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夕禾取得了四枚道樹果實後,那明玄道樹也並未受到影響,生長髮芽,開花結果,都是其生長週期規律,如今果實被摘走,不會損傷自身。

隻待到時間推移,此樹將會雕落枯枝敗葉,完成一個輪迴,然後再次經曆開花結果的過程。

此時另一旁,那薑雪纓手持長戟,尖端一點冰藍寒光徑直刺入那藤妖的根係,法力勃發,將其想要搏命爆發的神通震散,泯滅其殘存的生機。

在青藤妖從明玄道樹上汲取生機之前,寒冰已然徹底凍結其本源,然後崩碎開去。

徹底將此妖物誅殺,她眉宇間帶著幾分飛揚的英氣,若非是這青藤能以道樹本源補足自身,她第一招便能將之冰凍粉碎。

裴夕禾將那四枚明玄果握在掌心,翩然間便落回了薑明珠身側。

她取了一枚青銅色的果實收入日月小界中,其餘三枚遞給薑明珠。

薑明珠笑意盈盈地接了過來,道:“可真是多謝裴道友了。”

否則薑長胤和薑雪纓兩人被藤妖和那道門修者拖住,就算是她發覺了那潛藏著的化神妖修也未必保得下道樹果實。

一番功夫險些白給那豹子妖和虎妖做了嫁衣。

她伸出右手接過三枚道樹果實,儲物戒上閃過點光澤,三個玉盒便是將果實盛放進去。

薑明珠感知到從明玄果上傳來的道蘊氣息,叫人心中生出了一股澄明心境,難生妄唸的清醒感。

僅是氣息便有如此的效用,若是服下,其力量便會化作一道溝通大道的橋梁,幫助修者往前推出一大步。

她如今已有雛形,想要徹底參悟的道非凡。

九寸的木靈根和靈體是對木之大道的叩門,可她不甘心於此,以木而行,可參悟生命之力,由生向死,輪轉之間貫穿生死大道,形成輪迴。

自然萬物生生不息,盛衰遷移,萬古不滅,這就是薑明珠要追尋的東西。

她的眼中閃過幾分暗沉之光,隻盼此道樹之果能助其破開道境。

三個玉盒被收入了儲物戒中。

此刻薑雪纓和將長胤兩尊化神接連返回薑明珠的身邊,看向裴夕禾的眼中多了些慎重之色,畢竟在真正動手之前,誰能知曉其居然能力戰化神中期的妖修?

雖然裴夕禾的修為已經隱隱有踏入化神的趨勢,可也委實妖孽了些,其實他們也聽過其名頭,多年前在那宗門大比上嶄露頭角,便是剛剛突破金丹也奪得對應戰台上的優勝。

如今再出現在麵前,畢竟差著初聞道和揚天下的坎,他們看去雖驚異其進境之快,卻更多關注那隻看不透修為的狐狸。

如今看向裴夕禾的態度隱隱有著對待同境修士的鄭重。

裴夕禾瞧得他們看向自己的眼神似乎是有些變化,不過不甚在意,隻要拿到著道果便已經足夠了,如今一到手,她便是打算啟程回到萬重山。

此行所耗費的時間遠比預料之中的短,雖然最後的時候幾番變故,但還算順利。

她目中帶著點灼灼的燦光,若是能靠著道果之力助推晉升,踏入揚天下,纔算是真正進入高階修士的行列。

麵對薑明珠的道謝,裴夕禾淡然一笑道:“何必客套,該是我多謝你,若不是你,我哪裡來的這般機緣。”

薑明珠聽她所言,也會以笑意。

“此番道果到手,想你也要歸師門閉關去了,你如要去哪一處我可送你前去。”

她不清楚這上一元刀一脈師門所在何處,也不知道裴夕禾是否有靈舟可行馳,如無她可送其一程。

裴夕禾想了想,此處天穀淵同萬重山確實相隔甚遠,便是她如今修為可日行千裡,也需要喘息,耽擱的時間不算短。

她正打算開口讓薑明珠將自己送回崑崙地域之中,屆時離著萬重山的距離大大拉近,回去也就禦空個一兩天。

但突然,裴夕禾麵色微變,薑明珠身後的兩尊化神也率先反應了過來,俱是麵色變換,帶出來寒意來。

薑明珠終究是元嬰初期,感知力不及他們這修為更高的三人,可她的反應思考一點不慢。

珍寶閣所回稟的訊息裡麵說過,這天穀淵之中他們排查到了至少三尊的化神修者氣息,如今道門啟明,豹子妖都一一退去,還能叫他們麵色變化的,是最後的一尊化神修者?甚至可能不止一尊!

她此刻身著青裙,裙襬上用銀絲勾勒出來的花紋蘊含著一股道蘊之氣,此刻亮起銀光來,竟然是藏於法衣上的小陣。

腰間的一枚青白玉佩也閃爍彆樣光彩,頓時一股力量迸發,結合起那小陣,給她的身周形成了一道護罩。

若是化神修士出手,她元嬰初期除非搏命,否則隻能給他們拖後腿,自然以防護為主。

薑長胤率先出手,赤色劍光猶如霞彩般瀰漫開去,泯滅撕毀一切存在,落到一處爆發了巨大的轟鳴聲來,果然藏著東西,有力量在同他的劍光相互消弭。

最後居然是劍光崩滅,一道黑色的法力洪流激射而來。

裴夕禾的麵色更冷了幾分,這股法力中帶著陰沉之氣,在感知之中,甚至以念力為眸可窺見嘶吼的冤魂,腥臭的渾濁黑血。

邪修!

誰也冇想到這一處天穀淵中藏著邪修,能輕而易舉破開薑長胤的劍光,極有可能是化神後期。

修士之中,刀修劍修此類的道修,既修靈法道術,也借器身錘鍊體魄,往往是比單純的靈脩和體修更強一些。

可邪修卻隻會更強,他們手段陰邪,掌握諸多的禁術,力量可汙穢其他修士的修為,更加棘手。

薑雪纓冰寒著眼,身周寒冰道場已經驟開!

她長戟往前一揮,便是有著一道寒冰洪流急湧崩騰,嘭!同那黑色法力相撞。

此刻那邪修才露出麵來。

他身著黑袍,頭戴氈帽,瞧著像是三十出頭的男子,麵貌普通,卻是眉心一點妖豔紫赤蛇紋的印記,除此之外整個人都蒼白得不像話。

這邪修揚唇輕笑了起來,一時之間有些陰惻惻的森冷寒人骨髓。

這時候裴夕禾身邊的狐狸卻是騰空而起,一爪持著他的寶鏡,眼中滿是殺意。

當初被那逍遙遊實力的邪修追殺,險些身死,叫他對所有的邪修都冇一絲好感,今日撞到了他的跟前,就休怪赫連九城把他的骨灰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