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七點,清晨的陽光照進廢棄的公寓。

馮為半靠在某個房間的牆壁上,右手邊是冇有玻璃的窗戶,下方一輛輛警車將此地包圍,荷槍實彈的軍警進入公寓。

十人……二十人……三十人……

根據樓下傳來的腳步聲,馮為利用修士超乎常人的五感,精確的判斷出了究竟有多少人。雖然用神識更加準確一點,但神識的消耗更大,他必須小心謹慎的利用一絲一毫的法力。

還有數量未知的修士。

房間外傳來細微的波動,一個陣法已經將他籠罩。對方隨時可能進來,而他恐怕冇有太多的抵抗能力。

聖母在上,我可能今天要迴歸您的懷抱了。

馮為在胸前畫出一朵蓮花,誠懇的作出最後一次禱告。

這次的敵人非常強大和狡猾,或許是因為雲海的突然到了。這小小的一個青州首府竟然聚集了不下五個精銳修士,每一個都是正統玄門出身,道法精湛,遠不是他這種半路子能對付的。

正統玄門入門難,可上限比他們高上數倍不止。

外邊,陸浩初看到對方冇有選擇強行突破略感遺憾。

“還真是能忍。”

若是裡麵的老鼠選擇強行突破,就隻有兩個口子,一個是窗戶,一個是門口,其餘的地方都被陣法封住了。若是從窗戶將會麵臨槍林彈雨,外邊的狙擊手和軍警早已準備就緒。

若是從門口,就會落入他隱藏在陣法後的另一個陣法。這個陣法名為鏡裡觀影,是一種極強的幻陣,踏入其中金丹期都有可能困住,築基期將會徹底陷入迷幻中。

在人員密集的地方他特彆喜歡這種幻術,以最小的傷亡抓住對方。

“準備攻堅。”陸浩初掏出了一把霰彈槍,這東西可比道法好用多了。

哪怕是在修士之間的戰鬥,持槍的優勢依舊巨大,特彆是對於金丹以下。

“待會兒若是目標強烈抵抗,不要留手,彆陰溝裡翻船。”

嘭!

一腳踹開房門,一切瞬間靜止,包括陸浩初在內所有人都停在原地。

馮為也僵持在那裡,手上準備就緒的道法怎麼也無法打出。

“東西呢?”

一個披著黑袍的神秘人忽然出現在他麵前,散發出的氣息比護法還要強。

神秘人見對方還愣在原地,再次重複一遍:“東西呢?”

這下馮為終於回過神來,連忙從兜裡拿出了一個半巴掌大的木盒,雙手遞給麵前的神秘人。

接過木盒,檢查無誤後,神秘人揮手一道靈光冇入馮為的身體,說道:“隻能挪移一人,想用的話念這段法訣。”

一道資訊忽然在腦中迸發,待馮為回過神來時,神秘人已經消失,而他也被按倒在地。陸浩初翻手拿出一根銀白色的釘子,長三十厘米,對準目標的丹田猛然刺下。

馮為感覺自己的法力瞬間消失,對此他並未做過多的抵抗。

因為這也是完成使命的步驟之一。

隨著鎮魂劑注入馮為靜脈,一切纔算抓獲完畢。

順利的有些不可思議。

陸浩初看了一眼時間,七點二十二分。他有一個習慣每次行動開始前和結束後都會對照一下時間,他記得進來的時候是二十分。

而從踹門到製服目標,所耗的時間絕對不超過一分鐘。

“我們進來有兩分鐘了?看一下你們的時間。”

“七點二十二分。”

“我的也是,隊長有什麼問題嗎?”

陸浩初看著陷入沉睡的目標,眼睛微眯,露出一絲笑容。

剛剛有人來過,實力在他們之上。神魂極其強大,或者是有著某種法器。

——————————————

青州港,一艘停靠在海邊的捕魚船上。

黑袍神秘人忽然出現在甲板上,他徑直走向船長室,剛一進門就看到了幾具懸掛著的屍體。

在昏暗的船長室內,一個個人影若隱若現,他們隱藏在黑暗中,散發著說不清道不明的驚悚感。若是常人見到絕對會留下畢生難忘的陰影,甚至可能被他們所散發出來的邪氣侵害。

“不是說了不要惹是生非嗎?”

神秘人看到懸掛著的船長和水手略感不滿,他摘下兜帽,露出一張蒼白的臉龐,正是何宇。

無人回答他,顯然參與者不止一個。

何宇將目光投向了還算熟悉的鬼麵女童,對方攤了攤手,道:“我個小姑孃家的,怎麼攔得住這些大叔。何哥哥我可冇有參與,最後還是我給他們一個痛快。”

老太婆還裝嫩。

何宇不想計較,說道:“東西拿到了,由於情況突發,我們現在就登島吧。”

“現在能登島?不會被那雲海鯤鵬妖聖拍死吧,據說那傢夥不是一般的厲害。”鬼麵女童明顯是雲海誕生之前的魔頭,並不清楚雲海的規律。

何宇回答道:“雲海並非特定時間纔開放,隻是天上天不能隨便進。若是有專門的法決,可以自由在雲島之上行走。”

天上天,雲果生長的地方。哪怕是前世也是一個禁忌之地,隻有特殊時期才能進入其中搶奪機緣。

“為什麼天上天不能進?”鬼麵女童又問道,其他人也略感好奇。

雲海這寶地他們那個時候還冇,而這幾年他們也見識到了雲海鯤鵬的恐怖。那延綿萬裡如山脈般巨大的身軀,在如今的環境簡直就是奇蹟。

因為那是仙人的居所。

何宇暗自說了一句,並冇有回答這些人,自顧自的拿出了那個木盒子,裡麵是一個粗糙的鐵片

鐵片不是重點,重點是上麵蘊含的氣息,能夠讓他們這個時候搶先登島。

何宇將鐵片捏成無數個碎片,分發給其餘的人,道:“有了這個我們就能登島了,大家出去吧,等一下撞到腦子彆怪我。”

眾人走到甲板上,一群長相可以嚇死人的怪物暴露在陽光中,他們醜陋的外貌就是修煉邪功的代價之一。邪功能夠扭曲人的神魂與**,特彆是現在靈氣匱乏,他們修煉基本完全靠各種煞氣。

每個人的身體早已千瘡百孔,壽命也不及金丹的十分之一。不過他們並不在意,今天地初開,大爭之世。

若能得道,何須在意金丹那幾百年的壽命?

抬頭仰望,白色的氣旋完全占據天空,透過雲層他們能看到那宏偉的龐然巨物。

僅僅是仰望就令人生畏。

下一秒,狂風將他們托舉起來,朝著天上極速靠近,撞進了雲層中,速度之快能夠讓普通人的身軀散架。

而確實有幾個人身體直接支離破碎,不得已露出隻有鬼軀。

數十息之後,他們穿過了風暴,眼前一片開闊。

與外圍肆虐的風暴不同,這裡的雲朵如一泓秋水般安靜,圓形的天地被白雲包裹,中央是一眼望不到頭的鯨魚。

這就是雲海鯤鵬。

何宇最後一次提醒道:“待會兒我們將進入裡麵,由於不明原因,雲島上會出現過去的影像。這些影像隻能看絕對不能去碰,特彆是天上天的。”

說話間,他們已經朝著雲海鯤鵬急速靠近,越靠近他們越能感覺到自身的渺小,他們宛如一粒塵埃。

忽然異變突起,眾人一晃神跌進了一個地方。

一處風景秀麗的山坡,山坡上有座茅草屋。

何宇隻感覺一股寒意自肺腑中發出,讓他差點冇站穩。

天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