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4年,8月20日,晴”

“算算上山已經六年了呀,時間過得好快,爹孃那邊這麼久也不寄封信過來,真是的,有了兒子就忘了閨女。今天師傅說要安排一個人下山去,哼哼,那當然非本仙女莫屬啦,好不容易下山的機會,怎麼能放過,等會一定要去找師傅讓他知道誰纔是最佳人選。”

……

“394年,8月21日,陰”

“哎呀,出來了,出來了,本仙女總算出山啦,我要這天再也遮不住我的眼,哦謔謔謔……”

……

“394年,8月22日,陰”

“這大旱什麼時候結束呀,哎,可惜我還冇學會翻雲覆雨之法,不然倒是可以幫幫他們,小仙女也有無可奈何之時,好多人連飯都吃不上了,這好不容易下山一趟居然吃不到烤羊排,烤裡脊,烤茄子,烤雞翅,麻婆豆腐,水煮魚,蔥爆腰花等等等等,但至少還有冰糖葫蘆吃,也算冇有白跑一趟吧。”

……

“394年,8月23日,晴”

“冰糖葫蘆,又圓又甜,對了,師傅說是去青雲鎮來著,我怎麼跑到雀山鎮來了?明明方向是對的啊?不管了明天再去吧,本仙女要先睡個美容覺了,哼,半夜還要打坐吐納什麼的討厭死了。”

……

“394年,8月24日,晴”

“書上說,修行之人要自持身份,不要跟俗世之人太過於接近,不過師傅交代的任務就是要找世俗之人啊,哎呀,要不就學學二師姐平時的模樣好了。不過好尷尬啊,居然跑錯方向了,還好那兩人冇敢笑話我,差點我就繃不住了。”

……

“394年,8月25日,晴”

“哈哈哈哈,笑不活了,今天遇到的這個人,這個人竟然緊張到放屁了,完蛋了完蛋了,本仙女居然寫了這麼粗鄙的話,不過這個人真的太好玩了,說話也有意思,搗鼓出來的玩意也很是新奇呀,這就是世俗的少年麼?,嗯,跟山上那群榆木疙瘩果然還是不一樣啊。但看到他做這些事情,那些村民卻那樣對他,總感覺有些不舒服,果然本仙女還是太心善了,還是順手幫幫他吧,不過後麵他必須要拿出更好玩的東西才行。”

……

“394年,8月26日,晴”

“他好像對修行很感興趣誒,不過不知道有冇有資質呀,回頭跟師傅說下看看,這麼有意思的小師弟,要是帶回山裡肯定好玩多了,嗯,等回去就跟師傅說,敢不答應,我就拔他的鬍子。”

……

“394年,8月27日,晴”

“都好久冇下雨了呀,還好那傢夥造的水車雖然看起來破破爛爛的,但還真的挺管用呢。不過,他看著文文弱弱的樣子,怎麼會突然跟我提那種要求呢?竟然讓我打他,噗,我長這麼大就冇聽到這種要求的,本仙女這麼心善,當然是要滿足他啦,手感還不錯,鑒定完畢。”

……

“394年,8月28日,晴”

“咦,這傢夥難道是修的武道麼?怎麼感覺比昨天硬了不少,哼,被打還那麼多要求,總感覺他在拿我練功,但是我又冇有什麼證據。不過今天講的故事挺好玩的,什麼金剛葫蘆娃大戰鋼鐵俠,嗯嗯,突然有點小期待明天講故事的環節了。”

……

“394年,8月29日,晴”

“居然又比昨天更硬了,不對呀,明明我都用了五成力量了,這傢夥肯定有什麼秘密,好想知道啊,不過為啥每次都隻能打幾下,完全不過癮啊。哈哈哈哈,今天講的是芭比娃娃和七個小矮人,怎麼會有這麼蠢的故事,哈哈哈,真想知道他是怎麼想出來這些東西的。”

……

“394年,8月30日,晴”

“氣死我了,他居然說我冇吃飯冇力氣,今天最後一下我用了全力,哼哼,怎麼樣,哎,怎麼還哭了呢,還什麼我打冇了他十年壽命?我現在全力一擊有這麼厲害麼?我怎麼不知道呀?今天好像生氣了,居然不講故事,哼。”

……

“394年,8月31日,晴”

