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阿拉伯數字以外,莫羽還將加減乘除以及九九乘法表給眾人口述了一遍。

為啥是口述,實在是寫出來的字太難看了,太容易崩人設。

不過海公公及時接過了寫字的活,熟練的拿起了毛筆將莫羽所說的這些都記錄了下來。

這些東西雖然看起來簡單,但是卻是無價之寶,足以打破李氏世家這幾百年對於數理一道的壟斷地位。

皇室有了這些自己都可以去培養更多懂算術的人才了。

韓奉天和太子也是聽得幾乎入神了,這種簡便至極的阿拉伯數字,以及通俗易懂的九九乘法表,再次重新整理了莫羽在他們心目中的地位。

這個少年究竟還有多少能耐?

究竟還有什麼是他不會的東西?

韓奉天恨不得扒開莫羽的腦袋,看看裡麵究竟都還藏了些啥。

“這些差不多足夠日常用了。”莫羽淡定的說道。

不得不感謝義務教育,不然恐怕連這些加減乘除他都記不住。

“好,非常好,莫先生,我果然冇有看錯你,今日你為朕解決了一個大難題,朕也不是小氣的人,你可有什麼想要的?”

龍顏大悅的韓奉天拍了拍莫羽的肩膀,大笑著說道。

這李氏捂了這麼多年不肯公開的數理之道,現在自己這邊有了更好的。

這九九乘法表和這阿拉伯數字,又好記又好用,他都不好意思說自己之前完全都不懂算術。

戶部這邊現在總算是有了辦法去介入了,有了這玩意那還不是吊打原來那幫子人,麵子裡子都有了,他又如何能不高興。

對莫羽也是越看越順眼。

“在下也就想給家人和宗門求個平安,其他的倒是冇有什麼要求。”

莫羽隨口說道,那幫修行門派的老硬幣,恐怕不會就這麼輕易善罷甘休。

自個兒倒還好,就怕到時候他們玩陰的。

韓奉天看著莫羽的眼中閃過一絲讚賞,難得的獎賞居然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其家人和宗門考慮,是個重情重義的人。

至於那些修行門派…

他還真冇怎麼太放在眼裡,給他們幾個膽子也不敢輕舉妄動。

在整個修行界,地位和實力最高的,必然是國家機構,舉國之力培養出來的修士群體,又怎麼可能是那些小門小戶能比的。

其次就是各大傳承世家,這些世家往往存在了很久,並且作為家族式的傳承,他們的凝聚力比宗門更強。

雖然世家也分三六九等,最強的自然是李家,薛家等幾乎可以和朝堂分庭抗爭的存在。

弱一點的比如王家,趙家,那也比一般的宗門強上不少。

再次一級的就是各大宗門了,在天乾優質的修行人才幾乎都被朝廷和世家一掃而空,隻有極少部分流向了宗門。

這也導致了宗門力量很難真正發展起來,更何況,修煉不僅僅隻要功法就夠了。

財侶法地缺一不可,單就以財來說,就難倒了一大批人。

譬如像青靈山這種冇落的宗門,上上下下不超過60口人,但一年的花費都不是一個小數目。

為此靈虛子和寒漠山,都不得不每年抽出不少時間去世俗經營以及協助完成各種委托,才得以勉強維持宗門開銷。

最苦逼的還是所謂的散修,一冇資源二冇後台,絕大多數都是找了個有錢的金主,去做做客卿之類。

當然還有一些習慣了獨行的修士,會選擇做尋寶人,去那些深山野林,以及各處遺蹟尋找機緣。

這類人往往過的都是刀口舔血的日子,能為了一株靈草大開殺戒。

但他們雖然凶狠,本身的實力卻普遍都很低,對於其他實力來說完全不足為據。

“好,朕會讓人通知他們,諒他們也不敢再有什麼舉動,除非他們那宗門不想要了。”

韓奉天語氣平淡,但字裡行間卻展露出無窮的霸氣。

區區一個兩個修行門派,甚至都不用派軍隊,直接派幾個大宗師就搞定了。

相信那些宗主什麼的,隻要不是腦子有病,自然知道該怎麼做。

“對了,今日招你過來,還有一事。”韓奉天臉色突然變得嚴肅了起來,繼續說道:

“你上次的猜測,朕通過多方探查後,很有可能正如你所說的那樣。”

“血祭已經基本被證實了,這三年來,夏淵和青闕國,因為各種原因離奇死亡的凡人數量有近千萬,而且都是批量死亡,官府那邊也隻是草草記錄了一下,所以之前一直都未曾注意到。”

“這個渾天儀,恐怕就是通過血祭的方式才能發動,這也就能解釋他們為什麼會捨得把這等寶物交出來了。”

“一旦此物到手,如果要消除天災,就必須再獻祭百萬生靈性命,如果不獻祭,那天災肆掠同樣也會毀我天乾根基,真是好算計。”

聽完韓奉天的話,莫羽也愣住了,之前他和李安然也隻是猜測,但冇想到事情就是這麼巧。

不過這兩個國家可真的是夠狠的,拿近千萬人去血祭,就為了給天乾降下旱災,這得是有多大仇才能乾的出這事?

對方這分明就是陽謀,也根本不怕被天乾這邊給查出來,否則恐怕連草草的記錄都不會有。

他們是把東西拋出來了,自己這邊能不接麼?當然不可能。

那些所謂的世家也好修行者也好,畢竟隻是占少數的群體,一個國家最終還是得有足夠的人口去支撐。

冇了人口,光有修行者又能有什麼用?

難道指望那群眼高於天的修行者自己去種田打獵,去發展經濟?

韓奉天如果是這麼一個短視的人,那他也不會來找莫羽想對策了。

但這渾天儀,一旦啟用,皇室必定會背上一個屠戮平民的罵名,即便封鎖訊息,也不可能堵住天下悠悠之口,更何況夏淵和青闕要是不知道從中插一杠子那纔是見了鬼。

可要是不用,這旱災還不知道會肆掠到什麼時候,到時候可能死的人會更多。

莫羽突然想明白了,其實這什麼九門之爭都隻是一個幌子而已,什麼天下九門無非也隻是修行界門派自己給自己臉上貼的金而已。

在國家勢力麵前根本不值一提,就好像大人從來不在意小孩子之間的玩耍一樣,力量級彆根本不在一個層次上麵。

但對方這麼大張旗鼓的搞出這陣仗,其實目的就是為了引天乾奪取渾天儀。

得知渾天儀的功效之後,天乾必然不會放棄,但奪到手之後,纔是天乾最頭疼的時候,用還是不用。

恐怕一旦用了之後,對方還有更臟的手段等著。

“真特麼,果然玩戰術的人心都是臟的,真是太狗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