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之前給那群學子們考覈的一月之期已經到了,甚至還過了兩天。

在安排好臨海之事後,莫羽便回到了書院之中。

剛回來便聽到了小胖子八戒準備跟歐陽廣在小比中一分生死的訊息。

“這傢夥,這次倒是學聰明瞭點,冇有直接跟對方打起來。”莫羽頗為好笑,當初那個其貌不揚,做事莽撞,腦子一熱就不計後果的八戒,倒是真的成長了一些了。

至於歐陽廣,莫羽還真冇怎麼放在心上,也不過一個靈脩四重天而已。

距離小比還有一段時間,這段時間足夠讓八戒的戰鬥能力上一個台階了,更何況,他是可以臨時將他的防禦能力共享給徒弟的。

雖然冇有那種怒氣爆發的能力,但憑藉莫羽現在的防禦,就是讓歐陽廣全力轟上一天一夜都破不了防。

一個破不了防的靈脩,麵對一個爆發力極高的近戰武修,勝負可謂是毫無懸唸的。

至於後麵歐陽家的報複,等他們先挺過這次再說吧。

到時候他們還真未必能抽得出手來。

給八戒的傳訊符發了一條訊息,讓他召集目前還在訓練的學子過來之後,莫羽便開始坐在院子裡發起呆來。

這段時間有些用腦過度,來到這個世界,特彆是成為修士之後,他的記憶力,思維能力比以前增加了很多。

但他個人的實力卻一直冇有得到很好的提升,彷彿冥冥之中就不希望他擁有太強的戰鬥力一樣。

這讓莫羽一直很無奈,他又何嘗不想仗劍走天涯,十步殺人一人。

可他是真的做不到啊……

彆人要是不打他,他就真的隻是一個廢柴,打也打不過,跑也跑不過。

一身屬性全點在防禦和輔助上麵了。

配合他那滿級的陰陽話,嘲諷能力直接拉滿,妥妥的一肉盾輔助的定位。

不過這麼長時間,莫羽已經基本習慣了,打不了就打不了吧,但至少自保能力還是不錯的,能苟得住也闊以。

“師傅,我們來了。”

冇過一會,八戒帶著一群學子興沖沖的跑了過來。

一個個身上都臟亂不堪,又是泥又是土的,渾然看不出半點書院學子的模樣。

但他們眼中卻都閃爍著精芒,一個月的訓練下來,一群人的精神麵貌跟之前完全像變了個人似的。

莫羽點了點頭,還剩十六人,能拋掉以前的臉麵,堅持這麼長時間已經算是不錯了。

“今天叫你們過來,想必都知道是怎麼回事了吧。”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臉上都露出了抑製不住的喜色。

辛辛苦苦熬了這麼長時間,總算是撥雲見天日了。

而且這段時間的訓練,他們明顯感覺到了自身的變化。

以前他們修煉,不管是武修還是靈脩,幾乎都是以修行功法,引氣納元為主,特彆是靈脩,幾乎不會去做肉身的打磨。

畢竟通過天地靈氣就可以沖刷肉身,又何必花時間花功夫去做這些事情。

但是當莫羽逼著他們訓練之後,恍然發現他們的修行速度竟然比之前還要快上一線。

明明每天引氣納元的時間比之前要少上很多。

這都得益於他們肉身的強大,肉身承載靈魂,承載天地靈氣,是容納一切的容器。

隻有容器越強大,他們承載天地靈氣的量也會越多,運行速度也會越快。

“好了,廢話老夫也不多說了,從今日起,你們十六人便跟張永明一樣,歸於老夫門下。”

莫羽一臉微笑的看著他們,雖然這些學子有不少真實年紀比他還要大,但他自己也已經慢慢代入了現在這個身份。

“弟子拜見師傅。”

眾人異口同聲的躬身行禮道。

“好,起來吧。”莫羽虛抬了一下手,然後臉色變得嚴肅起來,“既然拜入為師門下,為師這邊的規矩你們也應當知曉,八戒,你把師門戒律給其他師弟講述一遍吧。”

“是,師傅。”

八戒一臉莊重,認認真真的將莫羽之前跟他說的戒律,從頭到尾的背述了一遍。

“一戒濫殺無辜、二戒姦淫擄掠、三戒栽贓陷害、四戒徇私枉法、五戒偷盜行騙、六戒背信棄義、七戒奢侈無度、八戒同門相殘。”

等八戒唸完之後,莫羽目光灼灼的看這眾人,沉聲問道。“都記住了麼?”

所有學子都認真的點了點頭,“弟子謹記。”

“很好,一旦有誰違反,為師定不輕饒。”

莫羽給所有人提了個醒,然後才笑著說道:“好了,接下來你們排好隊,每個人依次把自己所修行的功法練一遍給我看看。”

眾人紛紛大喜,這就是找了師傅的好處,有任何修煉上的問題,師傅都會做詳細的解答,可以避免走很多彎路。

……

同一時間,臨海郡肖府。

肖擎山正在密室內閉關修行,突然心有所感,虎目一睜,七重天大宗師的氣息瞬間迸發出來。

“不知哪位高人光臨肖府,何不出來一敘?”

就在他話音落下,不遠處突然走出來一個身影。

肖擎山微微一愣,他是冇想到,怎麼今天這尊大神居然過來了。

“肖氏肖擎山,拜見韓尊者。”

來的人正是皇家大供奉韓無極,作為八重天的尊者,他可以說是最為低調的一個,很少會離開皇宮。

外界隻聽聞其名,很少有人真正見過他長什麼模樣。

不過肖擎山卻是見過對方的,不過那都已經是幾十年前的事了,那時候韓無極還冇有到達八重天。

兩人之前也有過一番交情,隻可惜後來各為其主,慢慢也就斷了聯絡。

不想一晃幾十年過去了,對方早已經成為名震天下的尊者,而他卻依舊苦苦被困於瓶頸中不得寸進。

“怎麼許久未見,竟然變得如此生分了?可不想你肖擎山的作風啊。”

韓無極微微一笑,他的臉上受過極為嚴重的傷,碩大的兩條傷疤如同兩條猙獰的蜈蚣一樣盤踞在他的臉上。

雖然是在笑,但看上去卻是格外恐怖。

不過肖擎山絲毫不在意,早些年剛認識的時候,就已經見識過了。

隻是冇想到,數十年不見,對方倒是冇有拿捏架子,這讓他心頭舒服了許多。

“那還不是因為你這個尊者突然大駕光臨。”肖擎山笑了笑,兩人之間許久未見的隔閡倒是少了許多。

不過說笑過後,肖擎山恢複了平靜,他知道對方在這麼敏感的時候過來,絕對不可能隻是為了敘舊。

於是開門見山的說道:“都是老熟人了,也不必拐彎抹角,你在這個時候過來,想必是朝廷那邊有什麼動作了吧?”

人活得久了自然見得也多了,這次對方過來必定是為了靈血神丹一事,隻是不知道為什麼突然找到他。

當初他為了那神丹,他們肖家差點遭受了滅頂之災,現在想想都還心有餘悸。

“不錯,但同時,我也為你求來了一份機緣。”韓無極神秘一笑。

能被韓無極稱之為機緣的,恐怕可不是什麼普通的東西,肖擎山也來了興趣,問道:“哦,是何機緣?”

韓無極目光灼灼的看著這個多年前的老友,一字一句的說道。

“關於晉升八重天的機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