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飛也冇有想到,在萬裡之外的異國他鄉,居然會碰到這麼一個奇葩的「老鄉」。一個青芒人為什麼跑到西洲當了兵?

方臉真名叫做段宇,土生土長的江楠人,今年二十六歲。

兩年前,他是還是美院畢業不久的美工狗,在廣告設計公司做著P圖的營生,拿著大半用來付房租的薪水,過著冇日冇夜加班的996生活。

晉升是不可能晉升的。美工狗上麵就是美術總監。美術總監上麵就是老闆。

藝術這玩意就像是陳年的酒,越老就越值錢。總監的位子能坐到退休,哪輪得到他呢?至於老闆,那更不可能。

買房也是不可能的。每月這點薪水連五分之一個平米都買不到。就算一年能攢兩個平米吧,一百個平米豈不是得五十年?

唯一的樂趣,也就剩下蜷縮在出租房裡,吃著米團外賣,刷刷小視頻,在圍脖上陰陽怪氣幾句,充當一下無所不能的鍵盤俠。

就在這樣的頹廢中,有一天他猛然覺醒。每天既然我能在鍵盤上無所不能,何不勇敢地去把鍵盤世界變成現實呢?

所以他丟掉了垃圾食品,減少了加班,強迫自己早起,開始每天鍛鍊,並且積極地尋找各種教程學習各種技能。

終於有一天,他很發出了辭職信。在辭職理由中,他很驕傲地寫道:「世界很大,我想去看看。」

他又給所有的親朋好友留下了資訊:

「人生不止眼前的苟且,還有詩和遠方。我會離開一段時間,但請放心,我會把遠方的詩帶回來。」

然後他丟棄了一切雜物,隻不過揹著幾件換洗的衣服,參加了去西洲的旅遊團。

在昴日國鳶尾城時他以上廁所為藉口脫隊,丟棄行李走進了昴日國外籍軍團招募中心的大門。

如今他還能背誦當時看到的花崗岩的門牆上刻著昴外的標語:

無論你是誰。

無論你是什麼人。

無論你來自哪裡。

隻要你走進這裡通過考覈,

你就是軍團的分子。

你將效忠軍團,

軍團就是祖國!

所謂的考覈其實相當簡單。除了心理測試和體檢之外,對於身體的考覈主要是跑步、遊泳和引體向上。

跑步和遊泳都隻要「能按指揮跑和遊」就行,對速度冇有什麼要求。引體向上的考覈標準是七個。

招募中心管吃管住管穿,兩週之後給了他錄用通知。他立刻成為了昴外真正的軍人。從此再也不是鍵盤俠了!

孟飛一邊忍受著這沉浸在往日的榮光裡的年輕人的喋喋不休,一邊有些驚悚地看著突兀地出現在密林中的小鎮。

根本用不著發什麼轟炸預告傳單,這裡已經冇有一個人了。

熱烘烘如桑拿般的空氣中,飛舞著密集的青蠅和各種其他不知名的怪異蟲子,瀰漫著腥臭的味道。

水泥路麵就像被犁過一樣。一尺厚的混凝土變成了橫七豎八堆積的巨大石塊,和紅色的泥漿混成一團,像漂在咖啡上的白糖。

放眼五百米的街道,冇有一座房子的窗戶還有玻璃。留下無數的空洞就像腐爛之後白骨的頭顱上的空空的望著天空的眼眶。

不少建築物連外牆都冇有了,隻剩下柱子豎立在堆積如山的瓦礫中,像火柴棍組成的模型玩具。

戰鬥之激烈估計完全超乎興沖沖趕來的北冥空降部隊的想象。

「為什麼北冥人要空降這裡?」

孟飛有點不解。這個地方雖然在北冥和危月國邊境不遠,但並不是是什麼交通要道。

北冥和危月有著上千公裡的邊境,這

個地方對兩國而言都是無關緊要,甚至因為核泄漏而非常嫌棄的邊陲。

他忽然想起專家院原老那兩個小年輕下屬搞出來的「熵增全球監控係統」,明白無誤地指出這是全世界熵增最不穩定的地區。

說明這裡可能有什麼東西引起了北冥人強烈的興趣?

「嗬嗬,大哥,這事您問小弟就對了。」

「不要再叫大哥了行不行?」

孟飛被這人的「大哥」叫得渾身難受。但段宇立刻視死如歸地回答:「大哥,您就算親手斃了我,我也照樣喊您是大哥!」

「行行行,您繼續。」

孟飛放棄了改造這個傢夥的想法。

「在鬆露鎮核電廠的廢棄區域,有一個巨大的東西叫做核棺。」

「這我知道。然後呢?」

「然後,核棺裡有一個很神奇的東西,叫做萬物宮殿。」

「萬物宮殿?」

孟飛心中猛然一動。

萬物宮殿是布朗格教授在覈棺中建設的用來清理核汙染的人工智慧服務器的名字。

這名字是項目內部的名字,理論上隻有布朗格教授和項目相關的科研人員才知道。為啥會傳到這些傭兵耳中?

難道布朗格教授雇傭他們來做這件任務的時候交代了這種細節?不至於吧?讓這些傭兵知道這麼多又有什麼好處呢?

「這是什麼東西?」

他有意地試探著問,想看看傭兵們到底知道些什麼。

明明四週一個活人都冇有,段宇還是往四方的廢墟張望了一番,然後湊近,用手遮擋在前麵,在孟飛耳邊小聲說:

「萬物宮殿是一個神奇的機器,能瞬間製造出任何人想要的任何東西,隻要這些東西是合理的存在。」

孟飛往後退開,嘴角一撇,冷笑道:「這種蠢話你也信?哪有這種東西?」

「大哥,這訊息我可是冒死告訴你的。

「我估計就算在訊息靈通的西洲情報界,知道這事的也冇幾個人。」

段宇那佈滿油光的臟兮兮的臉上露出了委屈的表情。

「那你是怎麼知道的?」

「哎。

「那天雇主和我們隊長在營房裡密談。他們冇想到我剛好躲在衣櫃裡睡覺,不小心聽到了。

「那人還說危月國冇辦法駕馭它,打算把它獻給饕餮,當成加入西方軍事盟約的籌碼。

「但北冥人把鬆露鎮的廢棄核工廠視為自己的資產,更不能忍這樣的神器被白白送給老仇家,所以他們一定會打。

「結果真的打起來了!」

最後段宇表情變得誇張起來。

萬物宮殿——孟飛上次聽布朗格教授提起它的時候,是「能計算萬物的宮殿」。

但或許「計算萬物」隻是一個幌子。真實地說,這是「能無限製造萬物的宮殿」?還是說能計算萬物也就等於能製造萬物?

孟飛開始理解為什麼這個地方熵增會如此強烈了。如果真有這樣的機器開起來製造萬物,得吞噬掉多少負熵?

但凡有點確實的情報,周邊國家哪個能不設法搶奪?

無限製造萬物,可以乾的事情太多了。樁樁都能快速毀滅世界。

無限製造甜食,所有人肥胖加糖尿病而死。

無限製造遊戲和短視頻,全體人類瘋狂充值沉迷而死。

無限製造饕餮幣,世界瞬間通貨膨脹經濟崩潰。

無限製造石油,碳排量爆棚,星球溫度飆升,生物全部滅絕。

無限製造洲際導彈加核彈,真正的一小時玩爆全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