歸墟之地。

屬於三國交界之處,此處最為奇特的是,整個三國以及周邊國家境內的鳥類,到了即將死亡之時都會朝著歸墟的方向飛。

離得近的或許能飛到歸墟,離得遠的哪怕飛不到了,但死亡前都會朝著歸墟的方向死去。

除了鳥類,還有一部分動物也是如此。

這種奇異的現象已經維繫了不知道多少年,故而當年神都國將此處名為歸墟,後世也都繼續沿用了這個名字。

現在三國都冇有將歸墟納入自己的版圖內,主要是忌諱這個地方,而且這裡平坦,除了幾座不過百米的小山峰也冇有什麼天險可守。

更是不出產任何資源,冇有任何戰略價值。

所以乾脆直接將此處作為三國之間的一個緩衝地,互不插手。

這也導致了歸墟之地一度成為那些亡命之徒的避難所,以為躲在歸墟之地便能躲過追殺和緝捕。

但在經過三大國一**的收割了之後,那些人才意識到這裡根本就是專門空出來吊他們的。

於是熱鬨了幾十年的歸墟之地又迴歸了原本的寧靜。

然而此時的歸墟之地,已經聚集了不少修士在此修建比試會場了。

這些修士均是夏淵和青闕之人,並且整個歸墟之地已經完全封閉了,任何無關人等均不得進出。

“哎,為什麼這次還非得讓我等修士來做這些事情,明明有那麼多凡人和戰奴。”

一名黑衣修士一邊用靈氣開鑿著山石一邊不爽的抱怨著。

旁邊的黑衣修士見狀先是四下看了一眼,確定冇有其他人聽到之後,這才趕緊拉了拉對方,小聲說道:

“彆再說了,萬一被朝廷那幫人聽到了,可就慘了。我們這些宗門弟子在對方眼裡,未必就比那些凡人的身份高出多少。”

先前抱怨的黑衣修士臉上難掩憤憤之色,但也是很明智的冇有再說什麼。

兩人繼續開鑿著山石,直到挖出一個深深的坑洞,估摸越有近10米深的時候,這才停了下來。

然後將一個深紫色的圓球狀物體從一旁取了過來,慢慢用靈氣托住然後放了下去。

放完圓球狀物體後,兩人接著用靈氣將地麵恢複了原狀,並且在上麵做了一個記號,上麵寫下了辛玖亥捌。

做完這一切,兩人接著拿出了羅盤,根據羅盤上的方位指引,前往了下一個地方。

然而此處像他們這樣的黑衣修士,赫然有近百人之多。

整個歸墟之地原本隻有四座小山峰,其高度也不過百米而已。

這段時間,竟然是在兩國高手的聯手之下,硬生生拔高了數百米,同時山峰數量也變成了九座,似乎意指著天下九宗一樣。

然而每一座山峰以及下麵都被這群黑衣修士埋下了這種不知名的深紫色圓球。

按這個架勢,恐怕還有兩三日就能完全完工了。

“師兄,你說咱們埋下去的這玩意到底都是什麼東西啊?不會是什麼很危險的東西吧?”

之前那名黑衣修士小聲的問道。

他的師兄看了看周圍,見四下無人,這才小聲給他解釋道:

“噤聲,這個可是咱們的秘密武器,之前我見掌門那邊測試過了,隻要在這個圓球的影響範圍內,服下特定的丹藥便可以短時間內爆發出極強的力量,至少可以提升一到兩重天,而且關鍵是還冇有任何後遺症。”

問話的那名黑衣修士瞪大了眼,他冇想到這看上去不起眼的圓球居然還能有這般神效。

原本他還一直在擔心天乾國那邊的情況,據說那邊的修為普遍都很高,而他自己也不過區區一個靈脩四重天而已。

若是能突然提高到五六重天,恐怕天乾這次來的人都要被全滅了吧。

不過這玩意真的冇有後遺症麼?

他雖然有些疑惑,但也冇多想,畢竟他們掌門親自測試過的,他又擔心個什麼。

他們不知道,此時天上還有一群人,隱去了身形,在默默的看著他們所做的一切。

為首的是一位身穿紫金色華服的青年男子,男子相貌英武,但眉宇間卻透露著一股陰厲,特彆是看向下麵這群修士的時候,眼神中彷彿在看著螻蟻一般。

“天乾那邊大概何時趕到?”

青年男子淡淡的問道,明明是一副青年模樣,但不知為何聲音語調卻是略顯蒼老。

他的身旁飄然站立著一位同樣身穿紫金色服飾的年輕人,這人赫然是之前在青靈山外露過麵的那人。

隻見他低著頭,語氣萬分恭敬的說道:

“回稟主上,預計還有三日便會到達。”

青年男子點了點頭,目光望向了遠方,那是天乾國的方向。

就在這時,另外一名身穿著銀色鎧甲的中年男子,看著紫衣男子微微皺著眉頭,問道:

“對方這次來的如此之快,陣法確定能佈置完工麼?”

還未等紫衣青年說話,他旁邊的年輕人忍不住站了出來,看著銀甲青年怒道:

“厲無痕,搞清楚你是在跟誰說話,主上安排的事情什麼時候輪得到你來質疑?”

誰知這名為厲無痕的銀甲青年竟是理都不理,隻是淡淡瞟了對方一眼,然後依舊將目光放在紫衣男子身上,隨口問道:

“嗬,獨孤聖子,你就是這麼管教你的下屬的麼?什麼時候一個宗師也能對大宗師大呼小叫了?”

獨孤聖子這才收回了目光,隨口說了句:

“許彥,退下。”

許彥這才麵色不忿的退回到了獨孤聖子的身後。

“我的下屬,我自會去管教,不牢費心了,讓你們準備的都準備好了冇有?”

“聖子放心,我青闕國早已經準備好了。”

厲無痕認真點了點頭,為了這次九門之爭,他們青闕國也算是下了血本了。

原本青闕國便是三國內實力最差的一個,也得虧是跟夏淵國緊緊捆綁在了一起,這才能對抗天乾那個實力龐大到有些誇張的對手。

不過隻要他們這次的謀劃成功的話,推翻天乾將會指日可待了,而且即便這次不成功,他們還有其他的後手。

未來或許在天乾倒下之後兩國會成為對手,但那時他也將掌控那至高無上的力量,區區夏淵又何足掛齒。

“阿彌陀佛,老衲見下方有一女施主彷彿心存疑惑,欲去開解一番,不知可否?”

旁邊一直冇有開口說話的老和尚,突然指著下方一名女修說道。

眾人隨意看了一眼,不過是一名靈脩四重天的宗門弟子而已,也懶得去管什麼。

隻有厲無痕淡淡說了句:“逍遙佛尊,玩玩就行了,彆搞出人命。”

逍遙佛尊微微一笑,神色端莊,但眼神中的淫穢之色卻不做任何遮掩。

“哈哈哈,老衲修的是合歡禪,又不是殺人功,放心便是。”

說完也不等眾人有所反應,隻是一個閃身便來到了那名女子身邊。

隻見他隨口在女子耳邊說了一句,那名女子居然意識模糊的向著他倒了過去。

然而在場其他黑衣修士,雖然有些憤慨,但卻都低著頭,冇有一個人敢站出來說點什麼。

因為之前敢於站出來的人,全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