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緘笑了笑:“你不是已經接了一個隱藏任務,‘淨化遊樂園’了嗎,摩天輪裡隻是那個任務的分支而已,冇必要特意提醒。”

是這樣嗎?

蘇曦盯著他,有些疑惑。

直到現在她都吃不準溫緘這個人到底懷著什麼心思,是敵是友?

總感覺他還有很多事冇告訴她。

被矇在鼓裏的感覺很不好,蘇曦暗自感應了一下自己隨身攜帶的【狗勾的項圈】,覺得還是要找機會給他戴上纔好。

悠長的防空警報聲響起。

原本還陽光明媚的白晝一下子暗了下來,夜幕降臨。

站在閘機口的工作NPC微笑著,邀請各位玩家進入。

蘇曦刷了一下自己的遊戲手環,與溫緘一同來到巨大的摩天輪下,跨進了一間小小的轎廂。轎廂一共可以容納4人。跟在他們身後的那兩個玩家也想跨進來,卻被溫緘一把關上了門。

那兩個玩家:“???”

“有病吧,”其中一個相當不爽,“明明是四人座,未免也太霸道了吧,這可是恐怖遊戲!又不是一般的遊樂園!我看他們隻有兩個人怎麼通關。”

另一個玩家,是剛剛和蘇曦搭訕的那個,倒是心平氣和:“人家有【VIP卡】呢,實力肯定不弱,既然已經通關了第一輪的遊樂項目,不會是白癡的,說不定真有把握兩個人過。走吧,彆生氣了,我們趕緊去找轎廂,他們這樣,等會轎廂可能不夠。”

果不其然,再往後的幾個人也看見第一個轎廂能上四個人的,卻隻坐了兩個,都急匆匆地刷閘機往裡趕,生怕還有人有樣學樣,導致最後能乘坐這個項目的玩家遠遠少於預期。

和蘇曦搭訕的那個玩家倒是挺有自知之明,等轎廂坐滿了四個人,才關閉。

可後麵有其他人不明就裡,又或是藝高人膽大,見蘇曦他們隻坐了兩個,還真有有樣學樣的。

原本摩天輪這邊的隊伍,排隊人數和轎廂人數一一對應,剛剛好,這下子,隊伍尾端不少人露出驚恐之色,大叫起來,紛紛朝閘機口衝去。

隊形一下子就亂了。

像第一輪遊樂項目那樣的推搡擁擠慘劇,再次發生。

此時,蘇曦和溫緘的轎廂已經隨著載客一點點升高,蘇曦透過帶著一絲陰陰寒氣的玻璃,俯瞰著下方的人群,已經發生了流血事件。

“不是你服務器的人,你根本不關心他們的死活是嗎?”她開口。

雖然她也殺人,但她殺的都是該殺之人,不會像溫緘這樣隻為了獨占轎廂坐席,就讓外頭好端端排隊的兩個玩家失去名額,不得不死。

溫緘笑了一下:“與我何乾。”

難得有和她獨處的時間,何必多兩個外人乾擾。

“可是你知道,”蘇曦轉頭看他,“玩家死得越快,當現實世界的出生率跟不上遊戲的死亡率時,遲早有一天,我所在的現實世界會毀滅。”

“什麼是現實世界,什麼又是虛幻?”溫緘卻不以為意,“曦曦,見識過遊戲世界的你,還以為現實就是真正的現實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