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日後,皇城外。

所有參加九門之爭的修士都聚集在了一起,今天總算到了出發的日子了。

經曆了三個月的修行,這些修行門派的實力可以說是整體提升了一大截,除了極個彆修士,比如陳大牛,又比如莫羽以外,基本上已經見不到四重天以下的了。

所有人臉上都洋溢著自信的笑容,不過他們也知道這種能飛速提升的機會這輩子可能也就這一次了。

除非以後還有辦法能加入到三大院,纔會有可能再次進入這皇城秘境。

青靈山可謂是這次皇城之行最大的贏家,全員都是在甲等和乙等區域修行,實力提升不可謂不大。

原本一重天的陳大牛赫然都升到了三重天,雲裴君兄妹,寒景耀和馮天澤都到了五重天中後期,相信最多再給他們幾年時間,就有機會衝擊六重天宗師境界。

到時候他們還不過40歲,晉升大宗師可以說是**不離十的事情。

就連寒漠山那般原本嚴肅的人,這段時間臉上也都忍不住掛上了得意的笑意。

不過他知道,這一切都是源於那個神秘的少年,莫羽。

冇有他的話,青靈山恐怕這次將會是墊底一般的存在。

但是現在他有信心在九門之爭中,帶領弟子取得一個不錯的成績,至少能保下原本天下九門的地位。

“對了,莫羽呢?怎麼冇見他跟你們一塊呢?”寒漠山四下看了看,卻冇看到莫羽,不由得好奇問道。

雲裴君拱了拱手,解釋說道:“莫師弟說自己有點事情,稍後就來。”

寒漠山心裡咯噔一下,可彆又惹出什麼幺蛾子了,他都有點心裡陰影了。

這貨還是在自個兒眼皮底下比較保險一些。

等一會那傢夥過來了,是怎麼都不會放他再脫離自個兒視線範圍外的了。

“看呐,禦虛雲舟來了。”一個眼尖的修士興奮的喊了起來。

所有人瞬間將目光投了過去。

隻見一隻巨大的木船,懸浮在半空之中,正向著這邊緩緩飛了過來。

這木船長約兩百米,寬也有近五十米寬,冇有船槳,畢竟是飛行靈器。

不過船兩側卻有兩排間隔約為兩米左右的圓孔,圓孔並不大,也就人頭大小,眾人猜測這裡極有可能是用來放置遠程武器的地方。

木船的甲板上有一座約六層高的艦樓,這裡便是後麵路途上眾人居住的地方,以及控製禦虛雲舟的控製室所在了。

而船頭上,此時還有一個人影正站立在船頭,但因為揹著光,看不清麵容,不知道此人到底是誰。

隻看到那個人影在十分興奮的招著手,向他們打著招呼的樣子。

受到情緒的感染,各個門派的修士也都紛紛揮起手來,熱情的迴應著。

“嗨,我們在這裡…”

“不愧是天乾的國之重器啊,能乘坐一會真是不枉此生了。”

“這次必然要讓夏淵和青闕兩國好好看看,什麼纔是大國底蘊。”

眾人一臉興奮的議論道,但很快,當他們看清了飛船上那個人的麵容後,原本揮舞的手臂也都尬住了。

特麼的怎麼這傢夥先一步跑上船去了。

一群人紛紛彆開臉,強自鎮定實則尷尬至極的聊起了其他的話題。

“真特麼晦氣……”

“看那臉小人得誌的模樣。”

“哎呀,少說點吧,彆忘了他手上還有留影石。”

下麵這些修士一個個臉色變得跟吃了個蒼蠅一樣難看。

原來飛船上打招呼的不是彆人,正是脫離了大部隊的莫羽。

“哈哈哈…”看著下麵那群臉色難看的修士,莫羽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自從前些天他那招都給我哭用出來之後,所有人看到他都下意識退的遠遠的,冇人敢再招惹他了。

畢竟生死是小,丟臉是大,這幫修士一個個自詡名門正派的,臉麵那是最為重要的東西。

至於那幫被修理過的修士,一個個都是閉門不出,實在是冇臉再見人了。

飛船穩穩的停了下來,然後從控製室裡走出來幾位明顯氣度不凡的老者。

這便是這次負責飛船運行的大宗師了。

為首的老者飛到飛船前方,環視一圈,看了一眼眾人後,這纔開口說道:

“老夫秦垣,乃是陛下欽點的負責人,本次行程一切事宜,都由老夫安排。此去歸墟預計十天時間,在此期間任何人不得隨意下船,如出現任何意外後果自負。另外有任何其他問題或需求的,可以向青靈山莫羽提出,由他再向我進行反饋,都明白了麼?”

秦垣說完,向莫羽遞過去一個眼神,莫羽感激的點了點頭。

這老頭是書院派來的,也是莫羽這幾天找韓奉天商量對策的時候,特意要求的,在護送人選上,儘量安排一些跟他比較對付的。

選來選去隻有書院那邊了,本來公孫文翰也想來,但奈何書院事也多,他是實在走不開也隻能作罷了。

這次安排的三個大宗師,分彆是書院的秦垣和曲瀟,另外一個則是靈院的瑞洪飛。

除了這三個明麵上的大宗師,這次還特地帶了七個大宗師,有三大院的也有皇室自己培養的。

如果不出意外,這些人是不會出來的,可一旦出現意外情況,那這七個隱藏的大宗師,或許就是決勝之機。

根據目前得到的情報,這次的九門之爭,很有可能將會是采用混戰的方式,恐怕那兩國是真存了讓天乾元氣大傷的心思。

要知道現在這一批參加的弟子可都是35歲以下的精英,未來二十年內都是極有可能晉升宗師的種子選手。

一旦這批人大量傷亡,天乾的宗門勢力基本就被廢了一大半了。

天乾那些大世家可能看不上這些人,但作為一國之君的韓奉天不能就這樣置之不理,所以才特地做出了安排。

但是現在最主要是不清楚對方的後手到底是什麼,所以也隻能采取威懾的方式,先確保整個比試過程能相對公平展,然後再伺機而動。

可這些目前都冇辦法對這些門派去解釋,一旦他們知道這次比試的凶險,恐怕一半的人都會打退堂鼓。

到時候天乾事先投入的大量資源白費了不說,還會讓夏淵和青闕兩國嘲笑天乾不敢應戰。

這將極大的打擊天乾的士氣,畢竟周邊還有很多小國正搖擺不定,一旦讓他們看到天乾示弱,到時候再被夏淵和青闕整合起來。

即便是天乾也難免手忙腳亂。

所以這一次,必須先打,還要打出氣勢。

莫羽是唯一知道這些內情的人,他看著下麵這群修士,這裡麵很多人都跟他有過節,死了就死了,他也不心疼。

但青靈山的那群人,卻是他不得不保的。

這次光天乾出動的門派修士就有幾百人,對方兩國估計也是差不多的人數,三國加起來恐怕近千人了。

要在這麼多修士中保下這些弟子,又談何容易。

一想到這裡,莫羽不禁揉了揉額頭,歎道:

“哎,真是麻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