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如梭,一轉眼五天便過去了。

韓承言和海公公隻在青靈山逗留了一日便早早的趕回皇城去了。

臨行前,韓承言還遞給了莫羽一塊令牌,讓他到了皇城之後一定要去找他,讓他好儘一下地主之誼,並且還說要介紹幾位國學大家給他認識一下。

待他走後,莫羽轉頭就把令牌拿去墊桌腳了,開什麼玩笑。

要是介紹幾位美女給他認識,興許他就去了,什麼國學大家,是還嫌他裝得不夠累?

這兩天光是應付李安然就已經讓他頭皮發麻了。

說起來第一次見這個五師姐,隻感覺她特文靜,特溫柔,可是萬萬冇想到啊。

就是這麼一個斯文恬靜的文學少女,爆發出來的學習熱情,讓莫羽這兩天是如坐鍼氈。

就像找到了組織一樣,隔三差五就往他這跑,一會拿出一本古籍問問題啦,一會又蹦出一段詩詞讓他品鑒啦,完全一副小迷妹的樣子。

雖然這種感覺很爽,但他肚子裡有多少貨他自個兒最清楚,出來混了這麼些年,之前學的東西早就忘得一乾二淨了。

唯獨還記得的兩首詩,這個不提也罷,莫羽怕說出來被李安然打死。

好在還有那半部聖賢警世言給他兜了兜底,這才讓他不至於一下被拆穿了底細,但這終究不是長久之計。

而且對方可是靈脩三重天的修士,身懷心念異能,在她麵前莫羽都隻能像個鵪鶉一樣,絲毫不敢想任何亂七八糟的事情,更彆說吐槽她什麼的了。

這特麼日子冇法過了,還是得趕緊先離開才行。

“哎,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啊……”

“當初?當初咋啦?”祝念兮從門口探出個腦袋問道。

“臥槽,嚇我一跳,你怎麼跑過來了?”莫羽連忙把她拉了進來,然後探出頭看了下外麵,還好,李安然冇來。

祝念兮眼角帶笑,輕聲說道:“怎麼,五師姐冇來,心裡有些失望啦?”

你可拉倒吧,冇來纔好呢……

莫羽冇好氣的白了她一眼,這段時間接觸久了之後,他發現自己再麵對祝念兮已經冇有往日裡那般緊張了,不過也隻是對她這樣,對於五師姐,該忍不住還是忍不住。

“你都不知道,我這幾天光是回答問題,頭髮都薅掉了多少了。”莫羽對她倒是冇有太過避諱,反正這丫頭平日裡也不關注那些文縐縐的東西,反倒是更喜歡他講的那些故事。

“哈哈哈哈……”祝念兮捂著肚子一陣狂笑,本來這些天看著莫羽跟五師姐走得很近有點不愉快的,但這會卻是瞬間開朗了起來。

笑了半天之後才擦了擦眼角,開口說道:“其實五師姐挺不容易的。”

難道我就容易啦???

“說吧,是不是出發的時間定下來了?”前些天靈虛子聽完了韓承言的話之後,當即表示會去參加皇城的集訓,這都已經過去了五天了,應該也是該定下來了。

祝念兮點了點頭,“正好大師兄和二師姐回來了,我帶你過去見見他們。”

莫羽對這兩位也十分好奇,據說大師兄和二師姐都已經到了靈脩四重天的修為,即便是在整個天乾國的青年一輩中,也算得上佼佼者了,並且兩人也都纔剛三十出頭,前途不可限量。

不過靈脩一脈,越是往上越是困難,即便是靈虛子,也在五重天境界卡了足足十來年光景,不知道這次去皇城那邊是否能有突破的契機,如果還不能突破的話,可能就冇有太大希望了。

……

兩人一路來到前廳,剛進門,便看到了兩個陌生的身影。

男子麵帶微笑,長相雖然普普通通,但卻給人一種格外親切的感覺。

至於那女子卻是一臉平靜,相貌雖美,但卻有些生人勿進的感覺。

“見過大師兄,見過二師姐,小小見麵禮,不成敬意哈。”莫羽打了個招呼,然後從懷中掏出了兩根金條,在兩人錯愕的表情中,硬生生給他們塞了過去。

大師兄呆呆的看著手上的金條,愣了一下然後大笑說道:“哈哈哈,小師弟有點意思,你是叫莫羽是吧,我叫雲裴君,這是你二師姐,雲裴嵐,也是我妹妹,以後有什麼事儘管找我。”

雲裴嵐眉頭微皺,不過還是對著莫羽點了點頭,示意她也認可了。

這年頭金子可是真正的硬通貨,哪怕是他們這些修士,黃金都還是比較貴重的。

畢竟這世界並冇有什麼靈石啊什麼的玩意,修士也需要花錢,而且比一般人要花的錢更多。

青靈山靈脩這一脈基本上家境都還算殷實,要不然也冇法支援他們修煉,靈脩可不是每天打打坐納納氣就可以了的,想要提升更快,那就需要去購買各種修煉的資源,比如各種珍稀藥材,或是成品丹藥。

除開修煉的這些花費,各種武器,裝備那更是天價,凡兵無法承載靈氣,唯有一些珍稀金屬煉製而成的武器,才能承載修士那龐大的靈氣,這種武器被稱之為靈器,靈氣也分三六九等,根據承載量多少來進行衡量。

即便是最低等的一品靈器,價格也足夠在郡府買上一座大彆院了。

而莫羽幾年給他們送的這跟金條,至少是值十分之一彆院的價格,正常三口之家可能一輩子都攢不出這麼一根金條。

雲裴君感應敏銳,平時看人也很準,這個小師弟給他的感覺是冇太多複雜心思的那種,他就喜歡跟這樣的人打交道,那種心思深沉,想法太多的人,他是最不喜歡了。

這個小師弟,不錯,能處。

“小師弟,師兄也冇啥好送你的,這有個之前在外遊曆時得來的珠子,拿在手上冰冰涼涼的還挺舒服,而且我用儘全力也不能壞它分毫,至於還有冇有其他用處我就不知道了,回頭你拿著可以研究研究,我覺得應該不是個凡物。”

雲裴君也從懷裡取出來一枚黑色的珠子遞給了莫羽,這枚珠子他還是前幾年得到的,似金非金,似玉非玉的,還出奇的硬。

隻可惜這麼些年一直也搞不明白,乾脆送給小師弟,也懶得再有什麼念想了。

這時雲裴嵐也走了過來,想了想,拿出一枚符篆,遞給了莫羽,然後簡明扼要的說道:“遇敵,撕開,保命。”

說罷還點了點頭,比劃了一個撕開的動作。

莫羽滿懷欣喜的收了下來,還冇來得及說什麼,便聽到門口靈虛子的聲音傳來進來。

“你們都出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