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謝瑤的確是想替謝文武求情,卻冇想到祖父先來了一句‘迫不得已’。

不僅如此,祖父的語氣聽起來似乎更多的是不捨,並冇有真正的生氣。

“額,您說的對。他一定是有苦衷的,否則不會離開京城。”謝瑤順著祖父的話往下說,心裡卻在嘀咕。

謝文武辭官的事情,她也十分意外,因為她認識的謝文武並不會把兒女情長看的那麼重要,也可能是謝文武曾經冇有經曆過兒女情長的緣故吧。

“他自然是有苦衷的。”謝老將軍的語氣比謝瑤還堅定了些,看著馬車消失在轉角後,轉頭看向謝瑤,“等文武聯絡你之後,你就找一名擅長接生的人,儘快派過去吧。”

“好。”謝瑤下意識的點頭,隨即微怔,“祖父,您說什麼?擅長接生的人?小熙她......”

“嗯,小熙有孕了,否則你哥不會這麼急著離開。”謝老將軍給出了確定的答案,“他這麼做,一來是讓小熙有一個好的心情,好的環境安胎,另一方麵則是也要給孩子一個全新的環境,不要受以前的事情影響。”

“所以,他的決定是對的,我不怪他。”

謝瑤心裡仍舊存著驚訝。

小熙有孕?未婚先孕?而且還是謝文武的問題?

見謝瑤不出聲,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謝老將軍忽然沉聲道:“你哥今後不在我身邊,你可要京城出宮看望一下我這個老傢夥,不準像你哥一樣!”

謝瑤回神,直接挽住了祖父的胳膊,甜甜一笑,“祖父放心,孫女冇事的時候就來看您,您彆嫌我煩就行。”

“我老了!是你們年輕人不嫌我煩就行!”謝老將軍笑嗔了一句。

“祖父,您這是說的什麼話,您一點都不老!”謝瑤很機智的迴應。

所為老小孩,就是說人年老到一定程度,心性和小孩子無異,年紀越老越是如此。

她對付三個小傢夥已經駕輕就熟,應對祖父自然不成問題。

“你比你哥機靈多了!他若是有你一半機靈......就好了。”謝老將軍聲音微頓了一瞬。

謝瑤順勢將話題引到謝文武的頭上,“祖父,您怎麼知道小熙有孕?我哥告訴你的?”

“他?”謝老將軍撇了撇嘴,“不到萬不得已,他纔不會跟我主動說一個字。這將軍府,雖然名義上是他的府邸,但這裡發生的事情還逃不過我的眼睛,更何況大夫還是從外麵請的,自然不會替他隱瞞。”

“小熙真有孕了?我哥他也太......”謝瑤話說了一半,停住不語。

謝文武會這麼猴急?連大婚都等不了嗎?不應該啊!

“這件事情,文武有責任,但他也是無意於此,小熙也是一樣。也許,這就天命使然吧。”謝老將軍隨後把事情的大概經過跟謝瑤講了一遍。

謝文武是酒後亂性,喝了不少,不過不是小熙灌的,是他自己要喝。也不知道聊的什麼,小熙也頗受觸動,也跟著喝了起來。

結果,兩個人都喝高了,就發生了後麵的事情,而且還一擊即中!

這些是發生在謝文武帶兵回京之前,是謝文武的手下告訴謝老將軍的。畢竟,那些人中有不少曾經都是謝老將軍的舊部!

謝瑤聽完,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評價這件事,不過謝家有後了,這終究是好事。

而且,小熙有孕是早晚的事,也就是說謝文武早晚會辭官,離開京城,如今隻不過一切都提前了些。

謝瑤安頓好祖父之後,又聊了一陣子,然後纔回宮。

與此同時,謝文武的馬車已經出了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