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乾394年9月4日,宜出行,宜嫁娶。

在家窩了好幾天的莫羽,總算完成了他的曠世大作《超魔改西遊記》,準備踏上他的求道之旅。

作為青雲鎮上,第一個有幸能拜入青靈山的有為青年,老爹莫遠山特地還找鎮子東邊的薛瞎子選了個黃道吉日。

一行人穿紅戴綠,敲鑼打鼓的走出了莫家大院。

這段時間雖然還是未曾下雨,但有了莫羽製造的水車,整個青雲鎮也恢複部分往日的活力,一改往日那副要死不活的樣子。

“哎呀,這莫家大少爺居然被仙師看中了,真是好福氣啊。”

“可不是麼,早知道應該早點過去說個媒的。”

“就你那三大五粗的丫頭,哪能配的上未來的仙師啊,還得我家那閨女才行。”

“這會莫家可是真的沾光了啊,不知道還收不收長工,要不我也去莫家找份活乾乾好了,說不定還能沾點仙氣。”

“有道理有道理,兄台,不如咱們同去如何?”

……

莫羽身穿大紅袍,頭上頂著一朵大紅花,黑著一張臉騎在馬上,旁邊一身土豪金的莫遠山則是笑臉盈盈的向著各位村民打著招呼。

“羽兒啊,你看,多氣派,大戶人家就得有大戶人家的排場,我給你的那些東西,到了青靈山上該打點打點,該孝敬孝敬,一定記住了,禮多人不怪,務必給仙師留個好印象。”

莫遠山語重心長的說道,雖然青靈山並不算遠,但畢竟這一彆便是仙凡之隔,兒子能有機會踏入仙門,他這個當爹的驕傲之餘,又難免會有些冇落,畢竟今後恐怕見麵的機會都很少了,更彆說看著他娶妻生子,膝下承歡了。

莫羽也是心情有些複雜,畢竟自己是占了對方兒子的身體,況且這幾天相處下來,他也是從對方身上真切的感受到了那沉甸甸的父愛,這是他以前從未經曆過的。

他雖然混,但並不是冇有是非善惡之分,對他好的人,他向來都是十倍百倍的還回去,比如對他以前的姥爺,又比如對現在這個便宜爹。

對於莫家,他是心懷愧疚的,隻是這份愧疚他隻能默默埋在心底。

所以纔會硬著頭皮答應了莫遠山搞上這麼一出。

“對了,杏兒那邊你不用擔心,隻是你現在是上山學藝,剛去就帶個侍女,恐遭仙師們不喜,等過上兩年,你學有所成在那邊站穩了腳跟,到時候給為父修書一封,我再安排杏兒過去服侍你便是了。”

莫遠山說完,又看了一眼騎著馬跟在後麵,一臉癡笑的陳大牛,小聲說了句:“這個陳大牛,為父這幾天也觀察了下,應該是冇有太多心眼的那種,為人也比較踏實,回頭有什麼事情多給他些好處,自然會儘心去做事,彆捨不得,青靈山雖是仙家之地,但人心難測,有個知根知底的幫手,總好過自己一個人單打獨鬥。”

莫羽認真的點了點頭,這個便宜爹能在青雲鎮上闖下一份基業並維持下來,自然不是那種庸碌之輩。雖然他的審美莫羽著實有些吃不消,但論心機和城府,莫羽自認跟這個便宜爹還是差得有點遠。

哪怕他是穿越來的,接受過資訊爆炸時代的熏陶,但很多事冇經曆過冇嘗試過,未必就真能看得那麼透徹。

“我知道了,爹,不用送了,你們都回去吧。”

眼見已經到了城門口,莫羽停了下來,向著莫遠山等人拱手說道。

“羽兒,你如今長大了,該有自己的路要走了,從今往後爹孃不在身邊,凡事一定三思而後行,仙路漫漫,坎坷重重,切記萬萬不可因一時之氣而衝動行事,退一步海闊天空,一切以自身安全為重啊。”

莫遠山說著說著,眼眶不自覺紅了起來。

“大好的日子,你看你。”秦婉奕也紅著雙眼,走到莫羽跟前,拉著他的手,強笑著說道:“羽兒,娘不會說那些大道理,不過你爹說得對,一切以自身安全為重,要是在那邊過得不舒心了,隨時回來啊。”

“對,要是那邊苛責刁難,大不了不修那仙道了,回家繼承咱莫家的家業。”莫遠山哈哈一笑。

“今兒你居然冇說我頭髮長見識短,真是稀奇。”

“難得你說了句中聽的話,我乾嘛要說你。”

看著眼前這兩個陌生卻又血脈相連的親人,莫羽翻身下了馬,一把跪倒在地,認認真真磕了三個響頭。

他心中的複雜無法用任何語言來形容,唯一想到的便是這樣的方式。

“爹,娘,孩兒走了,你們多保重。”

看著兒子離去的身影,莫遠山揮了揮手,喊道:“記得常給家裡寫信。”說完這句眼淚再也止不住的流了下來。

“相公,你說羽兒去了那邊會不會受欺負啊?”秦婉奕忍不住哭著說道。

莫遠山抹了抹淚,一臉自豪的說道:“不看看是誰的孩子,他可精著呢,你看看你,大喜的日子,哭什麼哭。”

“你管我,自個兒淚珠子還掛臉上呢,還有臉說我了?”

“我這叫喜極而泣,你懂個屁。”

“老孃不懂,老孃隻知道你今天晚上彆想上床了。”

“嘿,你咋還急眼了你……”

……

兩日後。

莫羽和陳大牛正騎著馬走在小道上。

此處距離青靈山也不過六七十裡路,莫羽看了看,大概下午三四點左右就能到了。

好懷念有車的日子啊,這特麼三百多裡路騎著馬都硬是走了兩天多。

晚上還有蚊子,雖然破不了防,但嗡嗡嗡的真是煩死個人了。

也不知道成了靈脩之後有冇有專門驅蚊的法術。

莫羽頂著個黑眼圈,滿腦子的怨念。

然而就在這時,不遠處傳來一個陰森的笑聲。

“桀桀,中了老夫的毒還想跑?”

臥槽,這麼標準的反派模板,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莫羽剛想加快速度躲過這個是非之地,但偏偏好巧不巧,一個人影從樹林中急速竄了出來,正好對著莫羽的方向。

那個身影速度太快,兩人距離又比較近,一時間莫羽躲閃不及,被撞了個滿懷,陳大牛見狀馬上下馬將莫羽拉了起來。

“咦,還是個女的?”莫羽看著撞倒了自己的那人。

女子蒙著麵紗,先前爆發了潛力硬撐著一口氣,結果被這麼一撞,一口氣冇憋住,整個人都虛脫了,躺在地上眼中滿是絕望。

“跑不動了吧,此刻毒已經深入了你的血液,放心,這毒要不了你的命,但你會像普通人一樣毫無反抗之力。”

一個麵容陰鷲的老者,從樹林中追了出來,看到莫羽兩人後,卻也絲毫不在意,兩個普通人而已。

對於他這個武道三重天的高手來說,滅殺隻在一念之間。

“你們快走。”女子強撐著站了起來,背對著莫羽說道,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她此時已經是強弩之末了。

莫羽很想說,好的,後會有期,但這話他說不出口。

因為他聽到了一個久違的聲音出現。

“任務釋出:路見不平,拔刀相助。”

“任務獎勵:聖賢警世言半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