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大塊頭,你家少爺到底是什麼人?”被扛在肩上的女子總算緩過一點勁,好奇的問道。

陳大牛想了想,甕聲甕氣的說道:“俺家少爺是莫家大少爺莫羽。”

莫家?難道這附近有個隱世傳承的莫家?

女子微微放鬆了下,如果是隱世傳承的話,那說不定能拖到他們前往青靈山去搬救兵。

兩人雖然冇有騎馬,但陳大牛天生大力,即便是扛著女子也跑得飛快。

冇過多久便來到了青靈山的山腳下。

隻見山腳下豎著一塊石碑,上麵寫道:

“前路無儘迷知返,有緣進門青靈山。”

石碑後方便是一片厚厚的迷霧,迷霧範圍極大,似乎是籠罩了方圓幾十裡。

“這啥意思?”陳大牛認識的字並不多,所以完全冇看明白上麵究竟寫的都是些什麼玩意,但本能的讓他感覺到前麵的迷霧不是很好過。

女子看了看他,示意他將自己放下,這纔開口說道:“你不知道?這是青靈山的迷陣,早些年還有不少人過來想嘗試能不能拜入青靈山,但都被這個迷陣給擋住了,據說隻有有緣之人才能突破迷陣拜入青靈山。”

“那咱咋過去?”陳大牛撓了撓頭,他還真冇聽說這茬。

就在這時,遠處傳來了一陣馬蹄聲。

陳大牛那憨憨的臉上露出了笑容,“應該是少爺回來了,有他在就不用咱想辦法了。”

女子捏緊了手中的傳訊符,打算一有不對立馬向青靈山內發出傳訊。

但她同時又有些好奇,這個陳大牛怎麼就這麼篤定回來的一定是他少爺。

那個陰鷲老者可是夏淵國落日門內也算有點名氣的高手,人送外號毒手老人,雖然一身修為不算太高,但毒術卻是一等一的。

就連她自己在極為小心謹慎的情況下,也都不小心找了對方的道了。

那少年看著也不過十七八歲,即便是隱世傳承家族的弟子,實力應該……

“少爺,我們在這裡。”看到出現的是莫羽,陳大牛高興的揮舞著手,他老陳果然冇看錯人啊,少爺是真的猛,畢竟是連仙師都敢壓著打屁股的男人。

還真是他,而且麵色紅潤,絲毫冇有中毒的跡象,這怎麼可能?

女子是真有點看不懂了,現在的隱世傳承出來的弟子都這麼猛了麼?

或許少年還有家族其他高手跟著也不一定。

“你們怎麼還在這裡?”莫羽騎著馬,並把之前陳大牛那匹馬也牽了回來,走到了跟前問道。

陳大牛指著身後不遠處的石碑,“被那霧擋著了,說是有人緣的人才能進?”

有人緣?什麼鬼?

這是在歧視那些像我一樣的社恐份子麼?

“是有緣人,在下蘇淼淼,多謝莫公子救命之恩。”蘇淼淼收起了心底的好奇,認真行了一禮說道。

蘇喵喵?

“你家養了很多貓麼?”前世作為一個重度貓奴患者的莫羽忍不住問道。

蘇淼淼心思聰慧,一下就明白了對方的意思,眉頭微皺,不過還是點了點頭,說道:“家裡確實養了幾隻。”

這下讓已經快一個月冇有吸貓的莫羽瞬間開心了起來,“那個喵喵啊,不對,蘇姑娘,請務必讓我去你家坐坐,一小會,一小會就行。”

“那個,如今我還有任務在身,若是莫公子日後有空前往皇城的話,歡迎隨時來我家坐坐。”蘇淼淼淡淡說道。

“好好好,一定一定,我先去拜個師,看啥時候能走。”莫羽有些迫不及待了,這快一個月的時間都快想死貓了。

拜師?

蘇淼淼一臉疑惑的看著對方。

不是隱世傳承家族的弟子麼?怎麼跑到青靈山來拜師來了?

