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麵“虛幻迷境防護鐘”在整個小村外突然爆出了光,第一道雷聲已經撞擊了上,發出轟隆隆的震動。

張遠之前得到消,知道談秋顏在煉製東,看到眼下這情,也嚇壞,將在戶外工作的人都聚集了起,躲在了交易中心的室內。

小村外的天空已經被雲層團團包,小村內卻依然豔陽高,除了天際傳來的巨大聲,與時不時的地麵震,幾乎與往日一樣。

談秋顏冇料到這8000道器文刻得如此容易、快,此刻是下,她原以為要花好幾天的時間。

聽到外界的雷,她的心神卻不敢分散一絲一,已經到了關鍵的時刻,她全神貫注刻畫著最後的器,還有最後的一百道了。

啟靈訣快速地運轉,識海,那支“九轉一葉生機花”繼續將綠色的光點傳遞給靈氣最足的地,也就是談秋顏的書房。

旦旦與小白已經回到了書房,旦旦警覺地聽著天際的雷,小白伏在書房的地,戰戰兢,連頭也無法抬起,毛髮豎,眼神恐,似乎這種天雷對它天生就有剋製。

識海,鐘淑敏在雷聲響起的第一時間就站了起,她抬頭看向天,混沌的識海,似乎被炸開了一道口,腳下的三花貓發出驚恐的嚎叫。

還有90道器,談秋顏的額頭汗水滴,厚重的雲層,每間隔一分鐘就炸下一道雷,聽得眾人驚心動魄。

庭院裡的幾隻雞躲進了雞,外來的那隻野雞已經抖成了一團。

牛牛與來來躲在牛舍,將頭埋進草料堆裡。

隻有那幾隻,依舊漫不經,躺下的躺,哼哼唧唧吃東西的吃東,完全無視巨大的聲響。一直到地麵震動劇,這才停下進,躲進了豬圈。

識海,防護鐘每被雷聲敲響一記就黯淡一分。鐘的表麵已經逐漸光華不,發出哀鳴。

談秋顏的手速飛,將剩下的器文快速地鐫刻,80……70……

禁區,一隻黑色的巨大的肉山一般的怪物正抓著“吼”。

童子在不遠處看著這一,果然他進來毫不費,一進來就看到了“吼”在偷吃這個巨大的黑色的怪,直到後來被怪物發,他們打鬥了一個時,吼一個不小,反而被怪物抓住。

他明白了之前“吼”身上的氣息從何而來了。

他饒有興趣地蹲在樹梢,看著“吼”被黑色的怪物一口口的吞進了肚子裡。

怪物吃飽,將身形隱入山,片刻功夫就與山林融為一體。

他看了看天,已經下午了。他想等吼再次出,今天是冇機會了。

禁區,若是一眼看過,一切與平常的樹林一,唯一有區彆的就是這裡的樹木更加的茂,草藥更是遍地都是。

這裡還有著最原始的生態。他有些眼饞那些草,若是把這些送給談秋,她一定很開心。

….

本章未,請點擊下一頁繼續

他雙足一,往禁區深處躍了過,隻聽到遠處傳來一道響雷。

他倏然一,天空中雲層翻,在向小村的方向聚集。

他轉身就往回掠,身後突然傳來一聲驚歎:“,你的樣子怎麼又變了?”他頓時毛骨悚,一回,四周依然與之前無二。

“不要裝神弄,你是誰?”他立在樹梢四下打量。

“怎,你的力量已經就剩下這麼點了嗎?”聲音帶著戲謔。

一道長長的黑影從地麵一躍而,一張人麵帶著血盆的巨口咬向童子。

童子駭然發,被這人麵看了一眼之,他動不,整個人眼看就要被吞進怪物的口中。

識海裡的那包裹的嚴實的符文突然無風自,鐵鏈嘩啦啦作,露出符文下鮮紅色的木,一個巨大的棺槨顯露出一角。

紅色的棺槨閃出一道符文擊中黑,它從半空慘叫一聲跌落到地麵。童子身體一晃可以動,他低頭一,跌落地麵的是一條巨大的人麵黑蛇。

(本章未完!)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天雷

此刻黑蛇的麵孔已經血肉模,它慘叫著遁入地,帶出一道鮮紅的血跡。

童子隱隱覺得這一幕似曾相,他第一次看到了識海裡物件的一,心中震,麵上卻不動聲,怎麼,剛剛都是它保護了自己。

那條蛇一出,他的腦海裡就有了名字:燭,還僅僅是條隻有稀薄血統的燭龍。

牠認得自己!

他看著地麵的血,頭頂的上空雷聲又在轟隆隆地作響。

他不敢停,向小村方向掠了過去。

談秋顏揮汗如,雙手隱隱發,關鍵時候更加是不敢大,還剩下最後三筆了。

雷聲在乾擾她的注意力。

識海裡的防護,終於在她最後一筆落下來的時,碎裂開,一聲哀,四散落到地麵。

一道赤光隨著積雲在上空壯,這是最後一道雷了。

談秋顏第一次見到天象如此可,防護鐘已,此刻小村已經冇有了屏障。

她苦笑了一,自己到底還是底蘊太少。

啟靈訣周身運,她站在屋,拔出空間珠裡的長,往半空一,裂獸拳改成的刀法瞬間施展。

她試圖用這柄長刀將這最後一道雷引到自己身上。

識海,鐘淑敏突然發出淒厲的嘶,一道本源之力從小村的地界內悄然彙入剛剛成型的器文。

須彌小世,由大入,整個小村在一瞬間與談秋顏化為一,小村內所有的生靈在戰栗。

而此刻巨雷終於醞釀成,從空中炸了下,冇有了防護鐘的保,這道巨大的天雷將整個小村上空的天際照的雪亮。

剛剛要踏出龍骨山的童子昂頭看,他僅剩一道殘,天生就與天雷相,他想再進一,識海裡的棺槨一,他停在了這一,無法動彈分,龍骨山地界與小村僅剩一步卻遙遠的像生離死彆。

他的內心突然恐慌無,往日的所有淡定的此刻都蕩然無存。

他在識海裡大喊:“秋,召喚我!”

談秋顏已經躍到了半,風將她托,她看了眼童子的所在卻並冇有聽他的話語。天雷已經近在眼前。

長刀獵,談秋顏,這一,能被天道如此忌憚。雖然不,但是也值了。

她想起了童子走蛟時天雷翻,他遍體鱗傷的場,童子未退半,她也不會。

我在末世開民宿.

漁火之焰提醒您:看完記得收藏【】,下次我更新您才方便繼續閱讀,期待精彩繼續!

第一百二十六章 天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