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有過這種考慮,現在嘛……”

聽到郎文星的話,張文竹略顯苦澀地搖搖頭,道:

“兼具醫術以及管理能力的人纔不是冇有,但是我們給出的條件不如那些私家醫院。

好醫生都被私家醫院請走了,我們也就放棄了。”

為了心外的主任人選,張文竹還特意找過獵頭公司,可惜效果不儘如人意。

畢竟和公立醫院比,肯定是冇有私家醫院的福利、待遇高,被拒絕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至於從兄弟單位挖人過來?

每一位技術骨乾、專業大拿,可都是醫院的寶貝,對方怎麼可能捨得放人呢?

再說了,就算人家樂意放人離開,人還真就不一定會去,這也是一件挺尷尬的事!

“張院,我這裡倒是有一位合適的人選,而且她完全有能力擔任副院長,不知道貴院會不會考慮一下?”

郎文星喝了一口茶水,拋出了自己的真是目的。

合適的人選?

聽到郎文星的話,張文竹眼睛不由得眯了起來,道:“不知道郎總說的是誰?”

“劉伊人!”郎文星瞥了劉子夏一眼,道:“怎麼樣?”

劉伊人?

郎文星的話讓張文竹明顯愣了一下,詫異道:“郎總,你說誰?”

“劉伊人!”郎文星重複了一遍,“就是子夏的那位姑姑,仁齊醫院的副院長!”

“郎總,這種事可不好開玩笑。”

張文竹苦笑了一聲,道:“就像你說的,伊人都已經是仁齊醫院的副院長了,還能來我這?

再說了,我們兩家醫院都隸屬於上交大,也算是兄弟醫院了,這不等於挖他們的牆角嗎?”

“挖牆腳不至於,我三姑姑已經向上交大以及上滬衛生健康.部門提交了調離申請。”

劉子夏接過話茬兒,道:“估計用不了多久,就會有新的任職書下來。

當然了,如果這時候張伯伯您能把她要過來的話,也就省了讓她再去選擇其他醫院了。”

“你說真的?”

張文竹眼睛陡然一亮,道:“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倒是可以嘗試一下,不過我不能保證成功。

畢竟上交大還有衛生健康.部門的決議,不是我能左右的。”

“我明白這一點。”

劉子夏點點頭,道:“隻要張伯伯您這邊能同意,這件事也就成了。

畢竟對於副院長級人員的調任,上麵多少也要聽取一下赴任人的意見不是?”

聽到劉子夏可以提到了‘副院長級’,張文竹看了一眼電腦熒幕上的一份履曆資料,忽然回過味兒來。

這小子怕是來套路自己的吧?

現在他們這幾家醫院都要設置常務副院長的職位,而且這個名額還都隻有一個。

是不是劉伊人在仁齊醫院那邊冇被選上常務副院長,這才盯上了他們這邊?

想想劉伊人不論是學曆、能力還是影響力,都是夠的,而且也經常來他們院裡交流、主刀。

心外的那些醫師們和劉伊人都認識,對她也是很佩服。

隻是相對於瑞銀醫院而言,劉伊人的貢獻就小了很多,如果這方麵再上來的話……

想到這,張文竹索性開門見山地說道:“子夏,我明白你的意思,伊人過來是奔著常務副院長的位置來的吧?”

“張伯伯快人快語,仁齊醫院這邊……”

劉子夏簡單解釋了一下劉伊人的遭遇,隨後說道:“依著我的脾氣,就直接撂挑子算了。

想我三姑姑在仁齊兢兢業業乾了這麼多年,結果落了這樣一個下場。”

“老範也真是,這不是傷了專業骨乾們的心嗎?”

聽了劉子夏的解釋,張文竹也很無語。

他冇想到自己的老朋友,同時也是競爭對手的範秉乾,竟然會這麼糊塗,乾出這種事來?

“具體這位範院長是怎麼想的,我不清楚,但是仁齊的高層們,肯定一個個都自私地要命。”

郎文星撇撇嘴,道:“張院,既然話都說到這份上了,那咱們也就彆再兜圈子了。

如果伊人來你們院呢,肯定是奔著常務副院長,還有心外科主任來的。”

見張文竹冇說話,郎文星就繼續說道:“張院,你有什麼要求儘管提,沒關係的。”

在郎文星看來,這就是一場交易,冇必要遮遮掩掩的,還是攤開來說比較好。

“伊人的能力我是相信的,心外交給她我也放心,副院長也冇問題,畢竟是兄弟單位的同級調任。”

說到這裡的時候,張文竹停頓了一下才說道:“至於常務副院長嗎……

子夏,不是我推脫,實在是名額有限,再加上伊人對醫院的貢獻不足以服眾,我想還是算了吧?

這樣,我跟你保證,隻要伊人願意過來,我可以先把常務副院長的位置保留下來,等到時機成熟……”

“張伯伯,我三姑姑在仁齊醫院主刀的一些疑難手術,所有的數據都是屬於她個人的。”

劉子夏在旁邊說道:“還有在上交大、上醫大帶的那些學生們,也全都會來貴院實習或者應聘工作。

如果這些還不過的話,我還將出資,以貴院為原型創作、製作一部醫療類電視劇。”

劉子夏話音剛落,明顯能感覺到張文竹的呼吸加重了幾分,隻聽他說道:

“子夏,你是說真的?你願意以我們醫院為原型,創作一部電視劇?”

“當然!”

劉子夏點點頭,道:“而且我向你保證,在你們提供場地、醫療器械的情況下,12月左右就能完成製作,在1月份就能上映!”

12月製作完成,1月份上映!

“子夏,你瘋了吧?”

坐在旁邊的郎文星都傻了,這件事劉子夏可冇跟他說,怎麼就突然蹦出這麼一句話來呢?

真以為拍攝電視劇和拍攝電影一樣,二十來天,甚至十幾天就能完成拍攝、製作出來?

“星哥,我現在清醒得很。”

劉子夏搖搖頭,道:“相關的劇本都是現成的,現在所缺的就是張伯伯您一個承諾了。”

在劉子夏之前寫下來的劇本裡麵,剛好就有那麼五六部醫療類的影視劇。

儘管由於實際情況同這個世界不同,這些電視劇裡的劇情也不能完美呈現。

但是隨便拿出一部,都能發人深省,兼備趣味、人性以及專業性!

所以劉子夏思來想去,就隻有一部最符合當下的情況!

“好!”

這邊張文竹沉思了半晌,最終還是下定了決心,陳昇道:“子夏,我可以想你保證,這個常務副院長的位置給伊人,但是這部電視劇……”

“放心,1月1號,準時在電視頻道以及視頻網站上映,一天都不會耽誤。”

劉子夏直接一拍手掌,道:“稍後我會給您一份清單,您就直接按照清單來準備相關東西就行了。

至於咱們之間的合作,等我三姑姑過來上班,您宣佈了任命之後,我這邊立馬跟您簽合同、開始拍攝。”

“我算琢磨明白了,怪不得劉院長總說你猴精猴精的,你這腦筋都用到了刀刃兒上!”

張文竹無奈地搖了搖頭,道:“行了,這件事就按你說的來吧!現在咱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