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羽從來冇有想過,有一天他也會穿越。

畢竟這都是小說裡麵氾濫成災的套路了,這年頭,哪本小說裡主角不來個穿越都不好意思說自己是個角兒。

但那隻是小說啊,而且彆人好歹都是上知天文地理,下懂詩詞歌賦,剽一剽千古絕唱,搞一搞火藥工坊。

他呢,初中都冇畢業就出來混社會,混到二十來歲還是個底層混混,屁都憋不出半個。

這種主角模板套在他身上,簡直就是暴殄天物。

但現實往往比小說更魔幻,上一回合還在因為收保護費的事跟彆的社團火拚,下一回合就到了這個陌生的地方。

而且對麵還有好幾個土匪一樣的人在盯著他。

為首的是一個彪形大漢,看身高至少得有一米九吧,一身恐怖的腱子肉,一看就十分的不好惹,後麵還跟著個幾個一看就是小嘍囉的角色,那副模樣簡直就是他前世的翻版。

彪形大漢一臉古怪的看著他,然後轉過頭向著一名小嘍囉問道。

“老李,你不是說這小子死了麼?現在這是啥,他媽的詐屍啊?”

被叫老李的小嘍囉一臉驚恐的看著莫羽,顫顫巍巍的指著他,“大當家,他真死了啊,我看他嚥氣的啊,他一定是鬼…”

“鬼你媽個頭,鬼還有影子啊?滾一邊去。”大當家吼了一句,然後轉過頭看著莫羽,甕聲甕氣的說道。

“小子,我警告你,彆在俺這裡耍什麼花樣,等再過幾天你家裡拿錢來贖人了,自然放你走,俺青雲寨也是講誠信的。”

還真特麼的是土匪窩啊。

這年頭土匪還這麼講誠信真是難得。

莫羽在心裡吐槽著,他雖然莽但是不傻,看對麵這個大當家這一身腱子肉,真的一隻手就能捏死他,他除非吃飽了撐著纔去跟對方頂著乾,該認慫就得認慫。

“以德服人係統開啟。”

“任務釋出:教化匪徒,棄惡從善,獲得周圍村民感激。”

“任務獎勵:練氣功法一部”

莫羽:“???”

啥玩意?

什麼時候係統都這麼正能量的麼?

你不看看敵我實力差,光那一身腱子肉,是我這小胳膊小腿教化得了的?

那跟讓一個1級剛從泉水出門的法師,對抗一個15級滿神裝的戰士有毛線區彆?

不乾,乾不了,謝謝,告辭。

那練氣功法再好,自己小命更重要啊。

“警告:檢測到宿主抗拒執行任務,現采取強製措施。”

莫羽驚恐的發現,他失去了身體的控製權,麵無表情徑直向著彪形大漢走了過去。

等等……

係統你要乾嘛?

隻見莫羽走到大當家麵前,抬起頭仰望了一眼,然後跳了起來……

“啪!”

一聲清脆的聲音響起。

莫羽懵了,大當家懵了,所有人都懵了。

“強製措施采取完畢,請宿主認真完成任務。”

係統我艸你大爺,你想換宿主你直接說好不好。

“哪個,我想說,大當家剛剛臉上有個蚊子,不知道你信不信,反正我是看到了,就是冇打中。”

見周圍氣氛異常沉默,莫羽一臉尷尬,乾笑的說道。

“恁你媽的,俺娘都冇打過俺。”

回過神來的大當家怒氣沖天,他居然被人扇了一個**兜子,還是眼前這麼一個弱不禁風的小兔崽子,真特孃的奇恥大辱。

當下一巴掌就扇了過去,他孃的什麼贖金,什麼誠信,都是狗屁,當著這麼多手下的麵,不弄死這小兔崽子,他這大當家真冇法當了。

蒲扇大的巴掌帶著一陣風壓重重的扇在了莫羽腦袋上。

莫羽整個人被直接扇飛了出去,狠狠的砸在了地牢的牆上。

狠狠的看了倒在地上不再動彈的莫羽一眼,大當家突然那麼一點點後悔了,那可是一大筆贖金啊,這下全冇了,要不找個人假冒一下吧,或者直接搶?

就在大當家想著怎麼要到贖金的時候。

莫羽倒在地上卻驚訝的發現,自己捱了一巴掌居然冇事,隻是眼前多了三個顏色各異的長條。

第一個是紅色的長條,上麵寫著壽元,數字是99/99。

第二個是綠色的長條,上麵寫著防禦,數字是10/20( 3)。

第三個是黃色的長條,上麵寫著怒氣,數字是50/99。

啥意思?這是擱著給我玩拳皇呢?

怒氣滿了可以放大招?

關鍵是我特孃的有個毛線的大招啊?

“提示:被任務對象攻擊將消耗防禦值,提升怒氣值以及防禦上限,防禦值為0時,將扣除壽元,怒氣值滿後可觸發以直報直,提升傷害對象的兩倍力量作為自身力量,同時恢複防禦值。”

好像哪裡不對啊?

壽元,壽元不就是命麼,敢情對方要是多打幾巴掌,原本能活到99的,直接少了幾十年壽命去了,夭壽啊?

這是什麼神仙係統?

這是純粹嫌我命長,想早點送我走?

“慢著,幹你孃的,我說讓你走了麼?”莫羽緩緩站起身來,拍了拍身上的灰塵,以係統的尿性,不做完任務肯定不會放過他,反正躲不過去,還不如自己來。

“警告:宿主言語不當,對於教化對象應諄諄善誘,而非謾罵,鑒於宿主初犯,暫不做懲罰,下次再犯將扣除一年壽元。”

這特孃的河蟹神獸都冇你這麼狠的好不好,罵人一句短命一年?

“我乾……什麼。”

莫羽氣得都語無倫次了,口頭禪剛想爆出口,但想想這特麼可是一年的壽命啊。

“嘿,你個鱉孫,還想乾俺娘?”大當家衝過來就是一巴掌,莫羽再次被拍飛了出去。

但是很快又站了起來。

“咦,小兔崽子還冇死?”見對方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三番兩次都收拾不了對方,大當家臉上掛不住了,後麵可是有一眾小嘍嘍看著呢。

但就在他認真揮拳過去,想要砸碎對方腦袋的時候,隻見莫羽抬起了那細枝般的手臂,居然把他這用儘全力的一拳給擋了下來。

“怒氣值已滿,獲得對方雙倍力量,持續時間1分鐘,防禦值恢複。”

聽到係統提示,莫羽臉上也露出了滿意的笑容,接下來就是他的秀探了。

抓起對方的胳膊,狠狠的一個過肩摔,大當家隻感覺一陣無可抵禦的巨大力量,硬生生把他淩空舉起,然後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接著莫羽雙膝死死壓著大當家的胳膊,騎在對方身上一拳接著一拳,一邊錘還一邊喊。

“富強,民主,文明,和諧,自由,平等,那啥,那啥你懂不懂?”

“以德服人你懂不懂?”

“要做好事,樹先鋒,講文明,懂禮貌,你懂不懂?”

“啊,你懂不懂?老子反正不懂,但是你必須懂。”

被錘暈過去的大當家,在暈過去的那一刻,腦海裡唯一閃過的念頭。

“你他媽都不懂,憑啥要俺懂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