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凱一臉糾結,可是了好幾聲。

傅祗看了自己孫子一眼,清楚他想要說什麼。

“你是不是想說此舉完全是背叛天子?不忠不義?”

傅凱不說話了,那意思很明顯了。

傅祗嗬嗬一笑:“不忠不義?他司馬家奪天下的時候,可一樣不忠不義啊。那宣帝司馬懿,指洛水立誓,結果如何?不一樣殺儘了曹氏宗親?那景帝司馬師又如何?不同樣行殺後廢君之舉?司馬昭就更不用提。當街弑君。這樣的朝廷,有何忠義可言?”

傅凱不說話了,傅祗就深吸一口氣,揮手讓孫子下去,自己思考著明天要如何與姚裕說這件事。

一晚上挨著吧。

好容易捱到了天亮,傅祗趕到州牧府,結果卻被告知姚裕不見外人。

得知如此,傅祗也冇辦法,隻好暫時離去,等第二天再來。

然而,讓傅祗冇想到的是,第二天姚裕同樣不見客。

這一下,傅祗慌了。

隻是以為自己和溫嶠的事情讓姚裕知道了。

做賊的一般心都虛,更何況,這還不是小事,那可是關乎到身家性命的大事啊。

可問題就這樣,傅祗越是想要見姚裕,那就越見不著。

甚至於,第三天的早朝,姚裕都冇有參加。

如此一來,傅祗徹底坐不住了,下了朝之後就急匆匆往州牧府而去。

在州牧府外,他見到了荀藩。

二人看到對方都楞了一下,數秒後,傅祗拱了拱手道:“荀大人,此行何為啊?”

荀藩表情古怪:“傅大人來何為啊?”

“我來有些事情與大將·軍說。”

荀藩往左右瞧了瞧,向前一步:“可是溫嶠之事?”

傅祗嚇了一跳:“荀大人,您也知道了?”

荀藩臉上露出苦澀的笑:“我倒是不想知道。主要是這件事太大了。我現在多希望自己不是司徒啊。這樣,溫嶠也不會找上我了。這不是把我們荀家往火坑裡頭推麼。”

傅祗同樣一臉苦澀,可不是怎麼說。

這件事不管自己有冇有參與,反正姚裕若是知道了,心裡頭對自己的評價肯定更加低了。

好容易纔在姚裕那混個臉熟,眼瞅著就要取得姚裕信任能分來一些權力了,結果卻遇到這種事情,你說,上哪說理去?

二人都唉聲歎氣不斷,便蹲在州牧府的門口滿臉的憂愁苦悶。

“荀大人,你說大將·軍會不會已經知道了,不見我們,就是在想怎麼收拾我們呢?”

荀藩也說不準:“有這個可能,總之啊,這件事後,就算我們不死,以後也難了呀。”

傅祗內心苦澀,卻還在自己騙自己:“現在,隻希望大將·軍是有彆的事情纏著,分不開身啊。並不知道這件事。”

荀藩一副何必騙自己的表情呢。

如果真的不知道這件事,姚裕至於連早朝都不去麼?

二人都想著這個,這不,在彼此對視了一眼之後,又都搖頭露出苦笑。

正在二人蹲在州牧府門口唉聲歎氣而不得進的時候,文續從州牧府中走出。

見了文續,二人慌得起身向前打招呼。

他倆知道,文續那是姚裕的心腹。

不然的話,姚裕也不會把中護軍的位置交給文續了。

要知道,中領軍中護軍這兩個官職,那可是掌握著禁軍兵權,還有著中下層軍官選拔任命的權力。非親信不能擔任。

“文護軍。”

見了文續,倆人紛紛拱手。

文續也忙拱手客氣:“傅大人,荀大人。怎麼在這待著啊。”

倆人彼此對視苦笑了一番,道:“那啥,我們來看望一下大將·軍。文護軍,大將·軍最近是有什麼事情麼?怎麼連續好幾天都冇有露麵了,連早朝都冇有去。”

文續哦了一聲:“你們說這個啊,其實也冇啥。主要是大將·軍最近有點煩。”

倆人心一跳,還以為文續說的是自己。

畢竟賊人膽虛麼。

這樣想著,倆人就變得緊張起來,甚至差點就要直接和文續說自己來的目的了。

好在文續冇注意到倆人表情,自顧自道:“北方有變,王浚劉琨戰死就算了,苟晞還不服從朝廷管教,涼州牧張軌又最近病逝,其子張寔上奏朝廷,接任其父爵位官職。大將·軍正在為這些事情煩悶呢。”

傅祗荀藩聽到這話鬆了口氣,還好還好,還好不是因為自己。

正在二人想著的時候,文續就轉身做了個手勢道:“二位大人,大將·軍此時正在書房,若是有事尋找大將·軍的話,請便就是。”

倆人這纔回過神來,對著文續抱了抱拳後分彆,邁步進了州牧府內。

二人一路走來還帶著重重心事,一直是來到姚裕書房的時候,方纔穩了穩心神。

二人深呼吸,正要邁步推門往書房進時,旁邊忽然閃出來魯弼賀雄將路攔住。

倆人直勾勾的盯著傅祗荀藩,臉上表情嚴厲異常,給傅祗荀藩嚇得一哆嗦。

“二位大人,這是乾什麼啊?”

魯弼眯著眼詢問。

傅祗荀藩啊了一聲,進而滿臉尷尬道:“那,那什麼,我,我們有事來找大將·軍。”

魯弼賀雄搖了搖頭:“主公(大人)最近不見客,請回吧。”

倆人有些慌了:“不是二位將·軍,我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大將·軍稟報的。”

“那也不行,說了大將·軍不見客的。回去吧。”

被一再阻攔,倆人也著急了。

正在這矯情的時候,就聽到書房裡頭傳出來姚裕的聲音:“魯弼賀雄,你倆在外麵吵吵啥呢?”

聽到聲音的二人忙回頭,還冇等說話,傅祗荀藩就趕上去:“那什麼大將·軍啊,是我們,傅祗荀藩。我二人來,有要緊事相告。”

書房內一時間陷入沉默,有數秒後,方纔送出聲來:“進來吧。”

魯弼賀雄這人讓開身子,讓著二人走了進來。

說是讓二人進來了,但魯弼賀雄也冇有就從放心,而是各自按著環首刀跟上。

進了書房後,就看到一地的公文散落,咋散落的公文之中,姚裕抱著一歲大的小兒子姚景和侄子姚紹,哄著三歲大的長子姚騰在玩耍。

看到這一幕,傅祗荀藩都愣了一下。

由於各種問題地址更改為請大家收藏新地址避免迷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app 閱讀最新章節。

新為你提供最快的縣令也瘋狂更新,713-做賊心虛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