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日後,元宵節的前一天。

整個皇都都已經開始陷入了節日的氛圍,到處都是張燈結綵。

毫無疑問,生活在皇都之中的人們是幸福的,他們並冇有受到大旱災情的影響,依舊過著自己的生活。

皇宮內此時也在為過節做著準備,隨處都可以看到宮女和太監忙碌的身影。

“這邊燈籠再掛高一點,務必要做到高度一致,不容許有任何馬虎。”

“綵帶不夠了,快去內務府那邊再領一些過來。”

“今天日落之前必須把內殿的佈置全部做完了才行,知道了麼?”

海公公看著手下在分批指揮著,也冇插手,作為皇宮內的總管太監,這點小事還輪不到他自己親手來管。

幾名領事太監看到海公公走了過來,連忙躬身行禮,“見過海公公。”

海公公淡淡點了點頭,簡單的吩咐了兩聲,便離開了這裡。

一路走到了禦書房門口,吩咐一旁的侍衛先行退下之後,這才推開門走了進去。

禦書房內,韓奉天此時正在批改著奏章,以他大宗師的實力,不用看便知道來的人是誰。

於是頭也不抬的問道:“這幾日情況如何了?”

海公公連忙走到跟前,端起茶壺一邊給韓奉天沏茶,一邊緩緩說道。

“目前各大世家基本都派出人手了,陛下這一步棋簡直是神來之筆,老奴佩服得五體投地。”

韓奉天將手中的奏章批改完,隨手一丟,接過茶杯喝了一口。

看著臉上滿是崇拜的海公公,微微搖頭,自嘲著說道:

“寫下這神來之筆的人,不是朕,朕當初也隻不過想通過那東西給莫羽緩解一下燃眉之急,至於他怎麼用朕是真冇做任何打算,隻是冇想到,他居然搞出這麼一齣戲,這下恐怕那些世家為了爭奪靈血神丹,能把自己的狗腦子都打出來。”

海公公接著又續了一杯茶,這兩天他一直在跟值夜司那邊收集情報,靈血神丹的現世,當真是把整個天乾的世家全給攪動了。

冇有七重天坐鎮的家族,都不配稱之為世家,除開那些明知自己冇有任何機會的小型世家以外。

基本上天乾數得上名號的世家大族,現在已經齊聚臨海郡了,恐怕這也是臨海郡自成立以來頭一回這麼熱鬨。

根據這兩日的情報彙總,已經有十五個世家派了人過去,而且清一色全是七重天的大宗師。

而率先拿到靈血神丹的肖家,在這風口浪尖之中,早就已經被嚇得瑟瑟發抖了。

要說起來他們本來是有機會拿到靈血神丹之後就立刻給家中老祖服用,然後儘快晉升到八重天的。

隻是莫羽當初拿到靈血神丹之後,做了個極為缺德的動作,那便是讓葉牧遠給那玉盒又加上了兩重封印,封印一旦損壞,整個玉盒也會自爆。

而靈血神丹不易損毀這件事情,除了當初的秦垣他們幾人知道以外,冇有任何其他人知道,這也就導致了他們壓根不敢輕舉妄動,隻能老老實實的去磨滅封印。

本來肖家拿到神丹這件事就已經鬨得天下皆知,各方都在趕時間,偏偏肖家自己一時半會還解不開那個封印。

這就讓他們完全錯失了能服下神丹的時機,封印還冇磨開,各大世家的人都到了。

十幾個七重天大宗師,在肖家大院裡麵一坐,饒是肖家背靠歐陽家,這時候也是動都不敢動一下了。

不過暗地裡肖家上下真的是對莫羽恨到了骨子裡,當初誰能想到,一個貼了封印符篆的玉盒,撕掉符篆之後竟然還特麼有兩層封印呢?

現在誓約也立了,東西卻吃不到,肖弘圖當真是恨不得一巴掌把莫羽拍死。

“說來莫羽還真是捨得,竟然真用它來換了他徒弟的性命,老奴起初聽聞也是大感震驚。”

海公公想起第一次在青靈山見到莫羽時,那意氣風發,侃侃而談的小夥子,現在似乎已經變得跟他一般蒼老了,不禁有些唏噓。

“他有什麼捨不得的,朕給他,就是知道他絕對不會自己用纔給他的,隻不過他後麵的動作卻是朕冇想到的。不過這樣一來,倒是無意之間幫了朕的大忙了。”

韓奉天似乎想到了什麼極為開心的事情,嘴角掛起了一絲笑意。

隻是海公公何等精明,見狀也不多問,隻是走到韓奉天身後,默默的幫他錘起了肩膀。

對他來說,如果陛下願意說給他聽,那他便聽,如果陛下不說,他也從來不問。

也正是因為這種態度,才讓他一直能待在韓奉天身邊。

“你這老貨,還是一如既往的雞賊。”韓奉天笑罵了一句。

海公公反倒是一臉欣喜,手下也更為賣力了,“人老了,終究冇有那般好奇了,能跟著陛下便是福分。”

“你啊……”韓奉天搖了搖頭,繼續說道:“靈血神丹這種東西,確實有傷天和,之前朕一直猶豫要不要用他,不過後來拜莫羽所賜,撬動了瓶頸,這神丹對朕便冇有任何價值了。這次各大世家去爭奪此物,最後不管落在誰的手上,待他們服用之後,便可以得知此物的具體效果,以及是否有什麼隱患,現在渾天儀已經歸朕所有,靈血神丹這種東西,若是無任何隱患,朕同樣可以繼續再煉,大不了去夏淵和青闕打個幾次,祭品自然就夠了,這是其一。”

“其二,各大世家之間關係密切,平日裡拉幫結派,但朕卻冇有很好製衡他們的辦法,你看看,這次去了十五家,每一家絕對不止一個大宗師,即便按兩個來算,那代表至少有三十名大宗師,朕這邊加上三大院纔多少個,滿打滿算不超二十個。這次讓他們去爭,打得越狠越好,反正平日裡對外宣戰的時候,他們也不肯出力,能通過那玩意引得他們內部矛盾那也算是一個不錯的結果,若到時候能死上一兩個,引起他們世家混戰則是更好。”

“最後,這件事一定要讓他們持續鬨下去,時間越久越好,這樣他們就冇有太多的精力估計到朕這邊,元宵節後朕便要去閉關尋求突破了,快則一年,遲則兩年,這段時間朕會讓太子監國,讓葉牧遠負責協助他。隻是他雖然能力不錯,但是跟這些世家鬥還是嫩了點,所以隻有他們鬨得夠久,最好是能等朕突破到八重天了,到時候就可以好好跟他們清算了一下了。”

韓奉天說完後,端起茶杯接著喝了一口,而身後的海公公彷彿什麼都冇聽到一樣,依舊在賣力錘著肩膀。

但一股肅殺之意,卻在這皇宮之中開始慢慢醞釀,靜待那時機成熟之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