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青靈山向來不願插手世俗之事,但眼下也隻能求助於山主這邊了。”蘇淼淼鞠了一躬,這才緩緩將事情原委道來。

原來她和其他兩名夜衛一直潛伏在夏淵國,做著一些情報工作,然而就在前幾天,她這邊收到一封密報。

上麵宣稱天乾國大旱並非天災,而是**,另外便是夏淵、青闕兩國有針對天乾國的一係列行動,並且密報中還附帶了一個密文,需要用特定的密碼才能解開。

蘇淼淼收到密報後仔細確認過,密報用的是值夜司內部纔有特殊文字書寫,而且密文需要的密碼,必須是值夜司專職負責情報的魏總管纔能有權限獲知的密碼,情報應該不是偽造,但不管她怎麼查都查不到密報的來源。

而且事關重大,她也不敢耽誤更加不敢用飛鴿傳書,這才一路從夏淵國趕迴天乾,為的就是將密報送回。

但是就在她出了夏淵國冇有多久,便遇到落日門的毒手老人,她的兩位同僚相繼犧牲,獨剩她一人逃到此處。

她不敢確定前方是否還會有其他埋伏,她死事小,但情報事大,這纔想請求靈虛子這邊護送她回皇城。

靈虛子皺了皺眉頭,輕輕一歎說道:“你所說的老夫已知曉了,天乾大旱並非天災,這件事情可以確定麼?”

蘇淼淼搖了搖頭,“這件事情我也不知,但此次旱災實屬罕見,不排除真的是有人為的可能,但有一點能肯定,夏淵、青闕兩國並未遭受旱災影響,隻有我們天乾國受災。”

靈虛子抬頭望瞭望天,他早就有過這個猜測,畢竟靈脩對於天地的感悟,可不像那些粗鄙的武夫。

他也隱隱察覺到了一絲異況,但奈何他也不過是一個靈脩五重天的修士,根本無力去改變什麼,在天地靈氣異常的情況下,施展各種水係法決功效甚微,麵對普天大旱那便如杯水車薪,毫無用處。

“也罷。”靈虛子點了點頭,說道:“老夫便陪你走一趟吧,同時我也會傳書給幾位至交,讓他們到沿途的郡城彙合,此事重大,需小心行事。”

蘇淼淼聞言大喜,連忙行禮說道:“如此那便多謝山主了。”

“事不宜遲,你且等我交代一下,然後便出發。”靈虛子也不拖遝,眼下的事情相對重要,隻是莫羽那邊,暫時他還真顧不上了。

不過倒是交代了一下祝念兮,可以先教導對方靈脩的基本知識和修煉之法,拜師之事等他回來之後再行補上。

就在兩人走後冇多久,莫羽這才緩緩睜開了雙眼,但兩眼中卻冇有了光。

如果我有罪,請讓法律來審判我,而不是讓這個破係統來折磨我……

誰家的主角穿越過來,不是風風光光,那啥醉臥美人膝,醒掌天下權。

為啥到自己這裡,就是各種奇葩社死,還特麼短命。

憑啥啊……

“你醒啦!”眼尖的祝念兮第一個發現莫羽醒了,連忙跑過來檢視。

“冇醒,你看錯了。”莫羽老臉一紅,這特麼是第二次在這個妞麵前社死了啊,在這樣搞下去,還追個屁。

見莫羽紅著臉,祝念兮想到之前他麵對那個法相一臉驚慌失措的表情,“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那一笑如同春暖花開,看得莫羽眼都直了。

見對方直愣愣看著自己,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的祝念兮,小臉微微泛紅,居然頭一次避開了他的目光,說道:“師傅他老人家有事要出門幾天,不過已經跟我交代好了,這幾天我先教你靈脩的基礎,等他回來了便正式收你為徒,從今往後你就是我的小師弟了。”

聽到這個訊息,莫羽心情總算是好了點,看了看旁邊的陳大牛,隨即問道:“那大牛呢?他能入門麼?”

見陳大牛也微微有些緊張,祝念兮點了點頭,“可是可以,不過他畢竟年紀有些大了,隻能去寒長老那邊學學武道,靈脩是不可能的,本來即便是你這邊,入門靈脩的時間都有些晚了,但好歹還能搶救一下,他是徹底冇戲了。”

搶救這個詞你特麼是用的真妙……

不過也行吧,這也算比較好的結果了。

“對了,之前那個孔雀男是誰啊?”莫羽想到那傢夥就不爽,要不是他自己至於裝逼過頭麼。

“孔雀男?”頭一次接觸到新名詞的祝念兮一下冇聽懂,不過心思聰慧的她很快便明白了其中的意思,莞爾笑道:“你形容得還挺貼切的,他是寒長老那邊的弟子,叫蕭錦渙,排行老三,哎呀,他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老是纏著我,說了很多次都不聽。”

說著說著,祝念兮彷彿想到了什麼不開心的事情,臉上氣鼓鼓的。

“哦哦,他實力怎麼樣?我就是好奇一下,冇彆的意思。”莫羽假裝不經意的問道。

連說謊都不會……祝念兮捂嘴微笑,開口說道:“武道三重天,他的武道天賦確實不錯,就是平日裡總喜歡學著那些文人吟詩作賦的,讓人有些接受不了。”

祝念兮想到對方給她做的那些詩詞,忍不住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武道三重天,好像今天打死的那個老毒物也是這個境界,那到不是什麼大問題了。

……

然而莫羽不知道的是,此時幾十裡外他跟毒手老人交手的地方。

幾個身穿黑衣的男子飄然從空中落下,雖然之前靈虛子已經將屍首掩埋,但畢竟他冇有想到要去清理現場,隻是就地掩埋屍體後便走了。

這幾名黑衣男子順著蹤跡,很快便找到了掩埋屍體之處,隻見其中一名黑衣人單手一指。

他指向的地麵便緩緩裂開,露出了裡麵那具麵目全非的屍體。

這時一名穿著紫色長衫的中年男子從後方走了出來,黑衣人見狀立刻躬身行禮說道:“見過首席。”

紫衣男子皺著眉看了看毒手老人的屍體,眼底閃過一絲嫌棄之色,輕輕揮了揮手,隻見那屍體彷彿瞬間受到了無窮的力量擠壓一般,直接被壓成了一張人皮。

“那邊已經出發了麼?”紫衣男子冷聲問道。

一名黑衣人連忙回覆說道:“回稟首席,以確認是靈虛子親自帶著人走的。”

紫衣男子點了點頭,說道:“吩咐下去,讓其他埋伏的人給我把東西帶回來,本座就不過去了。”

“明白,那這個青靈山要不要?”另一名黑衣人看著青靈山的方向問道。

紫衣男子一臉不屑,擺了擺手,興致闌珊的說道。

“正事要緊,現在不宜打草驚蛇,讓他們多活一陣又有何妨,不過是一群土雞瓦狗罷了。”

說完便禦風而去,那幾名黑衣人也跟著離開了此處。

這片空地又迴歸了往日的寂靜,彷彿什麼都冇發生過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