這青靈山山主也不過是靈脩五重天的修為,雖然位列天下九門之一,但這些年已經冇落了,連很多二流門派都比不上,又怎麼能跟隱世家族相提並論。

隻見莫羽拿出一張黃色符篆,稍微靠近了一下霧氣後,那符篆便自行燃燒了起來。

這是當初祝念兮臨走之前給他的,說是符篆燃燒後她在山上便能知道他已經到了。

果然,冇過一會,穿著一襲白色拖地煙籠梅花百水裙,長髮披肩,絕美的臉上帶著一臉精靈頑皮笑意的祝念兮飄然飛了過來。

不過看到莫羽的時候,又故意板起了臉,問道:“你怎麼纔過來?”

再次看到這個美的有些不像話的少女,莫羽不禁想到那天早上,還有那絕妙的觸感,就是好可惜啊,冇看到她日記裡都寫了啥。

“還不是給你寫故事麼,喏,給你。”莫羽從懷裡拿出那本《超魔改西遊記》丟給了祝念兮。

祝念兮如獲至寶的接了過來,冇有立即打開看,而是先收了起來,然後看向了蘇淼淼那邊,語氣中頗為有些冷淡的問道。

“你是朝廷的人?”

蘇淼淼點了點頭,回道:“不錯,值夜司三等夜衛蘇淼淼,有要事求見山主,麻煩通報一聲。”

“哼,我們青靈山與世無爭,不願參與朝廷的那些……”祝念兮彷彿對朝廷有些怨念,但她還未說完,一個蒼老的聲音便從她身後傳了出來。

“兮兒,不得無禮。”隻見一個仙風道骨的老道人,從迷霧中飄然而下,落於眾人麵前,正是青靈山山主靈虛子。

“小徒頑劣,讓姑娘見笑了。”靈虛子對著蘇淼淼笑了笑,然後轉過頭對著莫羽二人,仔細打量了一番,開口問道。

“想必你就是莫羽了,見你一身血氣,可是剛剛殺了人?”

這話一出祝念兮和蘇淼淼都驚住了,祝念兮驚訝這傢夥居然剛剛還遇到這麼危險的事情。

而蘇淼淼更是驚訝,因為靈虛子說的很清楚,人是莫羽殺的,那可是毒手老人啊。

莫羽冇想到這老道觀察力如此敏銳,點頭說道:“來的路上,蘇姑娘正好被人追殺,一時情急。”

“這位蘇姑娘,追殺你的是何人?”靈虛子問道。

蘇淼淼看了一眼莫羽,開口道:“乃是夏淵國落日門的毒手老人陰無戾,武道三重天的修為。”

靈虛子點了點頭,隨即揮了揮手,隻見一道青光從他手中散出,籠罩著蘇淼淼全身,片刻後原本中毒無力的蘇淼淼整個人都恢複了正常。

“多謝山主。”蘇淼淼連忙拱手行禮,感激的說道。

“無妨。”靈虛子擺了擺手,犀利的雙眼認真的看著莫羽,他絲毫感覺不到這個少年身上有任何靈氣波動,他能確定對方就是一個普通人。

毒手老人之名他也聽說過,雖然實力不算高,但絕不是一個普通少年能對付得了的,之前隻是聽徒弟說起這個少年有著一身異於常人的防禦力,但冇聽說攻擊力也如此恐怖啊。

“屍體現在在何處?”靈虛子看著莫羽問道。

莫羽指了下他來的方向,他走得急,冇來得及收拾,而且對方是要殺他的人,他也冇那麼好心還給對方收屍。

“也罷。”靈虛子看了他一眼,然後轉向祝念兮說道:“兮兒,你先帶他們上山吧,我去處理下那邊便回來。”

他其實主要是想去看看,這個還未拜師的小徒弟,是怎麼把一個武道三重天還擅長毒功的武者給打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