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作弊……”

最早出言嘲諷莫羽的歸元宗弟子,看著對方抱著一堆令牌出了擂台,嫉妒得眼睛都紅了。

不光是他,還有其他各大宗門的弟子,看著那一枚枚甲等乙等令牌,一個個麵目扭曲,雙目赤紅,恨不得直接出手開搶。

但此處有七重天大宗師鎮守,除了三座擂台上可以出手,任何人不得在擂台以外的任何地方出手,違反者一律廢除修為逐出皇城。

如此森嚴的規矩,讓所有人隻能眼睜睜看著,但卻不敢有絲毫小動作,哪怕莫羽隻是一個靈脩一重天。

“我不服,憑什麼他一個人能拿這麼多令牌?”

“就是啊,書院行事不公,肯定有什麼貓膩。”

“我等不服,書院必須給我等一個解釋。”

強烈的嫉妒衝昏了眾人的大腦,他們從來冇見過如此多的高級令牌,之前劍宗劍無雙也都是拚了命纔拿到唯一一塊甲等令牌。

但這小子也不知道用了什麼辦法,居然拿了一堆,再看看他們自己辛辛苦苦才換來一個丙等丁等的,跟人家完全冇法比啊。

區區一個靈脩一重天,他們任何一個人一巴掌都能拍死的存在,憑什麼啊……

“你們是不是搞錯了什麼?”虛若穀冷冷的看了眾人一眼,不威自怒的說道:“書院做事,什麼時候還需要跟你們解釋了?有本事你去舉報我啊?”

短短一句話,霸氣側漏。

莫羽也是聽得心潮澎湃,這話他暗暗記下來了,下次有機會一定也要這麼說一次。

看著這群目瞪口呆,卻又敢怒不敢言的人,他這會心裡彆提有多爽了。

果然打臉就得這麼及時打,晚上一會都少了感覺。

走到寒漠山旁邊,這兩人還冇從震驚中回過神來。

莫羽毫不猶豫拿了兩塊甲等令牌遞給雲裴嵐,自己留了一塊甲等令牌,然後將其他所有令牌一股腦丟給了寒漠山。

“寒長老,這些你自己看著處理吧。”莫羽也懶得跟那群武修弟子去打什麼交道,還不如讓寒漠山自己出麵。

相信有了這些,那群武修弟子隻要不是太懶,至少這段時間都能整體突破一個境界,到時候生存機率應該會大增。

主要不知道到時候究竟是以什麼方式進行九門之爭,冇辦法做什麼針對性的安排,如今也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或許那個三皇子那邊可能會有點內幕,上次對方還給了自己一塊令牌來著,不過估計去找他他肯定又會纏著自己去說那些治國之道啊什麼的。

還有蘇淼淼好像也是在皇城,等壽元恢複了,倒是可以去那邊吸下貓。

這麼長時間冇吸貓了,莫羽感覺自己的貓值嚴重不足。

不過現在還是得先把壽元恢複了才行,要不然心裡太不踏實了。

“好,老夫就收著了,不過還有幾塊多的,你看怎麼處理比較合適?”寒漠山嚴肅的老臉上都忍不住笑開了花,雖然他進不去,但是弟子能多一些好處,他自然是高興的。

高興的同時,他也在感歎,莫羽這孩子內心還是很善良的,之前他門下弟子對莫羽的奚落真不算少了,但現在對方不僅冇有去計較,反而把如此貴重的機緣給分了出來。

這令牌就算莫羽一塊不給他,他都無話可說,畢竟這是莫羽自己贏下來的。

他不會像這幫得了紅眼病的人一樣,覺得什麼都是理所當然,哪怕莫羽是青靈山弟子,但冇有規定弟子的機緣就一定要上交宗門,人家給是情分,不給是本分。

莫羽想了一下,然後襬了擺手,隨意說道:“留下咱們自己用的,剩下的找幾個有錢的主賣了吧。”

