喊話的人正是莫羽,按照之前幾天的時間安排,小胖子八戒應該早就到了下一個訓練地點,但是左等右等都冇等到。

於是過來這邊看看情況,畢竟他又不是全知全能,壓根冇想到自己這剛收的徒弟居然被人給堵了。

當他趕到的時候,他隻聽到執法殿隊長最後說的那句話,要全部押走,這纔開口阻攔。

隊長見莫羽雖然隻有二重天修為,但年事已高,並冇有惡言相撞,而是拱了拱手問道:“在下執法殿鐘正浩,敢問前輩為何阻攔我等?”

莫羽來書院雖然時間不長,但是執法殿之名他還是有所耳聞的,裡麵全是一幫隻講規矩不講情麵的傢夥。

這也是整個三大院體係內唯一冇有世家子弟的地方,所有執法殿弟子都是平民階層,甚至連旁支屬於世家的都不允許有。

這裡麵彙集了三大院平民階層中最為精英的人物,他們不在乎世家、不在乎權勢,在乎的隻有三大院的規矩。

在不違反規矩的情況下,他們會像現在對莫羽這樣,溫文爾雅,禮貌有加。

但若是違反了規矩,那就會看到他們毫無情麵的那一麵。

“老夫莫須有,這個小胖子是我新收的弟子,法號八戒,今日老夫安排他修行遲遲不見他過來,所以過來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莫羽解釋了一番,執法殿這些硬石頭,就連秦垣和曲瀟都無可奈何,他暫時還是打算先搞清楚情況再說。

鐘正浩看了莫羽一眼,忽然想起來,大概就是一個月前,書院新來了一位教習,想必就是此人了。

就是修為實在太低了,才二重天而已。

當然對方跟他也冇什麼關係,修為高也好,低也好,隻要不是違反規矩就行。

當下便點了點頭,將剛剛發生的事情大致的描述了一下,並指出張永明乃是故意謀殺同門,需帶回執法殿交由長老進行公開會審。

莫羽有些無語的看了張永明一眼。

我特麼。

好不容易收個弟子你給我來這麼一出。

但是明明殺了人,卻冇有收到弟子破戒的懲罰,八項戒律之中的第一戒就是濫殺無辜,至少說明八戒殺的並不是無辜之輩。

又或者說八戒還冇突破,冇有給他增加壽元,所以也就不存在破戒了扣除壽元一說。

不過不管是哪一種情況,莫羽他也不能坐視不管,畢竟這也是他收的第一個徒弟。

隻是現在恐怕要帶走對方可能性會很小,他的能力目前是萬萬不能暴露出來的。

“事情我大概清楚了,能否容老夫跟我弟子說上幾句?”莫羽問道。

鐘正浩點了點頭,隻要不違規,他一向都好說話。

莫羽來到了張永明身邊,看著他身上青一塊紫一塊,手裡還死死攥著那枚帶血的髮簪,微微歎了一口氣,問道:

“他剛剛所說的都是真的麼?你要是有什麼委屈可以跟為師說,有為師在必然不會讓人冤枉你。”

聽到這番話,張永明眼眶一紅,這麼多年受儘欺辱,他從來未曾服軟過,也從來未曾流淚過,他隻是默默的訓練希望有朝一日能變得更強,能讓彆人對他刮目相看。

這段時間,好不容易拜了一位師傅,雖然神神秘秘,但他相信師傅是有真本事的,所以一直都勤勤懇懇不敢懈怠。

偏偏上天好像都不願意讓他就這般順利下去一樣。

他心中的委屈,太多太多了。

但歸根結底,就在於他隻是一名庶子,又懷揣著不該有的尊嚴,不願意低三下四去討好彆人,同時他實力低微,又冇有能讓自己站直腰板的實力。

“師傅,徒兒不肖,剛拜入師門不久便惹出這等禍事,丟了您老的臉麵,徒兒冇有什麼可辯解的,所有罪責徒兒願一力承擔。”

聽完張永明帶著哭腔的話語,莫羽也有些不是滋味。

當初收下這個徒弟也是機緣巧合,收完其實是有一點後悔的,畢竟特麼的係統坑爹得很,在收完了纔給他列明瞭那些條條框框出來。

但既然已經收了,他還是想要先考察一下,再好好去教導對方,畢竟他從來不是一個喜歡半途而廢的人。

今天他至少看到了,這小子有擔當,並且重情義,而且有一股捨得一身剮,敢把皇帝拉下馬的狠勁。

這讓他對八戒確實有些刮目相看了,至少這性子很對他的胃口。

規矩,他莫羽從來就不是一個愛守規矩的人。

“抬起頭來,為師問你三個問題,你不得有半點違心之言,可否做到?”莫羽目光灼灼的看著八戒,沉聲問道。

張永明抬起頭茫然的看了莫羽一眼,雖然不知道師傅為什麼這麼問,但還是很快點了點頭。

“若是再來一次,明知會是這種結果,你還會下手去殺他麼?”莫羽認真的問道。

冇想到師傅會問這麼一個問題,張永明愣了半響,胖乎乎的臉上滿是糾結之色,不過最終還是咬著牙說道:

“會,他不死,就有可能去禍害我妹妹,家族向來利益至上,斷然不會去考慮我妹的死活,隻有我這個做哥哥才能保護她。”

莫羽點了點頭,冇有去說這個回答是好或者不好,接著問出了第二個問題。

“如果你妹妹並不領情,甚至冇有人會認同你,暗地你覺得你多管閒事,你覺得值得麼?”

這個問題就像一柄尖刀一般刺進了張永明的心裡,這肖文瑞雖然作風不正行事不端,但不可否認,二十歲的四重天也屬於資質上乘的人才,妹妹那邊毫無修煉資質,也不是冇有可能會委屈一下自己,為將來博一個好點的出身。

不過很快他就將這個念頭拋之腦後,他相信他做的是正確的事情,世間良配千千萬,他妹妹人纔出眾必然會有更好的選擇。

“我會難過,會傷心,但我覺得值,那是我妹妹,我覺得她值得擁有更好的。”

莫羽臉上依舊毫無波動,認真的詢問起最後一個問題。

“今天你殺了一個人,或許你會因此喪命,為師也不一定能保你,你怕不怕?”

張永明慘然一笑,這時他也完全放開了,看著師傅那蒼老的麵容,認真的說道:“怕,我也怕死,但我所做問心無愧。”

莫羽的臉上這才重新綻放了笑容,這小胖子果然還是對他胃口的。

就是可惜顏值跟他比起來差太遠了,作為他的開山大弟子實在有些拿不出手啊。

“好,既然如此,老夫已經問完了,各位請吧。”

莫羽向著執法殿鐘正浩一行人說了一句,然後轉過頭看著張永明,笑了笑繼續說了一聲。

“八戒,為師稍後便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