薑明珠眉宇緊蹙,卻無意外之色。

明玄道樹不凡,雖然身居濃厚無比的靈氣,卻難以生出靈智來,屬於天道規則的製衡。但這份靈氣足以讓與之伴生的青藤亦或雜草異變為妖,並且相生相伴之下,難以被感知存在。

道樹內蘊含天地法則之力,便是跟腳尋常的存在都能背靠其力,以淺薄的靈智衍生出不凡的神通。

而這時薑雪纓麵色不驚,身上寒氣驟漲,手中浮現出了一柄如同玄冰所造的長戟,朝著那想要一鞭截斷自己腰身的青藤殺去。

她身周展開了一處寒冰之界,凡所入內便如被冰雪覆蓋,力量流轉和身軀移動儘數滯緩下來,正是其道場威力。

薑雪纓法力磅礴,揮動長戟,橫刃而去,以割的招式將那青藤乾脆利落地截斷開去,卻又有更多的藤蔓殺來。

薑明珠此刻卻嘴角揚起了一絲稍顯冰寒的笑。

“慧真尊上!”

薑長胤應聲而出,手持一柄赤色的靈劍而出,乃是一品靈器,揮動之間如有赤色的煙霞升騰,扯出了寒冽的刃光。

他快如雷霆乍現,頃刻便是到了這道樹樹頂上,卻未相助於薑雪纓,而是一劍殺向一處。

劍尖之上一點赤芒,劍氣凝實,劍光分化,宛如千萬柄長劍一同轟向了那處。

一道身影被轟了出來,肩頭帶了點血痕,身形頗為狼狽,是個人族修士,為化神中期的修為,此刻瞧著麵色不太好看。

裴夕禾和薑明珠仍未動手,而是觀測著此刻的局麵,看來隻怕是這修士也同樣發現了這明玄道樹的蹤跡,心生垂涎。

裴夕禾能清楚感知到他身上存著傷勢,軀乾上有幾道鞭打的痕跡,氣息同那青藤上的一般無二。

如此她心裡便是明瞭,這修士比他們更早來到此處,發現了道樹的存在,可有著周圍濃霧的遮掩,其感知之力大大受限,一旦靠近便會被藤蔓追殺。

那青藤化妖,隻怕同道樹相生已經接受了近千年的滋養,雖未妖力境界處於元嬰,可以道樹之力為源源不斷的後備,輔神通變化,迷霧之中神出鬼冇,便是化神一個不慎也會殞命。

薑明珠一行人到來後,狐狸驅使寶鏡破開霧氣,相當於削減了藤蔓的助力,從而薑雪纓此刻在以摧枯拉朽的姿態摧毀藤蔓妖。

這修士對道樹果實的垂涎之心不死,隱匿在暗處伺機奪取。

如今他們挑破了他的藏匿,若是及時遁走他們自然不會趕儘殺絕,可要是賊心不死,薑長胤手中長劍已經露出殺機來。

那修士大驚,心生幾分憂患,卻也不甘心退走,連忙朝著薑明珠喊道。

“本尊確實急需此物,還望閣下通融一二,我乃是道門修者,道號啟明。”

他辨得出這一行人中薑明珠纔是核心所在,那兩尊化神修者都稱呼其為少主。

而薑長胤在薑明珠未曾出言之前便一點不停,劍罡駭人,卻被凝鍊,纖若絲線,縷縷破空,帶著一股寂滅殺機。

那道號啟明的修者隻得應對,麵色冷凝,掐動雙手法印,頓時祭出了一尊莊嚴的寶相來,同侵入的劍絲抗衡。

他接著說道:“此樹共有四果,本尊弟子受創,急需道果煉製丹藥藉此突破境界延續壽元,而同揚天下便已經效用不大,你一行人不過兩位元嬰,為何不可分我一枚?”

“我弟子性命垂危,還望閣下能大量。”

能準確地尋到道樹所在的位置,又兼有寶鏡破迷障這樣的手段應付霧氣,可見薑明珠一行人正是專為其做足了準備,這纔到來。

這所耗費的精力稍加思索便可知曉。

而來自道門的化神修者先是在暗處窺伺,意圖不良,後身處劣勢,卻又出言讓薑明珠拱手相讓一顆果實,半句不提以身上資源換取。

這種人,裴夕禾實在是覺得好笑,若是拳頭大,將他們儘數擊潰後強橫奪取,他們也說不出半個不字,而如今明明身處劣勢還如此狂妄,莫非認為道門的麵子當真那般大?

薑明珠聽見了其言語,琥珀般的雙眸晶瑩澄澈,麵色坦然,唇角含笑。

“那就叫他去死好了。”

又不是她的弟子,再慘上十倍百倍又如何?笑話。

“慧真尊上,若他不退,殺了他。”

此言宛如利刺,紮得啟明心中生出滔滔怒意來,不過一元嬰小輩,竟敢同他這般說話,可更銳利的,是薑長胤揮出的層層疊疊的劍影。

此刻裴夕禾驟然身形暴起,身周體側浮現著烏金色的細密符文,正是神烏的極速神通,快得僅是一刹那,她便持刀斬下,不朽真意似長龍出海。

此番總是得了薑明珠的好意纔能有如此機緣,她哪能站在一旁毫不動作最後坐享好處?

除卻藤蔓,道號啟明的化神修者,剛剛還有氣息悄然隱匿前來,意圖趁亂奪取道樹果實,一被她感知到便是雷霆出手。

裴夕禾渾身的法力蓬勃,乍看居然同化神修者的威勢都無什兩樣。

刀刃劈下的那一處,平靜的空間頓時宛如一麵鏡子被尖銳之物重創,顯出了大量的,宛如蛛網繁密細碎的裂紋來。

嘭!

遮掩藏匿之術被轟開,露出了其中潛藏身形。

是一尊化神,正是薑明珠之前所察覺到的妖修!這妖修化成人身,身高七尺,魁梧極了,身上的肌肉宛如虯龍般,麵上覆著一層豹紋,顯得極為野性。

而他的身後護著一隻金丹境的虎妖,渾身是純淨的白毛。

裴夕禾長刀頓出,幻化萬千驚人的刀罡來,身周附著金色烈焰,炙熱滾燙,叫那妖修從血脈身處升起一股震顫來。

妖神臨世,萬妖俯首!

那豹紋妖修的法力都受到了壓製,一時之間隻得慌亂迎戰,薑明珠隔空站立,手腕上一個青色的鐲頓時泛出了幽暗光輝。

通天藤,青絲!

青絲宛如靈蛇般,銳利的藤尖一點虛空,居然直接穿梭遁走,出現在了那妖虎的身上,然後一化三,三化萬千,頃刻之間將其裹得嚴嚴實實。

雖然這妖虎竭力反抗,體內似有神秘力量復甦助力於它,可薑明珠乃是元嬰修者,輕而易舉地鎮壓了去。

而此刻卻接到了裴夕禾的一道傳音:“莫要殺了這隻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