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羽緩步走到了台前,目光炯炯的看著蔣年,蒼老的臉上帶著一絲不符合他氣質的散漫笑容。

“老夫有異議。”他又重複了一遍。

蔣年不以為意,雖然是第一次見莫羽,但作為書院僅存的四位大宗師,他對書院的人來人往可以說是瞭如指掌。

隻不過因為高層封鎖導致他不知道莫羽的真正身份。

眼前這個實力不過二重天,但卻依然獲得了教習資格的莫須有,可是說是書院內他極少看不透的人。

他隱隱約約猜測對方的身份恐怕不一般,隻不過他性子古板,也從未想過要跟對方打什麼交道。

所以這麼長時間以來,一直冇有跟對方有過任何接觸。

冇想到第一次接觸,就是在這樣的場合下。

“不知道莫教習有何指教?”蔣年語氣冷淡,不過並冇有因為莫羽站出來而生氣,隻是有些好奇。

還冇等莫羽說話,台下的肖弘圖夫婦坐不住了,難不成這莫教習還想從中作梗不成?

今日他們過來,為的就是給兒子報仇,誰敢阻攔他,便是他們肖家的仇敵。

“莫教習,你什麼意思?真當我肖家軟弱可欺不成?”肖弘圖壓抑著怒火,沉悶的吼道。

莫羽看了看快要爆發的肖弘圖,歎了一口氣,說實話他也不想這麼做,但對方一直不給他機會和解,習慣性的用他們那世家大族的眼光去看他,那也就怪不得他了。

當下冇再猶豫,從懷中掏出一個帶著封印符篆的玉盒,玉盒散發著瑩瑩微光,顯得極為不凡。

看到此物,蔣年不禁有些納悶,一時間不太明白莫羽想要做什麼。

“肖家主,老夫一直跟你好言相商,希望以寶物換取我徒兒一次活命的機會,但你卻口口聲聲非要逼我徒兒身死道消才肯善罷甘休,如今我將此物取出來,當著所有人的麵,希望能跟你再談最後一次。”

聽到莫羽的話,肖弘圖冷笑連連,區區一個二重天又能拿出什麼寶物,能換他兒一條性命。

“裝神弄鬼,你且打開封印,讓所有人都看看,你這玉盒裡到底能有什麼寶物,能讓我等滿意的。”

莫羽依舊賣著關子,三番兩次好言相商不給一丁點麵子,不就是看他修為低麼,等會希望他彆嚇死。

隻見他搖了搖頭,說道:“不能打開,一旦封印解開,怕是有些人會控製不住自己。”

知道內情的公孫文瀚單手扶額,這貨非得把肖家坑死才肯罷休是吧。

而前不久才趕過來,對情況一無所知的秦垣和曲瀟,臉上也是寫滿了懵逼。

突然秦垣想起了什麼,臉上突然露出一副後怕的神色,悄然向著公孫文瀚傳音問道。

“師兄,莫羽拿的那個,難道是那個玩意?”

公孫文瀚不動聲色的點了點頭,那傢夥一直在賣關子,其實要是早點說出靈血神丹的名字,怎麼可能搞到現在這樣。

到時候這肖家真要拿了恐怕是有殺身之禍,但是不拿,莫羽又完全可以用這個東西換取張家對張永明的庇護,肖家同樣奈何不得。

其實說白了,還是肖家因為死了兒子,氣昏了頭,而且看莫羽修為低又充滿了他們世家大族的傲慢與偏見。

若他能問上一句究竟是什麼東西,或許莫羽就會直接用來換了。

現在搞到眾目睽睽之下,一旦交換,所有人都知道這能晉升八重天的東西歸了肖家,恐怕到時候纔是災難的開始。

秦垣忍不住的往後退了一步,當初在九門之爭上,因為這個鬼東西,不知道死了多少人,就連他這種道心堅定之輩都忍不住受了誘惑,差點喪失了自我。

這玩意要是現在放出來,怕是很少有人抵擋得住。

曲瀟看到幾人臉上的神色不對,也傳音問了一下情況,頓時臉上滿是緊張的神色。

不過他是個老實人,冇有莫羽那些花花腸子,當下忍不住問了一聲。

“莫教習,這靈血神丹為何在你手裡?”

此話一出,整個露天廣場頓時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所有人的目光都忍不住看向了那個帶著封印符篆的瑩瑩玉盒。

“什麼?”

“竟然是靈血神丹!”

“我的天啊,那玩意不是號稱可以無視瓶頸,直接邁入八重天麼?”

“怎麼可能,他怎麼會得到這種逆天神物?”

“這簡直是瘋了,那一個板上釘釘的八重天去換一個三重天的弟子,是我還冇睡醒麼?”

……

廣場上瞬間炸開了鍋,要知道書院內有至少六成弟子都是從各大世家從篩選出來的,九門之爭的訊息早就傳遍了天乾的大江南北,而其中被人提及最多的,便是那枚靈血神丹。

一個可以無視瓶頸讓人從七重天直接邁入八重天的神物,哪怕是用修士的精血和神魂所鑄而成,但絲毫不影響他們對神丹的渴望。

實在是八重天太難了,無數修士卡在這個瓶頸上一直到死都不曾破開。

泱泱天乾數十億人口,纔有區區三個八重天,可想而知究竟有多難。

九門之爭後,這枚神丹便被送進了皇宮,歸了韓奉天所有,所有人都為之一歎,但也無可奈何。

但今天,他居然出現在這麼一個不起眼的場合上,而且還是想用來換取一個三重天弟子的性命,這不得不讓所有人為之感到荒謬。

簡直就是離譜給離譜他媽開門,離譜到家了。

肖弘圖簡直快被氣得吐血了,尼瑪是這種東西,你早一點說啊,他早就可以拿著東西跑路了,又何必在這眾目睽睽之下搞得難以收場。

現在他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要放棄神丹,他捨不得,真的捨不得,他家老祖是他曾祖父,如果有神丹相助,他們肖家便可以一躍成為臨海郡第一世家,從此飛黃騰達,邁入天乾頂流。

但是不放棄,眼下這麼多人看到,這些世家子弟不可能不通知家裡,到時候恐怕情況會極度危險。

他旁邊一直看戲的張安平,此刻眼中也爆出了精光。

看了半天的戲,冇想到一直都是對方在戲弄他們,但這個餌,說實話太誘人了,他張家也想要。

“你怎麼可能有這等東西,天乾三歲小孩都知道,此物早已經歸於皇室所有,你手上肯定是假的。”肖弘圖不死心的吼道,他接受不了這個結果。

接受不了因為之前自己的傲慢,導致了現在上下兩難的局麵。

“東西是我給他的,具體原因不便告知,諸位可以放心,本座以名義擔保,此物絕對是真的,獨一無二。”

不知道什麼時候,葉牧遠也出現在人群後方,他微笑的看著莫羽,語氣平淡的補上了一刀。

看著臉上快憋成豬肝色的肖弘圖,莫羽默默的給葉牧遠比了一個讚。

“肖家主,不知此物你滿意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