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晚,一群人將正在作案的凶手團團圍住,凶手很怪異,身上穿著僵硬的東西,好像是一套鎧甲,更像是一個雕像。

當時的眾人以為凶手為了隱藏身份,故意打扮成一個雕像。

這雕像的樣子很像是一個古代的士兵,手持大石刀,看起來很僵硬,但速度卻很快很快。

當有人的武器打在雕像身上的時候,飛出來的是小石子,那一刻,他們明白了,這並不是一個人打扮的雕像,是一尊真真正正的雕像。

如果是人打扮而成,速度不可能這麼快!

當時的人都呆了,一尊雕像居然活過來了。

雕像當場大開殺戒,放倒了十三個人,並且順利從眾人的包圍圈裡逃走。

很多人都擊中了它,傳來的手感就是打在一尊石像的身上,傷不了對方,反之震傷了自己。

而且,被雕像砍中的人,當場就變成了一具乾屍,那把大石刀能快速的吸血!

從那以後,白花小區的人越來越少,有人連夜就搬走了,因為那雕像真的太詭異了。

有的人不信邪,一直認為雕像是人扮了,留在白花小區想要捉捕雕像,留下來的人,無一例外,都死了,都變成了一具乾屍!

從此以後,白花小區成了一個無人敢進的地方。

也是那以後,不少人都說在白花小區裡見到詭異的人影。

有人看到白花小區裡有人影扛著一把大刀在走動。

有人看到白花小區的某棟樓頂上立著一個人影,仰月看天。

有人看到白花小區之中經常有詭異的腳印,牆上留有無數的刀痕……

……

王尊大概的瞭解任務地點,也是陷入沉思之中。

雕像?

活的雕像?

被砍中就會變成一具乾屍?

這是什麼怪物?

王尊看了看自己的打鬼錘,不知道能不能砸碎雕像?

大概的瞭解之後,王尊也冇有什麼好準備的了,繼續回到臥室補了一覺。

今天晚上還不知道要搞到什麼時候,任務要求的是完成任務,也就是說,冇有時間限製。

夢裡,王尊遇到了張劍!

張劍還是一身的血袍,馬尾又長又颯,無風自動,抽得“啪啪”作響!

下午補覺還能在夢裡見到張劍,也是少有。

“張劍,你好啊!”

王尊也不認生,主動打招呼。

張劍一看就不是什麼簡單的鬼東西,萬一能成為好夥伴呢?

能成為相親相愛的一家人呢?

張劍:(O_O)

張劍冇有說話,一如既往的背對王尊,不知道什麼意思。

“你要我做什麼,你開口啊,你說話啊,你表現出來啊,你什麼也不做,你讓我猜嗎?”

“大膽一點,給自己一點勇氣,釋放天性,說吧,我量力而行!”

王尊感覺吧,張劍應該就像莫玉一樣,遇到了什麼事情,係統讓他們相遇,互相幫助。

可是,張劍什麼也不說,他再聰明,也猜不到張劍需要什麼樣的幫助啊!

唯一有聯絡的就是那把劍了!

張劍的劍!

王尊用不了,也不知道有什麼用,大概與莫玉的玉佩之類差不多。

王尊劈啪劈啪的說了一堆,張劍是一點反應也冇有,身體悄無聲息的消失了。

王尊撇嘴,張劍是一點也不禮貌啊,一個字也不迴應,真的是氣人!

剛轉頭,小醜出來了,咧著嘴,五顏六色的臉很是猙獰怪異,一身西裝筆直,大背頭染成綠色,手上拿著尖刀,無聲無息的對著王尊笑。

王尊隻是白了他一眼,什麼也不說,兩人就這樣對視,反正真正的他們都不知道隔了多遠,這隻是意識的碰撞。

雙方冇有說話,王尊也從睡夢中醒來。

烏黑的房間陰風幽幽,床尾在動,不用想,那是大頭,在觀察王尊有冇有尿床!

臥室的角落裡站著的是莫玉,寬大鮮紅的娘衣,紅豔豔的紅蓋頭,精緻的小繡花鞋,飄浮的絲帶……

這一幕,有點嚇人!

被子裡,鑽來鑽去,爬來爬去的小靈,也不管王尊受不受得了,在他的身上鑽上鑽下。

臥室外二樓大廳沙發上斜躺著的是黑瓦罐!

是的!

一個黑瓦罐自己斜躺在沙發上!

這還不是最詭異的,最讓人想不到的是,它在看電視!

看的是一套很老的電視劇《人世間》!

已經幾十年前的老電視劇了。

黑瓦罐看得那是一個感動,罐身上的鬼臉變幻不停,似笑非笑,似哭非哭!

從它的罐身跳動聲音來聽,就是一個很難過的情感節奏。

朱勁在廚房裡不停的磨著自己的殺豬刀,寂靜黑暗的彆墅裡,“哢哢哢”的磨刀聲是那樣的刺耳。

王尊躺在床上,揉著自己的太陽穴,也不知道這是一種幸福還是一種悲哀!

這時,他感覺自己的褲子動了,好像被往下扯。

王尊:(^ー゜)

我尼瑪!

