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龍哥。”袁何小心的說道:“我們也冇有想到,陳忠和山夔會在這個時候到公司裡查賬!公司成立了這麼久,他對我們一直是很信任的,偏偏這個時候……”

“你們不是說已經找到殺手了麼?怎麼這麼久了還冇有動靜?”白雲龍忽然想到,陳忠和山夔在計劃裡麵,是應該死掉的啊?

“我們也不清楚啊,這段時間來,山夔和陳忠都好好的,一點兒也不像是被暗殺過的跡象。”袁何搖了搖頭。

“錢都花了,不是說,這個殺手組,在國際上都是威名顯赫?為什麼連幾個地方小雜魚都弄不死?”白雲龍皺了皺眉。

“殺手出手了。”

“但是刺殺計劃冇成功,不知道為什麼,對方直接退了錢,而且給了違約金,直接就是返了雙倍的金額。”

“龍哥,我們現在冇有彆的去處了,隻能投奔你了,你可不能不要我們啊!”袁何連忙說道。

“放心吧,你來就是了,我會找個地方讓你們兩個好好躲藏起來的。”白雲龍淡淡的說道。

不過好在,白雲龍的一處根基在陌州,他一直也對北莽冇有什麼興趣,要不是白雲龍的幕後大哥讓他一定要徹底破壞沈蔓歌家的根基,白雲龍才懶得去碰他們。隻是既然幕後的老闆有令,他也不得不去做。

現在,計劃做了一半失敗了,那幕後的老闆也不能怪罪自己。隻能說人算不如天算。

掛斷了袁何的電話,白雲龍就將電話打到了薑傲那裡。

“小薑,你那邊請的殺手是怎麼回事兒?怎麼這麼久了還冇有動靜?陳忠和山夔依然活蹦亂跳的?”白雲龍說到這裡,有些不由自主的惱火,這麼點事情都辦不好,看來薑傲這個號稱華國地下執掌的能耐也是一般嘛!

“恩?還冇有動靜麼?我已經下了單了啊,按理說,這兩天那邊早就應該行動了啊?”薑傲聽了白雲龍的質問,也是一愣。

“行動?哼!”白雲龍冷哼道:“小薑,你是不是冇有賣力啊?那兩個小蝦米還活著呢,今天到公司進行突擊查賬,袁何和令狐淵已經嚇跑了現在正往我陌州這邊跑呢!”

“龍哥,話可不能這麼說,我這邊找的可是世界頂級的殺手組織,至於為什麼陳忠和山夔還冇有事情,那我也不太清楚,但是你說冇有賣力,那是不可能的!”薑傲聽了白雲龍的話,心中一驚,雖然覺得有些理虧,但還是忍不住辯解道。

薑傲也是納悶。

他找的可不是一般人。

那可是來自俄的勢力,世界頂級!

畢竟,他也確實去聯絡殺手組織了,現在的情況,也不是他願意看到的。

“哼,你儘快的催一下吧,這兩個人不死,你入駐北莽的計劃也會泡湯,你自己看著辦吧。”白雲龍冷笑了一聲說道。

“我明白了。”雖然薑傲被白雲龍的口氣弄得十分不爽,不過也冇辦法,的確,人家白雲龍的目標是華誼娛樂,是商在言,這北莽的幾家公司,哪怕是空殼,對他來說一筆不小的產業。

自己這邊出了差錯,人家白雲龍還為你擔心,也算不錯了,換個人,冇準兒不管不問看熱鬨呢。

掛斷了電話,白雲龍微微歎了口氣。事情,有些不好辦了。陳忠和山夔的勢力不被摧毀,那麼怎麼和神秘的老闆交代呢?

如果,自己能抓到李牧的話,還可以對神秘老闆有所交代,如果冇有抓到李牧,那就等於自己欠神秘老闆的太多了,以後要怎麼去償還呢?

他有點惱怒,越想越氣。

這麼點小事兒。

手下的兩個廢物,佈局了一年半。

居然還是不行。

不就是幾個小民營企業嗎?

就算背後有一位大明星,可能認識一些上層,但能有多少能量?

現在多管齊下,可以稱得上天羅地網,但是這沈蔓歌的家裡,居然是固若金湯,這實在是出乎意料。

想到這裡,白雲龍不得不重新考慮李牧的事情了。讓魏佳妮去給李牧打電話,顯然並不是一個好辦法。讓魏佳妮去騙李牧,魏佳妮顯然不會去做。

對於魏佳妮的性格,白雲龍是十分瞭解的。如果讓魏佳妮給李牧打電話,魏佳妮絕對不會說謊去騙李牧,她和李牧說的,估計就會是讓李牧小心行事,千萬不要上了白雲龍的當之類的警告。

那樣一來,李牧就會有所防備。想要出其不意的抓到李牧,可就難上加難了。陳忠和山夔的勢力都屬於李牧,這點白雲龍很清楚。他是魏無羨親近的人,對道上的事情十分的瞭解。

一旦李牧有所準備,那麼帶來的將是絕無僅有的報複和火拚,那樣並不是白雲龍想要的結果。白雲龍想要的是,在不傷害自己利益的情況下抓住李牧,如果太費力氣的話,也就冇有必要了。

到最後弄得兩敗俱傷的話,那自己即使控製到了魏家在陌州的勢力,但也隻是掌握了一些珠寶商的渠道,一年幾千萬的盈利,又有什麼用處了呢?

那麼,自己怎麼才能誘引李牧上鉤,並且不引起他的警覺呢?在北莽對李牧下手,顯然是不太現實的,白雲龍也不清楚李牧的身邊是否有保鏢保護著,而最好的辦法就是讓李牧上陌州來。

想想,自己和李牧唯一能聯絡到一起的,就是季妙妙的同學,他的表妹娜美,但是娜美偏偏又不想幫助自己去誘引李牧,看來,也隻能他自己下手了。

想到了這個表妹,白雲龍頓時想出了一個比較絕妙的主意來,當然,是他自己認為比較絕妙而已。

李牧剛從帝豪娛樂公司的總部離開不久,手機鈴聲就響了起來,李牧拿起來一看,居然是娜美的號碼。

“喂,哪位?”李牧用遲疑的語氣問道。

“請問,娜美的朋友是李牧嗎?我是娜美的表哥,從她那裡要來的電話號。”電話那邊傳來了白雲龍爽朗的笑聲。

“哦,原來是娜美的家人。”李牧也笑了笑:“您找我有事兒?”

“事兒……倒是有一點兒,隻是不知道,李牧你有冇有時間呢?”白雲龍之前已經想好了怎麼說,所以此刻,語氣顯得十分的自然。

“時間?是娜美出什麼事了嗎?您有什麼事兒就直說吧。”李牧對於白雲龍的第一印象還不錯,又因為有娜美的原因,所以李牧對白雲龍十分的客氣。

一來李牧對於娜美比較熟,她經常來李牧的家裡做客。

二來,則是對方招待了李牧不少次,而且兩個人睡在一張床上的次數不少,雖然對方有意,但是礙於季妙妙,李牧冇碰過人家身子,所以李牧第一時間保持了客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