“哎呀,師傅傳信了,看來不能再繼續玩下去了,真討厭,明明纔出來十天,還有那傢夥,居然躲我,青雲寨就這麼大,我看你躲哪去,乖乖出來捱揍吧,明天本仙女就要回山了,今天不揍,更待何時。在本仙女的友好勸說下,他總算開竅了,等下次見麵要是拿不出故事集,哼哼。”

……

翌日,原來的青雲寨大門口上掛上了一個大大的牌子,上麵歪歪扭扭的寫著青幫兩個大字。

這還是莫羽自己寫上去的,冇辦法,其他人大多數連字都認不全。

至於祝念兮,提到這個女人就頭疼。

好在今天就要走了,走了好走了好,也省得自己老是有些不該有的念想。

要不要整個歡送儀式?

……

還是算了,怕被打死。

這幾天收穫不少,防禦值蹭蹭蹭提升到了94點了,要是她今天不走的話,說不定能刷到100點。

現在陳大牛已經完全打不動他了,一點防禦都不破。

按祝念兮的話來說,不提彆的,至少在防禦這塊已經接近武道三重天的武者了。

隻是可惜,前天說了句不該說的話,把那妞一下惹毛了,白白被打掉了10年的壽命。

“大當家,你是不是也要走了?”陳大牛甕聲甕氣的說道。

他知道莫羽肯定不會在這個地方長待,畢竟他們並不是一路人,隻是這段時間跟著莫羽,他感覺到一種以前從未有過的安穩,不需要自己去想太多事情,隻要聽對方的安排就行了。

雖然不再打家劫舍,但日子卻比以前過得更好了,而且鎮上那些人也都慢慢重新接納了他們。

莫羽瞟了他一眼,點頭說道:“我特麼總得回家啊,你忘了我是被你擄上山的。”

陳大牛老臉一紅,尷尬的撓了撓頭,本想綁個肉票換贖金,結果綁了個爹回來。

“該回,該回,俺就是想問問,能不能跟你一塊走。”

莫羽看了看他,瞬間明白了,這貨壓根就是不想再費那腦子去管這些人,不過確實以他的性格,當個衝鋒的莽夫可以,彆的還真是不適合他。

“好吧,那等送走了祝丫頭,你到時候跟我一塊走吧,至於他們隻要按我說的去做,維持生計是冇問題的。”

對於莫羽來說,跟這幫子人關係冇有好到難捨難分的地步,更何況在知道了這個世界還有武道靈脩之後,他又怎麼可能不好奇,不去嘗試一下。

“喂,莫家小子,你這是專程來送我的?”祝念兮悄然出現在莫羽身後,一臉調侃的說道。

“我有名字的好不好,天天莫家小子長莫家小子短的,還要不要故事集了?”

“你敢不給?你還想不想上山了?”

“好吧,你贏了,不過我想帶大牛一塊過去,你搞得定不?”

“瞧不起誰呢?彆說你帶一個了,帶兩個我都搞得定,哼,我走了,彆讓我等太久了,不然你就死定了。”

……

看著祝念兮飄然遠去,莫羽歎了口氣,哎,要是自己冇有這一緊張就放屁的毛病該多好,剛剛這麼一會都差點冇忍住。

回到寨內,莫羽鬼使神差的走到原本祝念兮的房間,輕輕推開門後。

一股淡淡的清香還殘留在房內,這裡前幾日都是莫羽的禁區,今天好不容易她走了,莫羽可不得過來悄悄看。

原本有些破爛的房間,被祝念兮收拾了一下之後,整個畫風都與青雲寨格格不入。

“咦,這是什麼?”

眼尖的莫羽從床腳撿起一個黑色的小本子,上麵赫然寫道:

“小仙女日記(偷看者會死翹翹哦)”

臥槽,這不是明擺著讓人偷看麼,她是不小心丟的,還是故意丟的?

莫羽隻感覺心跳在加速,一股偷窺彆人秘密的快感瞬間侵占了他的大腦。

看?

還是不看?

這還用想麼,哈哈哈哈,今天我就看看你都寫了啥,這可是你送上門給我的把柄。

就在剛準備打開的時候……

一個熟悉又陌生的聲音,咬牙切齒的從他身後響起:

“你看了?”

莫羽整個人一僵,有些尷尬的回過頭。

他孃的怎麼回來的這麼快,我都還冇開始看呢……

“不是,等會,你聽我狡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