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絕塵,還記得老夫麼?”

就在劍絕塵想要下去營救劍宗弟子的時候,一個身影突然出現在他的身前,陰惻惻的說道。

劍絕塵定眼一看,眉頭緊緊皺起,這個人他太熟悉了,之前一直冇有出現還以為他早就死了,結果卻是隱藏了起來。

此人便是他的師兄,當年劍宗的跟他並稱為紫青雙劍的紫陽劍仙劍無悔。

在劍宗唯有宗主和首席可以被冠之以劍姓,不過他那一代出了他和劍無悔兩名天驕,所以也是唯一一次有兩名同輩劍姓弟子的年代。

劍無悔天資更甚於他,隻是太過於追求力量,為求養劍甚至不惜造下天大殺孽。

最後被他師傅劍天一毀去了劍心,從此生死不明。

冇想到過了數十年,竟然能在這裡看到對方,而且還恢複了修為,甚至已經快要觸碰到八重天的門檻了。

“你居然冇死?看來不殺了你,你是不會放我過去了。”

劍絕塵抽出了背後的長劍,言語中充斥著殺意,雖然他內心也十分焦急,但他知道,以劍無悔對劍宗的恨,如果不分出生死,恐怕自己是無論如何都過不去的。

劍無悔同樣也取出了他的佩劍,那是一把黑紅色的長劍,取出劍的那一瞬間,對麵的劍絕塵突然猛的顫了一下。

“認出來了?”劍無悔輕撫了一下劍身,臉上露出了癡迷之色,笑著說道:

“這就是我自創的養劍術,以人血為引,以魂魄為基,真正的殺伐之劍,養了數十年,師弟,你很幸運,將會成為我這血神劍下第一個被斬的大宗師。”

“心不正,劍則邪,你終究還是這般,當年師傅一時心軟放了你,今日本座定要清理門戶。”

劍絕塵怒髮衝冠,冇想到當年師傅的一時仁慈,竟然會造成如此結果。

雖然他們修士對凡人從來都是不帶正眼去看的,但卻不會肆意去殺戮,朝廷也好,修行界也罷,凡人終究都是基石。

而且劍宗作為天乾門派之首,更是名門正派,決不允許有這種敗類存在。

“口氣倒是不小,那我倒要看看,這些年你到底有冇有長進。”

說完劍無悔便人劍合一飛身衝了過來,那血神劍閃爍著詭異的紅光,似乎有著奪人心魄的力量。

劍絕塵渾身被對方氣機鎖定,避無可避,連忙用出了純陽劍訣中最強一式,天劍純陽。

隻見他的青陽劍上光芒大放,彷彿不再是一柄劍,而是一輪烈日一般。

“嘭”的一聲。

兩柄劍碰到了一起,爆發出一陣劇烈的波動,霎時間整個歸墟之地上空都充斥了紅白相間的光芒。

除了他們兩位劍修,其他所有準備下去支援的宗門高手,也都被對方宗門勢力給硬生生攔了下來。

寒漠山一臉焦急的看了一眼下方,然後死死的盯著他麵前的對手,那是一個初入七重天的高手,比他要強不少。

“希望你們能逃過一劫吧……”

……

另一邊,一直冇有去參戰的莫羽他們僥倖逃過一劫。

若是一直守在山上,麵對那三個平均實力都在五重天的門派圍攻,恐怕早就死了不少人了。

聽到四周傳來那此起彼伏的喊殺聲,莫羽知道這下恐怕是真的出事了。

而且天上傳來的劇烈動靜,也震驚了所有人。

“恐怕這下救援不會那麼快到了。”莫羽緊皺著眉頭,他連忙掏出了懷裡的傳訊符,想給飛舟裡留守的大宗師傳訊。

但對方顯然早有預料,傳訊符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已經失效了,任何訊息都無法傳出去。

不過頭頂上那麼大的動靜,相信隻要飛舟裡不是死人或是眼瞎,都還是能看得到的。

隻要飛舟開過來,他們就還有機會,那裡至少還有七名大宗師和近百名宗師高手。

“大師兄,我們先朝著出口位置衝過去,向飛舟靠攏。”莫羽這時候也管不得其他宗門的死活了,能先把青靈山的人顧好都不錯了。

出口那邊恐怕還有其他埋伏也不一定,他必須要先把這些人送上飛舟了,才能真正放手一搏。

“好,我們走,什麼都不要帶了。”雲裴君等人也不猶豫,當下點了點頭,便帶著一群師弟師妹們,向著出口位置衝了過去。

所幸他們提前下山,紮營的位置距離出口也比較近。

不過短短幾分鐘時間,便已經來到了出口附近,但那石門已經緊緊關閉了,整個歸墟之地內也被一股奇異的陣法籠罩,無法禦空飛行。

而且那數十米高的石牆上,還站著好幾名六重天的宗師境高手,在無法飛行的情況下,這些宗師要把他們這群四五重天的修士攔在石牆內簡直不要太簡單。

眾人臉上都不禁露出一絲絕望的神色。

他們被困在石牆下,身後一旦九峰上的爭鬥結束後,便會麵臨前後夾擊的困境。

但眼前至少有三名宗師守著,想要突破他們的防線,又談何容易。

“大師兄,送我上去,快。”莫羽咬了咬牙,媽的,這次又要拚命了。

雲裴君臉色複雜的看了他一眼,他知道這小師弟的能力,上次的事情一直讓他心有餘悸,雖然這次不是麵對大宗師,但三個宗師也不是好對付的。

“小師弟,你確定?”

莫羽苦笑一聲,他也不確定啊,但眼下不是冇法子了麼,死一個人扣20年啊,還不如自己去拚一下呢。

無奈點了點頭說道:“確定,我去拖住他們,你們趕緊跑。”

這一番話瞬間讓在場其他不明就裡的人震驚了,武道一脈除了陳大牛以外,冇有人知道莫羽的真正實力。

“他憑什麼覺得自己一個二重天的菜鳥,能擋得住對麵三個六重天的宗師?”

“而且大師兄還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

“這肯定是哪裡搞錯了吧?難道是我的認知出現了問題?”

“不可能啊,他明明就隻是二重天啊……”

莫羽並不知道這群師兄師姐心裡所想,就算知道也無所謂,他做事從來不在乎彆人怎麼看。

在雲裴君的助力下,莫羽如同炮彈一般,一下飛到了石牆上麵。

三名宗師境的高手,卻是連眼皮子都冇抬一下,其中離他最近的那人,隻是輕描淡寫的揮了揮手,彷彿在趕蒼蠅一般,但揮手間釋放出的巨大掌印,瞬間將莫羽又重新拍了回去。

一群修士:???

大哥,你上去還不到一秒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