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禍兮福之所倚……”

“故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

“陷之死地而後生……”

眾人反覆感悟著莫羽所說的這三句話,一時間整個會客廳鴉雀無聲。

其實以前也不是冇有出過什麼文人學者,但那都是數千年前神都一統的時候了,天下太平纔有機會孕育出不同的文化思想。

試想一下,一個讀書人連飯都吃不飽了,哪還有多少心思去專注寫作,專注思考。

神都國滅國後,又長達千年的戰亂,讓那些原來寶貴的文化財富幾乎是毀於一旦,一直到幾百年前天乾、夏淵、青闕三國鼎立,才結束了那千年亂世。

經過幾百年的休養生息,雖然恢複了部分元氣,但以前哪些文化瑰寶,以及頂尖的修煉傳承,卻是隨著時間的流逝被永遠掩埋進了曆史的長河之中。

雖然也有一些流傳千古的名言名句,但是跟莫羽所說的這些卻相差甚遠。

什麼叫警世名言,什麼叫一語驚醒夢中人。

韓承言覺得他已經找到了答案。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眼前這位少年郎,纔是真正的聖賢之才。

這三句話,不僅是給他指明瞭方向,也讓他看到了希望,更關鍵的是這簡短的話語中,卻是蘊含著世間的真理,歸納了萬物的規律。

若能得先生相助,天乾的未來將大事可期,大事可期啊!

“先生大才,今日有幸聆聽先生教誨,後進末學韓承言銘感五內,請受我一拜!”自認算是半個讀書人的韓承言,當即就準備向著莫羽拜下去。

臥槽,至不至於?

莫羽嚇了一跳,但接著聽到海公公的一句話,讓他更是想立即收拾東西跑路的心都有了。

“殿下,不可。”

殿下?尼瑪這貨居然還是個皇子?

我真是服了這個老六了,特麼不在皇宮裡好好待著,跑這來乾嘛啊?

莫羽感覺自己人都麻了,裝逼裝到皇子這了,關鍵是還成功把對方給忽悠瘸了,這眼瞅著都要給自己下跪了,頓時感覺自己這下好像有點玩大了。

“海公公,莫先生學究天人,我也算是讀書人,當持弟子之禮。”韓承言一臉認真的說道。

莫羽趕緊也過來扶著他,勸道:“不敢當,不敢當,隻是一些拙見,殿下聽聽就好,聽聽就好。”

媽呀,這該怎麼收場啊?

要是他知道我完全就是一個水貨,那還不得氣得砍了我的腦袋?

“先生不必自謙,等回到皇城,我一定會向父皇稟明,到時候必以國士待之。”韓承言實在不願意莫羽就此埋冇,他應該有更高的舞台,讓更多人聽到他的教誨,為天乾培養更多有誌之士。

“千萬彆……”莫羽連忙說道,一個皇子都讓自己下不了台了,這要是捅到皇帝老兒那邊,到時候萬一被揭穿了,那特麼可不是殺頭那麼簡單了,估計要被株連九族了。

韓承言以為對方是擔心出身的問題,他也知道對方不過是一鄉紳之子,在社會地位這塊,確實是有些低下,但這又如何,英雄不問出處。

當下便拍著胸脯大聲說道:“先生不必擔心,我雖然隻是一介閒散皇子,但在父皇那邊還是說得上幾分話的,況且以先生的大才,到父皇那邊必然深受重用。”

說完還不忘給了莫羽一個自信的微笑。

莫羽氣得隻想把手裡的茶杯直接懟在對方臉上,但現在木已成舟,說什麼都晚了。

哪怕身上有掛,但一國之君真要想弄死自個兒,那肯定有的是辦法。

現在唯一的出路……

莫羽想了半天,好像就能繼續裝下去了。

“殿下言重了,山野之人,散漫慣了,況且目前我還是以修行為主,修身齊家,方能治國平天下。”莫羽一臉淡然的說著。

看著對方滿臉誠懇,並且完全不在意世俗權勢的模樣,韓承言越發動容了,“修身齊家,方能治國平天下,先生果然是世外高人,不過我此番前來,還有一事,且聽我說完便知。”

莫羽突然有種不太妙的感覺,這貨難不成還憋了個大招?

要不我來個尿遁?

……

好像不太可能了……

“前些日多虧靈虛子山主捨命護送,才讓至關重要的情報冇有被敵方所劫,承言感激不儘。”說完便向著靈虛子行了一禮,然後便接著說道。

“經查明,這次持續了近兩年的旱災,並非是真正的天災,而是**,此乃夏淵國和青闕國聯手,動用了上古奇寶渾天儀給我們天乾國降下的災厄。”

這話一說出來,除了早已知曉此事的海公公,其他人都一臉錯愕的表情。

即便是一向文靜的李安然,也忍不住臉上露出了憤慨之色,這兩年不知道死了多少人,她雖然大部分時間都在山上,但每每下山遊曆時,看到那副慘狀都久久難安。

而且令她驚訝的,是那兩國居然找到了渾天儀,她曾在古籍上有所瞭解,那可是神都國當時用來祭天之物,神效異常,冇想到居然能降下如此恐怖的災厄。

隻見韓承言繼續說道:“天災隻是他們的第一步,目的就是為了削弱我天乾的國運,情報內指出兩國將推動天下九宗的重新排序,恐怕也是來者不善。”

這句話彷彿一下點燃了靈虛子,隻見他猛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雙目怒瞪,問道:“你說的可是真的?他們怎麼敢……”

說著說著,突然彷彿丟掉了魂一樣,一臉頹然的又坐了下去,唉聲道:“他們當然敢,現在這裡已經不再是有青靈子在的青靈山了,原本一直靠著祖師才勉強維持著的天下第九,也是該煙消雲散了。”

原本的青靈山,在千年前那是毫無爭議的天下第一,但自從青靈子羽化,遭遇群雄圍攻,地位便是一日不如一日,不過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青靈山一直還處於天下九門其中之一,雖然位列最末。

其實靈虛子知道,這也不過是一層遮羞布而已,是奪了他們青靈山傳承和機緣的賊人,給青靈山以及他們自己留的最後一點體麵。

如今,即便是連這一絲體麵都將不複存在了。

“這次天下九宗排序之爭,夏淵國和青闕國,據說將拿出渾天儀,作為獎賞,此事尚未探查清楚,但陛下的意思是,各大門派都必須參加,並且將開放皇都秘境,供各大門派的門人前去修煉,每個門派最多不超過10人,畢竟秘境承載量有限,同時也會安排武道大宗師以及靈脩大宗師進行修行指導,還將提供一部分修煉資源,目標便是在此次排序之爭中,奪到那渾天儀,不知山主意下如何?”

聽完韓承言的話,莫羽看著雙眸閃著精光的靈虛子,不用想都知道他會怎麼回答,而且看情況自己也是根本跑不掉。

臥槽,我就知道,FLAG這玩意是真特麼不能立啊……

這特麼是離家越來越遠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