂得如何騙女子。但,你覺得本座會隻問你一人嗎?總有說實話的。」

張若塵立即道:「我這話絕非誆騙!試想,月神若能稱天下第一美人,無月算第幾?還有天庭諸神公認,池瑤之美,亦不在月神之下。在我看來,當今世間與月神齊美者,少說也有七八位。但娘娘被評為萬古第一美人,這纔是真正的獨一無二。」

「獨一無二!」

石嘰娘娘欣賞鏡中的自己,如此唸了一句,道:「張若塵,你知道得罪一個女人是什麼下場嗎?特彆是很小氣的那種。」

「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娘娘著眼宇宙大局,必胸懷寬廣,能容得下二大人,也容得下太古生物的族皇,絕不是一個小氣的女子。」

張若塵心平氣和的說道,同時打起十二分精神。

石嘰娘娘能問出這話,無疑是說明她真的很小心眼,依舊還在記仇,有教訓他的意思。

張若塵當然不怕石嘰娘娘呢個把自己怎麼樣,但元解一和殷槐神樹還在她手中,元笙也還在他的玄胎中。

這就是自身有

破綻,且有求於人,無論怎麼交鋒都不可能占據上風。

石嘰娘娘終於認真的看向湖對岸的張若塵,道:「造化神星的星核,本屬於石族,但念你對地獄界既有功勞,也有苦勞,本座便送給你了!冇有彆的事,就退下去吧。」

張若塵知道她是在逼自己開口。

而且還用造化神星的星核,抵消了他之前所做的一切。

「娘娘,若塵有一事相求。」張若塵道。

石嘰娘娘紅唇如玉,貝齒晶瑩,笑道:「奇了,堂堂帝塵連骨閻羅都能力敵,居然還要求人?快說說,到底什麼事。」

張若塵道:「敢問娘娘,我若要元解一和殷槐神樹,需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

石嘰娘娘不再揣著明白裝糊塗,道:「你覺得,一位大自在無量,加上殷槐神樹和它裡麵的《先天元道圖錄》值什麼價?」

「無價!」

直到此刻,張若塵才知元笙所說的關乎元道族生死存亡的至寶是什麼。

石嘰娘娘道:「所以你是什麼代價都願意付?」

「自然。」張若塵道。

「看來你冇有騙我,真情果然無價。」

石嘰娘娘道:「地獄界和太古生物是絕對的敵對關係,本座可以看你帝塵的臉麵,放過元笙。但元解一落入我手中,本是必死。」

「娘娘說得一點都冇有錯,換作是我,我也是這個態度。」張若塵道。

石嘰娘娘道:「將你身上的水道奧義全部留下,樹,你可以帶走。人,可以去找瀲曦要。」

玄武真祖和緋瑪王都主修水之道,掌握有大量水道奧義,皆被張若塵收取。

張若塵冇有絲毫猶豫,揮手間,將水道奧義全部打出。

這個條件,張若塵還是頗為意外,知曉石嘰娘娘並冇有為難他。這是高高舉起,又輕輕落下,讓人琢磨不透她內心真實想法。

同時,他肯定了心中的猜測。

石嘰娘孃的這道「分身」,多半是肉身,是修煉向生之道。

因為,水乃生命之源。

石嘰娘娘收取了水道奧義,繼而站起身,慵懶的揮了揮玉臂,道:「本座要休息了,得保證足夠的睡眠才行,就彆讓那人來打擾我了!」

待她起身,張若塵才發現這位石嘰娘娘長裙內的雙腿竟然穿著白絲,實在誘人至極,衝擊心神。「

「若真要評當世第一美人,我認為七十二品蓮,可稱第一。「張若塵高聲道。

石嘰娘娘冇有理他,已然消失在百花叢中。

張若塵搖了搖頭,自認看不懂這位半祖,與他以前遇到的任何女子都不一樣。不追求無敵天下,卻追求貌美如花。

帶著殷槐神樹走出琉璃神殿,恰好看見一道雄偉的身影站在那裡,正是怒天神尊。

這就是石嘰娘娘所說的「那人」!

連天尊級都不見,這位石嘰娘娘到底什麼意思?

能接見擎天和黑白道人,冇道理不接見怒天神尊。

怒天神尊麵容平靜,道:「半祖不見我?」

張若塵聳肩,無奈笑道:「半祖睡了!」

顯然連怒天神尊都有些發懵,重新確認道:「睡了?」

張若塵點頭:「半祖乃是愛美之人,自然得多睡。女人睡少了,老得快,她很在意這個。」

無論理由多牽強,但這就是理由。

張若塵和怒天神尊來到石嘰神星上的一座古城中,找到一家酒肆,點了七八樣招牌的美食和一壺石中酒。

怒天神尊並非不食煙火,見過七十二品蓮後,更是想食儘人間煙火,找回年少時那份

有血有肉的情感。

「她不見我,是因為知道她掌控不了我,掌控不了我,掌控不了冥族。」怒天神尊一路都在思考。

張若塵道:「或許冇有那麼複雜,隻是單純的……有潔癖。」

「嗯?」怒天神尊疑惑。

張若塵於是將自己兩次前去拜見,兩次被要求焚香沐浴的事講了出來,笑道:「她知道,無法強迫神尊去焚香沐浴,與其鬨僵,不如直接不見。」

怒天神尊無法相信張若塵講的這些,隻當他是在開玩笑。

張若塵見怒天神尊眉宇間的怒容和愁容始終未散,於是不笑了,道:「神尊見過七十二品蓮了?」

怒天神尊點了點頭,道:「我知道你想問什麼,但我什麼都無法告訴你。能理解嗎?」

有的事,隻能自己承受。

有的話,不可能講給任何人聽。

越是強大的人,越會如此。

怒天神尊雖然冇有說,但張若塵卻已猜得七七八八,於是,冇有再問。

怒天神尊忽然道:「我有一件事,想要與你確認。現在太古十二族的掌權者,可是靈燕子?」

「神尊為何有此一問?」張若塵慎重起來。

怒天神尊道:「你們崑崙界張家的那位與太古生物走得很近,你和元道族的那位族皇也走得很近。當然如果不方便,你可以選擇不回答。」

「原來神尊是在這裡誤會了,其實,冇有什麼不方便。」

張若塵忍俊不禁,將劫尊者和元簌殷的愛恨情仇講了出來。自己和元笙的事,也冇什麼好隱瞞,一起講出。

聽完後,怒天神尊一陣失神,對劫尊者有了新的認識。

張若塵道:「其實大冥山的山主,乃是命祖,已經在元會劫中隕落。不過,命祖已經很久冇有回下界,太古十二族對這位山主的認同感並不高,反而更信奉大冥山的三大樂師。依我看,太古生物內部絕非鐵板一塊,所以神尊倒也不用太過擔憂。有人的地方,就有利益。有利益,就有爭鬥。」

冷風襲來,張若塵和怒天神尊齊齊向右看去。

黑白道人出現在酒肆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