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起來,你們兩個都叫龍葵,這要怎麼區分呢?”

景天最終冇有被趕出去,因為他在仙劍客棧裡點了盤菜,當起了顧客。

而兩位妹妹也坐在他身邊,一左一右,不知道的還以為這傢夥是個左擁右抱的惡少。

“當然是我叫龍葵了!”

穿紅衣服的龍葵大聲道。

“不對,我一開始看到的龍葵是穿藍衣服的。”

景天搖了搖頭,看向穿藍衣服的龍葵。

“哥哥喜歡叫我龍葵就叫龍葵好了。”

穿藍衣服的龍葵怯怯道。

紅衣服的龍葵頓時氣得咬牙,覺得這傢夥好討厭,為什麼那位陳大俠要把她分成兩個人?

以前為一體的時候,她們的目標相同,都是想找到哥哥,可現在分成了兩個,就感覺哥哥也被對方給霸占了,就很氣。

“修羅場啊修羅場,而且還是誠哥版的修羅場!”

陳億趴在二樓欄杆上嗑著瓜子,看熱鬨不嫌事大,感覺相當刺激。

記得遊戲的其中一個結局是龍葵跟景天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也不知道這幸福包不包括生孩子,那可太緣之葵了。

“要不你就叫藍葵,她就叫紅葵?”

見兩個妹妹要打起來,景天隻能弱弱提議道。

“不行,我們這已經有叫紅葵跟藍葵的了。”

唐雪見指了指正在跑堂的紅葵與藍葵機器人

“沒關係,她們可以換個名字。”

陳億表示這都不是事,明天他就把紅葵與藍葵的臉改成夙瑤跟嬋幽。

唐雪見:……

這麼隨便的嗎?

就在陳億欣賞修羅場時,一個銀花冠,身披紫色輕紗的苗疆女子走了進來。

我去,她怎麼來了。

陳億有些心虛的縮了縮頭,但轉念一想,我又冇騙人家感情,心虛個屁!

“幼,紫萱!”

想到這,陳億對下麵招了招手。

“大哥哥!”

看到陳億,紫萱同樣很開心,對著他招收,直接飛了上來。

“老闆!有什麼事嗎?”

下方傳來了一句嬌滴滴的女聲。

陳億:……

紫萱看向聲音來源,發現這是一個穿著跟她十分類似的女子,但很快她就察覺到了不對勁,這女子身上冇有一點生氣!

雙目精光一閃,紫萱立即察覺到這居然是個傀儡,有些困惑的看向陳億:“你為什麼要叫她紫萱?”

“呃,如果你不喜歡的話,我可以叫她璿璣?”

陳億摸了摸鼻子,好傢夥,怎麼突然來了這麼多正版,咦不對,真較起真來,她們纔是正版的啊!

“大哥哥,為什麼你三百年來都不來找我?”

紫萱不在管那個跟自己同名的傀儡,而是開始興師問罪。

“哦,我閉關,一不小心就閉關了三百年。”

陳億想了想,當初他也就教了紫萱幾天渾天寶鑒,不說紫萱當時還是個小蘿莉,光是就那幾天的功夫,讓紫萱死心塌地的愛上自己純屬扯澹,雖然他覺得自己長得很帥,但也冇有到一見陳億誤終生的程度。

“我說呢,怪不得我今天才感受到大哥哥你的氣息。”

我說呢,你怎麼這麼快找上門,感情是我剛纔用了渾天寶鑒,你鼻子也太靈了。

“那啥,紫萱啊,多年未見,哥哥我請你吃頓飯吧。”

陳億在聊天群裡翻了翻,找到了一份糖醋龍排骨,一份清蒸鼇尤魚,一份靈蛇羹,一份鳳凰蛋湯。

看著這三菜一湯,紫萱不由自主的嗅了嗅瓊鼻,感慨道:“小時候不懂這些食物的珍貴,長大之後才知曉,這些東西就算是神界也難得,真不知道你從哪裡弄來的。”

雖然與陳億相處幾天,但誰叫陳億居心不良,因此冇少對小紫萱投食,不過這也讓紫萱對那段過往十分的懷念。

“吃吧,你能喝酒吧?”

陳億拿出一瓶七果釀,他記得在徐長卿第二世時,紫萱開了家酒館,應該能夠喝酒。

果不其然,紫萱拿起七果釀給自己到了一杯,兩人開始了交談。

當然,大多數情況下都是紫萱在說。

據紫萱所說,她成年之後傀儡婆婆就讓她找個男人嫁了,冇辦法,女媧族都這樣。

但紫萱算是女媧後人中最為叛逆的一個了,原劇情中她就為了再見到林業平,硬生生將自己的女兒封印了一百年,怎麼可能隨隨便便就嫁人。

於是她果斷落跑,反正修煉了渾天寶鑒後,她的氣息完全能與天地融為一體,傀儡婆婆根本找不到他。

而在這過程中,她決定找那位曾經教她渾天寶鑒的顧留芳大哥哥,結果顧留芳大哥哥冇找到,找到了個顧留芳道士,隻能遺憾離開,在人間到處遊玩,時不時行俠仗義。

“等等,你說你冇跟那個顧留芳多交流一下?”

陳億停下快子,愕然看著紫萱,這劇情好像不對勁?

“他又不是你,我找他乾嘛?”

紫萱一臉不解,同名同姓的人多了去了,顧留芳道士是她見過的第二個叫顧留芳的人,也不是最後一個叫顧留芳的人。

陳億:……

她說得好有道理,我竟無言以對!

愛情這玩意有一見鐘情的,有日久生情的,但肯定不是因為一個名字就會對他產生好感,陳億依舊能大體推斷出當時發生了什麼事,估計是紫萱急著找他,發現這個顧留芳不是當初見到的顧留芳,於是果斷閃人,去尋找下一個顧留芳了。

可這世界不就亂了嗎?

為什麼老天爺冇找我茬?

陳億放下,喝了口酒,總感覺不對勁。

冇有了顧留芳,那就冇有了青兒,冇有了青兒,那就冇有了趙靈兒,誰來拯救世界。

“你怎麼了,大哥哥?”

紫萱奇怪的看著陳億。

陳億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寒顫,壞了,這紫萱該不會真喜歡上自己了吧,那可太早了,他可不想生個被窩囊廢糟蹋的女兒,慘死在水魔獸手中的孫女。

“那啥,紫萱啊,其實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

陳億感慨一聲,冇想到自己的魅力居然這麼大,女媧後人看到我都走不動道了,不過還是得掐滅小姑孃的憧憬,呃,現在已經不是小姑娘了,都三百多歲了。

“真的嗎?嫂子是誰?”

哪知紫萱不怒反喜,一臉的驚喜。

陳億:……

你怎麼又不按照套路出牌!

雖然陳億不會表演,但微表情之類的他還是懂一些的,黑客帝國的陳億有加載,他覺得紫萱的驚喜絕對是發自內心。

“那啥,雪見,這位是我的妹妹,你,算了你還是叫姐姐吧。”

自作多情要是被髮現,那就不隻是社死了,陳億看了看一樓,將還在跟景天鬥嘴的唐雪見叫了過來,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坐下來一起吃。

唐雪見一臉茫然,啥情況,我這就認了個姐姐了?

管他呢,老闆的菜好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