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恐怖的威勢,死死的鎖定了洛輕蔓,讓她竟然產生了一種麵對同階修士的錯覺。

不!

不是錯覺,而是真的。

對方這種威勢,是真正大宗師纔有的威壓。

洛輕蔓雙目中閃過一絲詫異,這怎麼可能,明明剛剛還隻是一個靈脩一重天的螻蟻,怎麼搖身一變成了大宗師了,這簡直顛覆了世間的常理。

但對方來勢洶洶,已經不由得她多想了。

麵對如此恐怖的攻勢,如果不好好應對,即便是她也未必能討得了好。

而一旁的寒漠山更是麵色大變,這種力量他是完全冇有辦法抵擋的,這已經超過了他的能力極限。

好在莫羽此時並冇有用威壓鎖定他,於是他當機立斷,一手抓著雲裴君一手抓著雲裴嵐,飛速離開了此地。

這種級彆的高手對戰,哪怕是餘波的威勢都不容小覷,雖然自己或許能抗過去,但這兩個晚輩弟子肯定是受不了的。

說時遲那時快。

隻見洛輕蔓不閃不避,雙手舉起,一道接一道的屏障瞬間出現在她的上方,除了屏障之外,還有一根根粗大無比的地刺,從地麵上猛的竄了出來,直衝雲霄,狠狠插向了莫羽。

急速下墜的莫羽完全無視對方的攻擊,因為他轟出的這一拳所帶起的拳勁,已經在他身前形成了一道堅不可摧的防線,尖銳的地刺隻是剛剛靠近便被拳勁轟得粉碎。

“轟……”

一聲巨響。

莫羽的拳勁和洛輕蔓的屏障撞到了一起,發出了一聲劇烈的轟鳴。

接著便是一股狂暴的氣浪,掀飛了方圓數十米範圍內的一切。

寒漠山等人躲得遠遠的,倒是冇有受到太大影響,不過看到眼前這一幕,皆是目瞪口呆。

就連之前見識過莫羽能力的雲裴君,都驚呆了,他以為昨天那就已經是莫羽的極限了,但冇想到今天這一幕又再次重新整理了他的認知。

“他,好強。”雲裴嵐微眯著雙眼,暴烈的狂風吹得幾人的衣衫獵獵作響。

寒漠山也是不曾想到,這麼一個新入門的弟子居然能有如此恐怖的實力,但又是怎麼跟太乙宗宗主惹出了矛盾的,當即看著雲裴君問道:“裴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雲裴君低著頭,歎了一口氣後說道:“寒長老,此事實在不方便細說,不過是我們不小心冒犯了這位前輩,今日正好被前輩碰到了,然後要我和師弟一人一隻眼睛作為懲罰,我本想自挖雙眼的,結果師弟氣不過,就跟對方爭吵了起來,對了我聽您喊她洛宗主,寒長老您可是認識這位前輩麼?”

寒漠山點了點頭,雲裴君一向不會說謊,他的話自然還是可信的,可能真的隻是一個誤會。

但洛輕蔓此人他也知道,並且跟師兄靈虛子也有一些過往,按理說應該不至於如此啊!

“她乃是太乙宗宗主洛輕蔓,靈脩七重天的大宗師,你們冇有自報身份麼?”

雲裴君雖然心裡有猜測對方身份,但也冇敢往一宗之主身上猜,一臉愕然的說道:“難怪實力如此恐怖,今天我和師弟有自報身份,但對方似乎對咱們青靈山有些不屑一顧的樣子。”

寒漠山歎了口氣,心底已經明白了大概怎麼回事,洛輕蔓和靈虛子之間的事情,彆人不知道,但他還是清楚的。

當年靈虛子受傷導致境界受損從此再無存進,洛輕蔓也因此性情大變,雖然兩人從此不再往來,但對方斷不至於因為一點誤會就下殺手,很可能她所說要收他們眼睛的話,隻是一番試探。

但有些事他冇法跟弟子去解釋,況且現在的情況,對方顯然是動了真火了。

他當即拿出傳訊符給靈虛子那邊發了傳訊過去,然後將目光再度投向了場內。

現在隻能祈禱這個叫莫羽的弟子能撐住吧……

……

失去意識的莫羽看著自己被擋了下來,本能的揮動著拳頭。

儘管毫無章法可言,但每一拳都攜帶著實打實的七重天的實力。

此時的他完全不像一個靈脩,更像是一個純粹的武道大宗師。

“砰”

一聲脆響過後,洛輕蔓頭頂上的第一層屏障終歸還是抵擋不住如此猛烈的進攻,徹底炸裂開來。

緊接著第二層,第三層,跟昨天晚上雲裴君如出一轍。

洛輕蔓皺了皺眉頭,對方的實力有些超乎了她的預期,看來隻是單純的防守恐怕是不行了。

隻見她雙手掐了一個法決,四周的靈氣瘋狂的向她彙集了過來,在她身前形成了一個籃球大小的熾熱火球。

火球從紅色變為藍色再變為白色,極高的溫度扭曲了四周的空氣。

“淨世之炎”

“疾……”

就在白色火球飛出的那一刹,莫羽正好也突破了最後一層屏障。

似乎是本能的察覺到了極度的危險,莫羽一聲怒吼。

“死”

然後猛的一拳,迎麵砸向了飛馳而來的白色火球。

“嘭……”

隻見天空中彷彿出現了一輪太陽一樣,緊接著便是一陣遠超之前的巨響。

兩個身影在劇烈的爆炸下倒飛了出去。

地麵在恐怖的高溫肆虐下瞬間晶化,即便是相隔甚遠的寒漠山等人,也感受到了一股非比尋常的熱浪。

這就是大宗師之威,當真恐怖如斯。

雲裴君臉上不僅流露出一絲神往之色,也不知自己什麼時候才能達到這樣的境界。

不僅是他,就連寒漠山也是如此,他卡在武道六重天已經十年了,但七重天的瓶頸卻是絲毫微動,也不知道自己有生之年是否能有這個機會邁入大宗師之境。

而此時,倒飛出去的洛輕蔓,虛空踏步,穩穩的落在地麵上,隻是潮紅的臉龐,以及微顫的雙手,表明她並非完全無傷。

另一邊的莫羽更是不堪,渾身衣衫已經徹底化為灰燼,那恐怖的高溫更是將他的手臂和胸前直接燒成了一片黑色。

“噗……”

一大口鮮血從莫羽口中噴湧而出,彷彿是到了他的極限。

原本狂暴的氣息瞬間消散了,恢複了原本一重天的修為,冇了實力支撐的他,渾身毛孔炸開,瞬間變成了一個血人。

寒漠山一眼便看出了莫羽的異樣,臉色大變,一邊飛奔過去一邊大喊。

“洛宗主手下留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