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一仙想到昨日的事情,也是老臉一紅,浮現羞愧之色,也僅僅是一閃而逝,他這些年遊曆江湖,臉皮早就堪比城牆厚了,狡辯道。

「我老人家一把年紀了,年老體弱,怎麼能夠對付得了一頭那麼大的野豬!」

週一仙似乎是找到了合理的理由,語氣中的心虛已經消失,渾濁的老眼深深看了一眼小環,語帶深意的再次說道。

「再者說了,你算什麼弱女子,彆說是一頭大野豬了,就是碰到了老虎,你怕是也可以.......」

小環神色一變,咳嗽了幾聲,週一仙似乎也知道這些事情不好在野狗道人麵前說,所以住口不言。

範羽霄當年傳授了小環修行之法,週一仙一開始還懷疑,小環說《三世星宿經》無所不包乃是誇張之語,隻是後來見到小環修行進境迅速,智慧大增,他這才知曉這門功法絕對不弱於三教鎮派之法,珍貴異常,所有很少在外麵提起此事,免得為小環招災引禍,匹夫無罪,懷璧其罪。他老人見見多識廣,這點道理還是明白的。

小環回頭,對著站在身後的野狗道人嫣然一笑,說道。

「道長,那以後還請你多多照顧了。」

野狗連忙擺手,看著眼前的笑靨如花的少女,臉色漲紅,低下了頭,輕聲說道。

「冇、冇有的事,如果有什麼粗活,你讓我乾就好了。」

範羽霄和陸雪琪對視一眼,冇有前去打擾三人,身形騰空而起,向著東方的青雲山而去。

小環似乎是如有所覺,猛地抬頭看向了虛空中消失的兩道遁光,若有所思,心情突然一下子就低落了起來,讓一旁的野狗道人大為不解,心中跟著莫名難受了幾分。

週一仙眉頭微皺,順著小環的視線看向了高空中消逝的一青一藍兩道玄光,歎氣一聲,勸道。

「丫頭,你們不是同路之人,那人是天上的昊日,日月拱衛,高不可攀,我們還是繼續遊曆江湖,多掙些養老錢纔是正道!」

小環聞言露出了一絲釋然的笑容,隻是看起來讓人有幾分心疼,燦爛的眼眸中多少有些失落,故作輕鬆的笑道。

「爺爺,我想要吃糖葫蘆了,你給我買十根吧!」

週一仙聞言頓時跳腳,氣憤的說道。

「十根?你這丫頭真是不會過日子,那糖葫蘆有什麼好吃的?我這錢還要留著養老呢!」

雖然如此埋怨這孫女,但是週一仙還是收拾起了身邊的仙人指路布幡,隨手扔給了身後的野狗道人,向前走去,嘴裡都囔著。

「僅此一次,下不為例,我這點棺材本早晚要被你這丫頭掏空了!」

小環頓時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心情也冇有了剛剛的失落,腳步輕快的跟在了週一仙的身後,野狗道人看著笑容明媚的少女,心情也莫名高興,醜陋的麵容上掛起了一絲溫和的笑容,讓他看起來都順眼了幾分,腳步加快的跟在了爺孫二人的身後,向著中原的方向走去。

深夜。

青雲山,小竹峰。天色陰暗,不見有月亮星光,無邊無際的黑暗籠罩著小竹峰。陸雪琪一身白衣,獨自佇立在小竹峰後山的望月台上。

此處的望月台,其實就是小竹峰上最有名的所在,與青雲山通天峰上的「雲海」、「虹橋」並列為青雲六景之一的「望月」。

小竹峰後山也是遍佈著茂密的竹林,但與大竹峰後山上的「黑節竹」不同,小竹峰上盛產的是另一種奇異竹子:淚竹。這種竹子顏色翠綠,竹身細長,比一般竹子少了近一倍的竹節,但竹質堅韌之極,號稱天下第一,普通樵夫都無法砍斷。但淚竹最著名的地方,卻是在竹子翠綠的竹身之上,遍佈著一點一點粉紅色的小斑點,宛如溫柔女子的相思淚,極是美麗,小竹峰的名字也是由此而來。

望月台,其實是個孤懸在半空中的懸崖,除了後半部與山體相連,大部分都懸在高空。當月色明亮的夜晚,月光會慢慢從山下升起,緩緩爬上望月台,而在月光完全照亮望月台的那一刻,也正是月正當空的時候。

而望月台最美麗的時候,也就是在那時,瞬間銀輝月華會地灑在望月台上燦爛無比,從光滑的望月台岩石上倒映而出,可已將整座小竹峰照亮,而在那一刻站在望月台上的人,幾乎就像是站在仙境中一般,尤其是小竹峰隻有女弟子存在,所以在那望月台上的人遙遙望去像是月下的嫦娥,讓人仰慕。

今夜夜色昏暗,烏雲遮住了月光,漆黑一片,整座望月台之上冇有一絲光亮,伸手不見五指。

陸雪琪著了一身白衣,身後揹著天琊神劍,臉上掛著一絲甜蜜和思念,看向了大竹峰的方向,她從如此清晰的感受到相思之苦,明明二人已經挑破了窗戶紙,心心相印,反而比之前更加想念,自從回到了青雲山,不過短短十幾天的時間冇有見麵,陸雪琪今夜就已經輾轉發側,難以入眠,隻能獨自站在了著望月台之上,遙望大竹峰的方向,以解相思之苦。

「嗆啷!」

神劍出鞘,天藍色的光華照耀在了陸雪琪的白衣之上,好像是藍天下的白雲,聖潔無比,婀娜的身姿漸漸舞動,腳下踏著罡步,手中的神劍光芒越發璀璨,雖然冇有月輝灑落,但是在天琊神劍的寶光照耀下,望月台也是璀璨絢爛,曼妙的身影遍佈在這懸崖峭壁之上,讓人懷疑見到月宮仙子。

陸雪琪心中思念越重,劍光就越發冷冽,天藍色的光芒就越發璀璨,劍氣縱橫,遍佈虛空,上清境的修為讓人一覽無餘,足以讓青雲門大部分人自歎不如。

山間的崖風吹來,衣衫舞動,整個人飄飄欲仙,如同那秋風之中的飄絮冷花,淒美哀怨。

陸雪琪漸漸的停下劍舞,微微喘息這,光滑潔白的額頭沁出了一層晶瑩的汗珠,在崖風中滴落,砸在了岩石之上,碎成了幾瓣,手中的天琊神劍撒手,刺入了堅硬的岩壁之中。

為您提供大神太素先生的《我在諸天有角色》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一百一十一章 崖壁劍舞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