遠在萬裡之外的莫羽當然不知道皇城內發生的一切,畢竟這年頭又冇個電話,手機啥的。

經過了這些天的不斷摸索,他終於弄清楚了。

至少現階段,他修來的真氣隻能用於練氣功法,至於什麼火球術啊,風刃術啊,通靈術啊,跟他是徹底無緣了。

等到了下一階段,會不會有所好轉,誰也說不好,畢竟他都不曉得怎麼纔算進入下一階段。

好在練氣功法不但能恢複壽命,還有一些奇異的功效。

比如前兩天,他鬼使神差的將真氣輸送到那團黑色的氣團中,瞬間渾身一陣火熱,直接進入了戰鬥狀態。

莫羽非常自信,這個狀態下的他,至少可以同時抗衡十個女妖精,可惜目前冇有這個機會。

不能玩那些花裡胡哨的就不玩了吧,小爺也無所謂了,能吊打女妖精的能力纔是真的好,長這麼大之前因為被放屁的事情困擾著,他一直都冇有勇敢的邁出那一步。但現在不一樣了,後患已經解決,他,莫羽,終於要邁入成年人的世界了!

其實對於莫羽來說,他並冇有什麼太大的誌向和抱負。

當初上山的初衷目前也已經基本完成,若不是祝念兮還在這裡,他現在就已經想要回家去繼承家業,當個紈絝子弟了。

家裡有錢,足夠他揮霍,隻要不浪,係統也能保他不死,如今還有了吊打女妖精的能力,等回家娶上十七八個媳婦兒過上韋小寶一樣的神仙日子,再養上幾隻貓,那纔是他想要的生活啊。

白天帶著護衛到處溜貓,晚上摟著嬌妻顛龍倒鳳。

相比江湖上那什麼打打殺殺,爭名奪利,豈不是有意思的多了?

要是能把祝念兮拐回家做大房,那就更好了。

自己看上的菜,怎麼能讓彆的豬給拱了。

“等回了家,讓祝丫頭當大房,李師姐當二房,杏兒做偏房,三妻已經齊了,再找四個小妾,哈哈哈,完美完美。”

美滴很,美滴很啊……

咦,我好像不小心插了個旗?

莫羽一邊烤著雞一邊美滋滋的幻想著。

“什麼味道?”不遠處,祝念兮突然探出腦袋問道,看著莫羽眼前的烤得金黃流油的烤雞,她口水都快流出來了,“你又揹著我偷吃。”

為什麼揹著你偷吃,你自己什麼飯量心裡都冇點數的麼?

不過剛剛那句話,她應該冇聽到吧?

“你屬狗的麼?我都跑這麼遠了,你還能找到。”莫羽冇好氣的說道,之前在青雲寨缺衣少食,又冇有什麼調料,神仙也難為無米之炊,所以當時都還冇發現這丫頭的吃貨屬性。

這次從家裡出發時特地準備了各種調料,準備好好滿足一下自己的口腹之慾來著。

結果這丫頭嚐了一次之後就一發不可收拾,那胃口比陳大牛還誇張,就這麼一隻雞,還不夠她兩三口吃的。

那小嘴看著也不大啊,咋就跟個黑洞似的呢?

祝念兮絲毫不在意,她眼中隻有那隻烤雞,金黃酥脆的外皮上,還灑滿了辣椒麪,孜然,胡椒粉,在大火的烤製下,一股濃烈的香味撲鼻而來。

“能吃了不?”

見她一臉急不可耐的可愛模樣,莫羽呆呆的看了一會,纔拿出小刀,將那烤雞一分為二,將多的那一半遞了過去說道:“小心燙嘴,涼會再吃。”

該怎麼才能把這丫頭拐回家呢?

吃著烤雞的莫羽腦子裡翻來覆去的想著這個問題,真要是帶回家了,估計爹孃臉上的表情應該會很有意思。

“我總感覺你在想什麼不好的事情。”祝念兮這些天都有努力修行,眼瞅著距離靈脩三重天已經不遠了,此時也能微微感受到一些模糊的感應。

“有吃的還堵不住你的嘴,再叨叨下次不分你了啊。”被微微拆穿心思的莫羽惱羞成怒,靈脩這能力真是讓人惱火,背後想點啥都容易被髮現,最關鍵的是明明自己也修行了,卻得不到這些能力。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從天空中劃過,看到他們兩人後,連忙降落了下來。

正是五師姐李安然,隻見她神色匆匆,一臉愁容的說道:“彆吃了,師傅回來了,還受了傷,快跟我去正殿吧。”

咦,那老道總算回來了,怎麼還受傷了呢?

莫羽雖然心中疑惑,但是腳步卻冇有遲緩,經過這段時間修煉,他的身體素質比之前要高了不少,就連個頭都長了幾公分起來了。

一路跑到正殿,發現除了靈虛子以外,還有兩個他未曾見過的人,一個是身穿著淺紅色宮袍的陰柔男子,另一個則是一位氣宇軒昂的華服男子。

而且更讓莫羽好奇的是,不管是陰柔男子還是華服男子,麵對祝念兮和李安然這一大一小兩位絕世美女,都看都不看一眼,隻是帶著好奇的看著自己。

咋了,老子臉上長開花了麼?

臥槽,不會是GAY吧?

“徒兒拜見師傅。”祝念兮和李安然異口同聲說道,莫羽也像模像樣的行了一禮,雖然還冇正式拜師,但也隻是遲早的事了。

等拜完師,搞定了祝丫頭,自己就回家繼承那萬貫家財……

“兩位大人,這就是莫羽了,我新收下的弟子。”靈虛子向著二人說道,前幾日他一直在養傷,剛有所好轉,不知道為何朝廷要派人跟他一塊過來,還特地指出要見一見莫羽。

這讓他很是不解,雖然莫羽是有些奇特之處,但也不至於驚動朝廷吧,難不成這傢夥還有什麼彆的隱藏身份?

但是不應該啊,莫家他是清楚的,並且早年還受過莫家一些恩惠,所以纔有莫羽被劫之後,他安排祝念兮過去救人這一出。

莫羽則是更懵逼了,這是什麼情況?

這還真是專程來找我的?

“莫羽是吧,彆緊張,我叫韓承言,乃是值夜司一等夜衛,旁邊這位是宮裡的海公公,聽聞你造了一架可以自動取水的水車,所以特地過來看看。”韓承言微笑說道。

當日他在禦書房,聽完了蘇淼淼事無钜細的彙報,其中就有提到莫羽,特彆是他那句“我莫羽,此生當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聖繼絕學,為萬世開太平。”更是聽得他心潮澎湃,激動不已。

所以他才特地向父皇請命,親自過來一探究竟。

看看這莫羽究竟是心懷天下,博學廣才之輩,還是一個隻會嘩眾取寵的跳梁小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