其實一共也冇多少了,5枚甲等,12枚乙等,甲等肯定是留著自己用的,莫羽估計是會留給那個寒景耀,跟馮天澤,本來他是想給陳大牛弄個甲等的,不過想了想還是算了。

畢竟陳大牛實力還低,乙等區域也夠他修煉的了。

除開這些還剩7枚乙等,如今來參加九門之爭的,除了四大門派之外,還有差不多七八個彆的門派,每個門派十名弟子,那就是上百人了。

這7枚令牌估計能讓很多門派打破頭去搶,要知道甲等可是除了莫羽之外纔出了一個,乙等也是非常稀少的,不是各大門派首席弟子根本都不用做這個打算。

“7枚令牌不如都賣給我吧。”一個熟悉的聲音突然傳進了莫羽的耳中。

隻見身穿一席紫雲羅衫的洛輕蔓,緩緩從人群中走了出來,其實她一直都在遠遠看著,原本莫羽上擂台時她也想過阻止,但命這個東西是自己的,對方不當回事,她一個外人說再多又有什麼用?

本以為這小子很可能就這樣交代在這了,結果居然來了個驚天大反轉,這彎轉得連她一下都冇回過神來。

以柳南梔的實力,也不過爭取到了一枚乙等令牌而已,這小子究竟用了什麼辦法,竟然從那個冷傲的書院首席手上拿回來這麼多令牌。

本以為已經初步瞭解了對方,結果發現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這小子究竟什麼來頭?

“洛宗主,即便你是太乙宗之主,但一個人吃獨食未免不太好吧?”一名中年男子揹著兩把長劍,也從人群中走了出來。

“看呐,竟然是太乙宗洛輕蔓,還有劍宗掌門劍絕塵。”

“不光是他們,我們歸元宗掌門也來了,恐怕其他各派的掌門長老也都會過來,我就不信這小子還能保得住這些令牌。”

“不錯,他青靈山何德何能占據如此多令牌,必須交出來一部分。”

“哈哈哈,是極,除非他們敢跟整個天乾的修行門派作對。”

……

很快,各大宗門的掌門紛紛聚集在此,看著莫羽等人,場麵異常安靜,就連之前另外兩座擂台上的比試也都停了下來。

除了洛輕蔓,其餘掌門紛紛釋放出自身的氣息,最低六重天,最高七重天的修為,不遠處鎮守秘境的三位大宗師也一時不好輕舉妄動。

畢竟人數上他們並不占優,反正打肯定是打不起來的,除非不想再天乾國混了。

而且他們也很好奇,那個年輕人麵對這種情景,究竟會如何去應對。

雲裴嵐死死捏著令牌,另一隻手則是有些緊張的扯住了莫羽的衣襬,她從來冇有一次性見過這麼多宗師和大宗師,這可都是足以覆滅青靈山的存在了。

寒漠山也顯得有些緊張,但更多的卻是憤怒,之前出言嘲笑譏諷的是你們的弟子,現在我的弟子得了令牌,竟然真不要臉的過來搶。

劍絕塵纔不會去理會對方怎麼看,他除了追求劍道之外,便是培養弟子,這令牌對他弟子有益,他便想要,而且他拳頭夠大夠硬,這就是最大的道理。

“年輕人,留下你自己的令牌,其他的交出來,本座保你無事。”他劍宗作為天乾境內最強門派,自認還是有這個能力說這句話的。

莫羽冷著眼環視了一圈,這群所謂的掌門也好,長老也好,目光中對於他們的蔑視根本就是絲毫不加掩飾,彷彿一個個都已經吃定了他似的。

“不錯,交出令牌,我等可以不找你事。”

“區區青靈山,要這麼多令牌乾什麼,還不如給我們用呢。”

“交出來吧,你是守不住這些令牌的。”

“不要自己給自己找麻煩。”

其他幾位掌門也紛紛附和,隻要莫羽交出了令牌,他們自然可以私下分配,這麼多令牌哪怕劍宗拿大頭,他們隻分一兩個也可以了。

“嗬嗬……”

聽到莫羽這充滿嘲諷的冷笑,寒漠山本能感覺到這貨恐怕又忍不住了,剛想提醒一下,便聽到莫羽那極為暴躁的吼聲。

“我交你麻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