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說姚裕很苦惱麼,可看這個樣子,也不像是苦惱啊。

這不,倆人就懵了。

正好趕上姚裕一抬頭,看二人道:“喲,太傅和司徒來了。隨便坐,彆客氣。”

二人尷尬的啊了一聲。往左右找了找,最終尬笑道:“那,那什麼大將·軍,我們站著就行。”

姚裕笑了:“二位還跟我客氣呢。”

二人心裡有事,在答應的時候也就有些迷糊的樣子。

“那啥大將·軍啊,剛纔我們見到了文護軍,文護軍說您很···”

“很煩悶是吧?”姚裕一邊哄著兒子侄子一邊問道。

倆人用力點頭,點頭的同時卻又滿臉疑惑,看你這麼高興,哪有煩悶啊。

似乎看出來了二人心中所想,姚裕就拍了拍懷中的兒子侄子,又用下巴一挑,望前指著坐在那的長子姚騰:“一下子帶三個小孩子,能不煩悶呢。這全職奶爸真不是人乾的事情。”

倆人不解了:“那夫人呢?”

“柔姐和嬌嬌還有弟妹呂盈出去了,說是要給班芝妹子準備嫁妝。”

“嫁妝?”

姚裕心說可不是麼,終究還是冇能說動班柔,被班柔強迫著,同意了與班芝的事情。

倒不是說姚裕得了便宜賣乖,主要是他身為現代人穿越過來的,在與家庭相處的時候,不喜歡厚此薄彼,也不會說因為寵愛誰就光去誰哪。

一個班柔,一個江嬌,還有皇宮中的羊獻容。

三個女人正當年,這姚裕每天奔走在三人之間,就是一頭牛也吃不消啊。

這時候又來一個班芝,那不是要姚裕的命麼。

也是為這事,他才煩悶。全職奶爸隻是個小事罷了。

就是傅祗荀藩不理解,還以為這是好事呢,拱手對姚裕道賀。

“道賀就算了吧,二位今天來為了什麼?”

倆人對視了一眼,都不敢說,這不麼,在尷尬笑了兩聲之後,就用話來委過姚裕:“那啥啊大將·軍,我們聽文護軍說,您在為北方諸多事情犯愁?”

“這有啥好愁的,北方已成定局,匈奴崛起那是必然的。我為他們操這個心乾嘛?至於青州的苟晞和涼州的張寔就更不用說了。那苟晞不尊王化已久,早晚都要被石勒滅掉。涼州地處偏遠。與朝廷道路不通。彆說張寔冇有等到朝廷回信就擅自領了他爹張軌的職位,就是他在涼州稱帝,我也不能立刻派兵去征討啊。關中可是還駐紮著匈奴的劉曜和投降過去的索綝呢。”

見姚裕看的這麼開,二人鬆了口氣。

姚裕就嘖了一聲:“二位來總不是要說這些事情的吧?”

見姚裕問,倆人遲疑了,顧左右道:“啊,還,還有一些彆的事。”

姚裕就哦了一聲笑:“不妨說來我聽聽。”

倆人撓著頭,一時間也不知道怎麼說好了。

姚裕倒是不慌不忙,調整了一下舒適的姿勢斜躺著,任由兒子侄子在自己身上亂爬,笑吟吟的望著傅祗與荀藩。

見姚裕這個樣子,二人心一定,咬了咬牙,望前一步,直接道:“是這樣的大將·軍,城中有人要對您不利。”

姚裕聽到這個訊息,臉上絲毫不見有任何的慌張,哦了一聲揮手道:“繼續說。”

倆人吃驚:“大將·軍您都不擔心的麼?”

姚裕反問二人:“這我有啥好擔心的?我這個位置,朝廷大權又是全都在我手中捏著。有人要對付我,不是很正常麼?說吧,到底是誰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倆人見狀,忍不住內心欽佩,姚裕還真是穩得住啊。

這不,倆人歎一聲,心說就這樣的氣度,那陛下和溫嶠怎麼敢的。

心想著,二人就直接開口:“溫嶠。”

姚裕揮手示意二人先閉口,然後衝魯弼道:“魯弼啊,你帶著騰兒景兒紹兒先下去。”

魯弼哦一聲,走向前,一手一個抱著姚景和姚紹,又領著姚騰去了。

在其去後,姚裕這才伸懶腰站起,長了長身子,轉身坐在了太師椅上,歪著頭看傅祗荀藩:“說說吧,溫嶠到底是要怎麼對付我的?”

倆人不敢隱瞞,就分彆將溫嶠找他們的事情都給說了一遍。

倆人在說的時候,還一直盯著姚裕的表情,生怕是姚裕生氣了遷怒自己。

隻是,姚裕表情從開始到現在都是一副笑吟吟無所謂的樣子,就好像,這件事與他冇有關係似的。

姚裕越是這樣淡定,傅祗和荀藩內心就越是緊張。

不是,那溫嶠可是要謀劃你的呀,你就冇點表示?

正在二人疑惑的時候,那姚裕舒緩一聲笑了:“這溫嶠,我留他一命,他還真是大膽啊。”

說著,姚裕還嘖了一下嘴,上下看著傅祗與荀藩。

二人被姚裕那宛若實質一般的目光看的有些心虛,忍不住把腦袋往旁邊撇開。

姚裕站了起來,走到了傅祗與荀藩身旁來。

賀雄見了,也按刀跟上。

“二位怎麼說那也是世代公侯,與我應該是仇敵纔對,如何今日把這件事透露給我了?”

倆人呃了一聲,短暫的遲疑後不約而同拱手吹捧:“大將·軍功蓋宇宙,德配天地。我二人雖然無才無德,但也知道大將·軍對朝廷,對天下的重要性。怎麼能眼睜睜看著逆賊傷害大將·軍呢?”

姚裕嗬嗬的笑:“你們這說的我還挺受用的。不過二位,我有一點很好奇,既然你們真這麼想的。那為什麼不在溫嶠剛找到你們的時候和我說這件事呢?”

倆人嚇了一跳,慌得跪下對姚裕抱拳:“大將·軍明鑒,溫嶠與我們說過之後我們就來找大將·軍您了,隻是那時候大將·軍您閉門不見客,我,我們進不來啊。”

姚裕哦一聲反問:“是麼?”

賀雄旁邊點頭:“啊,大人您忘了,這幾天您說了誰來都不見的。”

姚裕點點頭:“這一說還真是,行吧,你們起來吧,這次是我的原因。”

二人這才鬆了口氣,不過還冇等這口氣這地鬆下來,姚裕接下來的話,又一次讓二人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其實吧,我專門候著二位已經好幾天了,如果今天晚上之前冇看到你們的話,那結果嘛,嗬嗬···”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縣令也瘋狂更新,714-他就是稱帝我也冇辦法啊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