王尊一把掀開被子,正好看到大頭正揪著他的褲腳往下拉。

呃!

“老大,我檢查一下,很快就好,你不用太過緊張,身為你的守床童子,我得儘心儘職不是嗎?”

“萬一尿了床,不及時更換褲子,很容易就會得風濕,我聽說風濕很折磨人,我也是為了你好,為了你,我不眠不休,我操碎了心!”

“放輕鬆哈,來,嗯……”

王尊太陽穴一頓的狂跳,自己當場捉住大頭扯自己褲子是第一次,冇發現的次數呢?

看他那鬼鬼祟祟的樣子就不是初犯!

要瘋了。

這貨腦子裡裝的肯定全是屎!

這時,小靈默默的把打鬼錘給遞了上來,義憤填膺的嚶了兩聲,喝斥大頭的過分。

“小靈,你這就不厚道了,不是你蠱惑我扯老大的褲子檢查的嗎?”

“都得死,都得死!”

王尊大叫一聲,拖著打鬼錘就追了上去。

莫玉:⁄(⁄⁄ ⁄ω⁄⁄ ⁄)⁄

朱勁:(O_O)

黑瓦罐:ಥ_ಥ(沉迷在電視劇之中)

……

將兩個鬼東西揍了一頓之後,王尊搞了一點東西吃,然後收拾東西,叫上家人,喚來444號公交車,出發白花小區!

淩晨零點四十分!

白花小區外!

黑燈瞎火,一點光亮也冇有。

大半個小區都拆成了一地的廢墟,剩下的也就四棟樓而已。

夜風吹過,捲起地上的塑料袋,廢棄的報紙……

這裡之前往了不少人,垃圾當然不少。

打開頭燈,王尊穩步走入白花小區之中,踩著滿地的碎石和垃圾,王尊心裡不由的有些不安。

四棟樓都有十層,門窗已全部被拆除,之前住進來的人用一些簡單的東西蓋住了視窗,看起來亂七八糟。

有的窗外掛著被風吹動的衣服,像極了一個個吊在上麵的人。

王尊在地上發現了一個腳印。

腳印很大,有兩個成年人的腳大,看不出形狀,但確實是腳印。

到處都是這種腳印,說明雕像並不是侷限於同一個地方出冇。

除了腳印以外,王尊還看到隨處可見的刀痕,每一條刀痕都有手指大。

更有被劈碎的石塊,一刀將一塊兩米巨石一分為二。

對很強!

擁有武器!

王尊不敢掉以輕心,當先抽出打鬼錘,往最近的一棟樓走去。

剛走入陰暗的樓梯轉角,往二樓方向看去。

王尊臉皮抖了一下,他看到,二樓的樓梯口處,站著一個人影。

人影筆直,站得就像是一尊雕像,擋住了烏漆麻黑的樓梯口。

不過,人影隻是正常大小,真正的雕像,可是足有兩個人那般的大!

王尊的燈光打在人影的身上,映入眼簾的是一身紅衣,長髮淩亂,低著頭,垂著手,怪異的姿勢,一動不動,背對王尊,冇有發出絲毫的聲音。

紅衣厲鬼,一個女人!

太陽穴跳了一下,王尊麵無表情,一個紅衣厲鬼而已,對他的威脅並不大!

王尊走了上去,來到紅衣女人的身後,一點也不認生,一手就拍在了女人的肩上。

“美女,夜深人靜,三更半夜的,你一個人在這裡乾什麼?”

王尊的膽大讓紅衣女人明顯身體顫了一下,她依舊是低著頭垂著手。

王尊給她的感覺,好像比她來的更加凶殘,更加凶猛,更加的可怖!

那有人一上來就和厲鬼打招呼的?

這不是瘋了嗎?

“為什麼不說話?”王尊低頭,想要看清紅衣女人的臉!

紅衣女人倒是嬌羞的往旁邊挪了挪身體,不敢與王尊對視。

“怕什麼呢,哥哥是好人,來,讓哥哥看看你的臉,認識一下你,大家都是朋友嘛,以後在街上遇上了還能打招呼不是!”

王尊也是作死,伸手就把人家的下巴給抬了起來。

紅衣女人隻是稍稍的反抗了一下,然後就是任由王尊將自己的頭給抬了起來。

淩亂的頭髮遮蓋了紅衣女人的臉,看不清她長成什麼樣子,但那雙發亮的眼睛卻是充滿了冰冷與無情。

“女孩子家家的,怎麼能這樣淩亂呢,是冇有時間打扮嗎?這樣那有什麼男孩子喜歡嘛!”

“來,我幫你整理一下,讓你變得漂漂亮亮的,讓你成為一個人見人愛的小可愛!”

王尊又作死,伸手掀開人家臉上的頭髮,露出一張難以想象的臉。

掀到一半,王尊停住了,然後把頭髮又放了下來。

尷尬的撓了撓頭,“那個啥,你這樣挺好的,你好我好大家好,我還有事,我先忙了,你玩吧!”

說著,王尊扭頭就走。

紅衣女人卻是一伸手,抓住了他的衣服,粗重的喘息聲響起,呼吸在加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