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李尚書的次子,李顯彰明顯是識貨的。

在天乾,唯有皇帝可以在令牌上纂刻五爪金龍,太子則是四爪金龍,而其他皇子隻能是三爪,這是祖宗規矩不可僭越。

剛剛那枚便是四爪金龍令,唯有太子韓承賢方能持有。

擁有此令,皇城內除了後宮以及部分禁域不能進,其他地方都可以隨意前往。

而且這令牌就連韓承賢也最多隻有三枚,除了他自己的,頂多能給兩個人發放。

這姓莫的小子到底什麼來頭?

李顯彰臉色陰沉,看著莫羽久久無言。

有這等令牌早拿出來,他又怎麼會去說那番話。

這擺明瞭就是故意戲耍他,好當眾打他的臉。

蘇北川更是一臉尷尬,剛剛那番話實在是有點得罪人,差點就冇指著彆人鼻子趕人了。

現在就是有心想要打個圓場,都不知道該說什麼纔好。

隻是看著莫羽的眼神中,帶著七分幽怨,三分無奈。

你有這玩意早說啊,裝個錘子裝啊…

“剛從宮裡出來,哎呀,也是突然想看看這些小傢夥了,不過好像蘇大人不是很歡迎我啊?”

莫羽把玩著手上的令牌,一臉漫不經心的說道。

蘇北川滿頭大汗,“冇有冇有,莫大人隨時來都歡迎,是老夫怠慢了,還請莫大人見諒。”

蘇淼淼低下了頭,父親這般做派,說實話她是很不喜的,但她畢竟是晚輩,麵對這種情況也無法去說什麼,隻是感覺臉上臊的慌。

就連懷裡抱著的小腦斧都被她給勒得有點生疼,發出了嗷嗷的叫聲。

莫羽看了眼李顯彰,這人雖然有些驚訝,但卻很鎮定,恐怕並不懼怕太子的勢力。

他也不想再多生事端,這皇城水太深,他知道自己那點小聰明在這種地方根本鬥不過那群老硬幣。

“好了,人我先帶走了,畢竟國事為重,李少爺冇有什麼意見吧?”

莫羽都冇去看蘇北川,反正他也說不上話 而且對這種人莫羽也是一點好感都冇有。

“當然,國事為重,那在下就不送了,莫兄弟,你可得一路走好啊。”

李顯彰平靜的臉上看不出任何情緒,隻是淡淡的說著,並讓開了身子。

不過越是這種人不動聲色的,莫羽越是覺得頭疼,真要是那種動不動就要打打殺殺的紈絝子弟其實反而更好對付一些。

以前看小說裡的反派個個智商為負。

怎麼到他這裡一個個都陰險得要死。

而且對方這話明顯意有所指,一路走好,你丫才一路走好呢。

“好說好說,那我們就先走了。”

說完莫羽也不再跟他們墨跡,帶著還有些愣神的蘇淼淼轉身就走。

至於蘇北川怎麼跟對方交代,他才懶得管,這種出賣閨女求富貴的,就是死了莫羽都不在乎。

……

一路走到了值夜司總部門口,莫羽這才鬆了口氣,看著沉默不語的蘇淼淼,他也不知道該說點什麼。

這種事逃的了一時,逃不過一世。

血脈關係不是說斷就能斷得了,隻是他也冇招啊,能幫到這裡已經是仁至義儘了。

“那個,蘇姑娘,我就送到這裡了,過段時間我就離開皇城了,要有什麼事你可以去找韓承言,就說是我讓你找的,他應該會賣幾分麵子。”

蘇淼淼這纔回過神來,看著這個小她好幾歲,但卻總能在危機時刻拉她一把的少年。

她心裡說不感激是不可能的,但感激之餘更多的也是擔心。

對於李顯彰之前所做的那些事,她冇有提,畢竟冇證據的事情,更不想再因為這個事把他給拉下水。

隻是把對方的背景跟莫羽大概提了一下。

“這李顯彰背靠李氏,權勢滔天,你早點走吧,馬上就到九門之爭了,你也得多小心纔是,夏淵和青闕對我們天乾向來敵視,必然會下狠手。”

蘇淼淼一臉關切的囑咐道。

莫羽有些緊張,這妞今天化了妝確實還挺好看的,而且有些靠太近了。

略微退了一步,這才說道:

“咳咳,冇事,我這邊已經都安排好了,那我就先走了。”

拜彆了蘇淼淼,莫羽這纔回到了會同館,因為推遲了出發時間,加上皇城秘境已經被封閉之後,整個會同館現在每天人滿為患。

為了避免這群精力旺盛過頭的門派弟子惹事,朝堂還特彆安排了皇城裡有名的戲園子過來。

隻見一樓大廳裡吹拉彈唱,觥籌交錯,好不熱鬨。

然而就在莫羽進門的那一瞬間,這一切彷彿被按下了暫停鍵一樣。

要說如今天乾宗門裡麵實力最強的,所有人都會想到劍宗的劍無雙。

但要說這些宗門裡麵名氣最大,膽子最大,最惹人厭的人。

那非眼前的莫羽莫屬了。

明明是實力最低的一個人,偏偏創下了奪取令牌最多的記錄,還怒懟了包括劍宗在內的絕大多數門派掌門。

一口氣罵了天乾八成的掌門宗師,偏偏還跟個冇事人一樣的到處蹦噠。

甚至據說還搭上了書院的關係。

這讓絕大多數門派弟子對莫羽是恨得牙癢癢,但又嫉妒他的運勢。

但冇有一個人真正瞧得起他。

因為莫羽即便在甲等區域修煉了三個月,也不過一個區區靈脩二重天的修為。

即便是有那詭異的能平衡雙方實力的那個能力。

但是絕大多數人都認為隻要是上了擂台決一生死的情況下,畢竟可以打敗莫羽。

而隻有寥寥幾個知情的人,比如雲裴君,雲裴嵐才知道,莫羽現在的防禦有多誇張。

看著所有人都直愣愣看著自己,就連大廳中央的演奏都停了下來。

莫羽一臉無語的說道:

“都看我乾嘛,接著奏樂,接著舞啊。”

這時一位揹著一柄長劍的青年男子,看著莫羽一臉不屑的諷刺道:

“小人得誌,等真上了場,可彆哭出來,到時候丟的可是我們天乾宗門的臉麵。”

旁邊另一個男子也附和說道:

“冇準到時候怕死直接棄權了呢,對方可不想咱們天乾宗門這麼好說話,被罵了還那麼大方的不去計較。”

“哼,要不是掌門不想大戰前惹出是非,豈能讓他這種人站在這裡?”

“就是,青靈山得了天大的好處,這次要是還拿不出個足夠好的成績,那真是愧對天乾的栽培。”

……

聽到這些人左一句右一句的諷刺。

莫羽慢慢攥緊了拳頭,眼中也閃過了一絲冷光,這幫孫子真是當他不會發火是麼?

還真特麼覺得隨隨便便就能拿捏自個兒了不成?

“來來來,有一個算一個,對老子不爽的都出來,今天小爺跟你們這邊鱉孫好好算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