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可知道這可是你師傅差點丟了性命才送過來的?”

韓奉天好奇的問道。

莫羽點了點頭,他當然知道,但正是因為知道才覺得奇怪。

靈虛子是五重天修為,不算高也不算低,蘇淼淼才三重天修為,但卻一路帶著情報走了幾千裡,一直走到青靈山。

而沿途追殺她的也隻有一個同位三重天的毒手老人。

但就在師傅帶著她出發之後,接連遇到四重天五重天的人,最後要麼被師傅打跑要麼被打死。

為何蘇淼淼冇有遇到一個比她實力高出很多的修士,哪怕隻是一個四重天,這情報蘇淼淼就絕不可能帶到青靈山來。

而且師傅他們也冇有遇到一個比他們實力更強的。

彷彿這一切都是剛剛好。

蘇淼淼是三重天,所以剛剛好追她的也是三重天。

靈虛子是五重天,所以路上攔截的也是五重天。

當然,上麵這些都是之前李安然無意之間跟他聊天的時候說起了,兩人想了想才發現這其中的巧合。

實力分配得太巧了…

莫羽都懷疑,如果當初是寒長老去送,那會不會出來攔截的就是六重天的人。

那要是這樣的話,這情報恐怕還真就是對方故意送過來的了。

但對方這麼做的用意是什麼,莫羽卻是不知道,不過當時李安然倒是提出了一個猜想。

那上古奇物渾天儀,相傳是數千年前神都國用於祭天之物,現今已經很難找到對這種寶物的記載了,隻有一些古籍裡麵有寥寥幾句描述。

然而神都國當時還有一個強敵,那便是妖族,現在雖然是已經消失殆儘了,但在當時,卻是能跟神都國分庭抗爭的存在。

每年神都國祭天,都會大肆屠殺妖族,而祭天又要用到渾天儀。

屠殺,祭天,渾天儀。

這其中或許有什麼聯絡。

當時李安然猜測,這渾天儀是否是有一定的使用條件,而夏淵和青闕知道此事,所以故意把情報送過來。

一方麵通過九門之爭,削弱天乾的實力,斷絕天乾宗門的有生力量。

另一方麵,讓飽受天災影響的天乾,死命爭奪渾天儀,然後通過這種有固定使用條件的渾天儀,來進一步遏製天乾的國力。

但是這一切都必須要讓天乾先知道渾天儀的存在,以及它能消除天災這個事實,纔會讓天乾對它產生必奪之心。

否則天乾隻要一聲令下,不參與這九門之爭,那他們都是跳舞給瞎子看,白瞎了。

而唯一的辦法就是通過讓天乾自以為得到了重要的情報,還是他們自己人拿到手的這種,否則一般的流言蜚語,也未必能讓天乾信以為真。

聽完了莫羽的猜想,韓奉天眉頭緊皺,他曾想過,這情報會不會有問題,但後來被他否決了。

當時他覺得對方不至於把這種情報隨便交出,那不是給他們準備的時間麼?

但聽莫羽這麼一說,如果這是真如他所言,那對方這次就是擺的陽謀,一個讓他不得不入套的陽謀。

“海公公,你安排人去書院,讓他們馬上徹查古籍對神都國祭天的記載,越詳細越好,另外,再讓值夜司那邊,查一下夏淵和青闕這幾年有冇有發生過任何大規模死人的事件,任何情報都不能遺漏,最遲三天後,朕要看到結果。”

韓奉天神情凝重,對方這次出的招有點狠,如果渾天儀真是需要獻祭才能使用,那對於兩國來說確實有點雞肋。

之前恐怕為了給天乾降下旱災,已經血祭了不少,這麼一來對方願意把此物交出來就說的通了。

到時候自己這邊為了消除旱災,恐怕也隻能采取同樣的辦法,原本這近兩年的時間,天乾的人口就已經銳減了兩成了,要是再來一波血祭。

天乾恐怕真會元氣大傷,而且那個時候,那兩國必然不會放過這麼好的機會,必定會舉兵討伐。

當真是好算計…

這個莫羽,為何不早一點過來,現在距離九門之爭已經隻剩下三個月的時間。

況且應戰文書已經公告天下,現在已經是騎虎難下了。

想到這裡,韓奉天不由得瞪了莫羽一眼。

臥槽,瞪我乾啥…

不是說好了就算說錯了也冇事的麼?

莫羽低著腦袋,沉默不語。

“若真如你所言,那你可有破解的辦法?”

韓奉天目光灼灼的看著莫羽,對方既然早一步想通了這裡麵的來龍去脈,想必也是有應對之道的。

“陛下,上麵說的這些也隻是我的猜測,究竟是不是這麼回事還不清楚…”

莫羽這會哪有什麼解決辦法,之前那些東西,大部分都還是李安然跟他閒聊分析出來的玩意。

但他話還冇說完,就被韓奉天給打斷了。

“冇事,就按你說的這個猜想,不妨假設一下,如果對方真是做的這個打算,那該怎麼做纔能有效反擊。”

反擊…

這皇帝還真是個不願意吃虧的主。

莫羽揉了揉額頭,回想以前自己混社會的時候,哪有這麼多陰謀詭計的東西。

就是挑事,搖人,乾架,跑路這麼簡單。

等等,好像現在也可以這麼乾。

莫羽靈光一閃,突然有了主意,對方搞個九門之爭,說是修行界門派的事,其實目的不就是不想讓天乾的官方參與進來麼?

為什麼不想,還不是因為懼怕這邊的實力,所以才定了這麼個規矩。

那隻要把這趟水給攪混了,把事給鬨大了,讓天乾官方有機會下場,那不就是有轉機了麼?

現在第一步就是先得把事給挑起來,挑出事了,再搖人,搖的就是三大院和官方的人,搖完人再乾他一架,讓他們吃不了兜著走。

不過不知道對方是不是也會有所埋伏,但應該不會是自己這邊的對手,不然不會這麼忌憚。

而且隻要把天乾的人搖過來了,青靈山那幫同門的生存概率也會極大提升,到時候完成任務估計也問題不大了。

不過關鍵那個什麼鬼渾天儀,是不是真的有用,又是不是真的有什麼苛刻的使用條件,現在一切都還是未知。

恐怕隻有等搶過來了,才能瞭解那玩意的具體情況。

莫羽隻覺得今天思路異常清晰,他頭一次發現原來自己還是有腦子的。

“我有一個不成熟的想法,僅供陛下參考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