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白山脈的修道門派的煉氣典籍,跟【隱門】的修煉典籍,雖然有些許不同,但萬變不離其宗,根基是一樣的。

而且,都隻能修煉到真人【夜遊】的境界。

【夜遊】之上的境界就都冇有了。

事實上,不僅僅是【隱門】和浮白山脈的煉氣門派是這樣的,就連最近來投靠王弘毅的諸多道脈都是如此,其中就有在原著裡比較出名的道統——北明道。

一個兩個是這樣,那還可以說是巧合。

但是四五個道脈都是這種情況,那就不是巧合了。

吳思源懷疑是有人有意為之。

但他冇有證據。

不過吳思源並不是毫無所獲。

在他現在所看的《平山記》裡麵,記載了幾千年前,兩個煉氣士門派的戰爭。

那時候,煉氣士雖然也受到龍氣的壓製,但比今天煉氣士完全受製於龍氣的情況要好多了。

這兩個門派分彆是祈玄門和鬆雲門。

根據記載,當時的戰爭是鬆雲門勝了,但也付出了慘重的代價,被祈玄門攻入了福地,死了整整七十一名弟子。

是正式弟子。

在千年前,入道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一下子死了七十一名弟子,也是傷筋動骨的事情了。

因為死去的人太多了,加上那時候鬆雲門內憂外患,這七十一名弟子的喪事一切從簡,就葬在鬆雲門的墓園裡麵。

吳思源想的是,既然千年之後的諸多道脈都冇有陰神【夜遊】之上境界的修煉功法,那麼千年之前的煉氣士道脈呢?

曾經顯赫一時,出過道君的鬆雲門已經雨打風吹去了,消散在曆史中。

世界上已經冇有鬆雲門這個道派了。

但是世上凡走過,都會留下痕跡。

鬆雲門也會有痕跡留在這個世界上。

如果找到鬆雲門的遺址進行挖掘,能不能找到千年前的道脈修行法決?

吳思源無法確定。

但這是一個思路。

也是他目前唯一的思路了。

根據記載,鬆門雲在應州。

不過應州是千年前的叫法。

如今已經不同。

根據浮白山脈的修道門派這些年考證,現在的應州,應該是在翼州。

翼州距離王弘毅現在的地盤可是隔著好幾個州。

而且那裡相對鄰近草原。

一旦草原同意南下,翼州很容易成為戰場。

王弘毅的軍隊雖然在四處出擊,但暫時冇有將翼州作為攻擊目標。

這可不行。

瞭解到王弘毅軍事方向的吳思源,又再一次出麵。

這一次,他拿出了兩樣東西。

第一種是番薯,也就是地瓜,締造了所謂康乾盛世的最大功臣。

第二種則是橡膠樹苗。

彆人或許不知道橡膠樹的作用,但王弘毅卻是一清二楚。

他沉默許久之後,便同意了吳思源的要求,更改了軍事戰略,重點進攻豫州,目的是占領翼州全境。

當然,王弘毅也提出了要求,就是要求吳思源提供更多的黃炸藥。

王弘毅也在四處尋找硝石製造土炸彈,但威力跟吳思源提供的黃炸藥是冇法相比的。

吳思源毫不猶豫就答應了。

他的【神農角空間】裡麵應有儘有,各種亂七八糟的東西都有。

這黃炸藥都不知道是在哪個世界順回來的。

可能是【紀元黎明】世界,也可能是在其他世界。

反正空間裡麵存量挺多。

王弘毅想要,吳思源便又拿出了千斤黃炸藥出來。

這可把王弘毅給嚇了一大跳,一些心思也嚇冇有了。

他冷靜下來之後,就讓人把這些黃炸藥分包,用小陶瓷裝灌,做成【天雷子】,用在常規的野戰進攻中,不單單用來攻城,這樣作用更大。

王弘毅的大軍在吳思源金手指的加持下。

一月之間,赤旗便插遍了整個翼州。

王弘毅派出了幾千兵馬,協助吳思源尋龍探穴。

終於花了快兩個多月的時間,終於找到了一千多年前的鬆雲山,找到了鬆雲門的遺址。

而這時,王弘毅已經占儘了大半個天下了。

每天都有臣子勸進王弘毅稱帝,隻不過都被他留中不發。

王弘毅停下了擴張的步伐,拿著吳思源給的黑科技,一方麵休養生息,一方麵在邊境廣建堡壘,為即將到來的草原寇邊做準備。

春去秋來。

上千兵馬挖掘了大半年,終於挖到了鬆雲門的墓穴。

本來吳思源是死馬當活馬醫的。

結果在一座疑似鬆雲門掌門的墓穴裡,在石壁上,吳思源還真的找到了陰神【夜遊】之後,除籍,和長生這兩重境界的修煉法門。

吳思源是欣喜若狂,記下這些修煉法門之後,就打道回府閉關修煉去了。

而外麵,王弘毅經過一段時間的修養,也露出了它的獠牙,尤其是番薯在其控製區域的推行,讓他治下的百姓,幾乎是人人有餘糧。

王弘毅拉出了二十萬的精銳大軍,開始了浩浩蕩蕩的統一之路。

垂正十六年,王弘毅徹底統一九州。

大燕朝最後一位小皇帝禪讓,王弘毅三辭三讓之後,終於接受,登基為帝,建立大成朝。

登基的那一刻,大地上,無數的光點飛上,彙成河流,注入天柱之中,倒灌而上,天柱受此大力,迅速擴大,直沖天空。

鼎猛的轟鳴,形態迅速發生變化,變得古樸威嚴,容器深不可測,充滿威嚴,吞食和轉化氣運,鼎壁上印著“成”字,鼎裡的氣運,不斷減少。

新生的大成朝的鼎雖在大量吸取氣運,但鼎中五色氣運,甚至白色帝氣,還是迅速下降下來。

這下降的速度太快了,還冇有來得及反應,鼎中氣運就變成了薄薄一層。

不過,快到鼎底時,終於停止了。

而這時,紅黃色的氣運,和蒼茫大海一樣奔騰咆孝,隻是片刻,一輪紅曰冉冉升起,放射億萬紅光,裡麵卻是一個“成”字。

再過片刻,一條赤黃相間的真龍,呼風喚雨,將龍首昂起,張口之間,含著這個“成”字的太陽,自天柱中升空而起。

隻聽見“轟”的一聲,天柱連接天宇,無數星光頓時照耀而下,燦爛奪目。

大成朝,立!

同年底,大成軍建立草原八旗,一勞永逸地解決草原遊牧民族的曆史難題。

吳思源在府邸裡心念一動,頓時領悟除籍境界奧妙,瞬間陰神出竅,神遊冥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