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白、兩青。

北地槍魔雖說屬於的青色命階,實際上的收益恐怕比元神宗師代表的藍色命階更高。

當然這也可能與楊罡在其中驚豔的表現有關係。

他若是甘於平凡,不參與北地槍魔的人生,默默修行等待一世結束,恐怕連一道青色機緣都難以獲得。

楊罡默默思索。

楊府提供的資源,足夠一個普通的凝練金身,但恐怕還不足以滿足魔神緞骨九變的恐怖消耗。

“那麼,就先提取一道白色機緣吧。”

心念一動,青色紅塵小魚身上頓時燃起一縷白色煙柱,落入命階長河之中。

“接下來,隻需靜等機緣觸發,後麵看情況……再想辦法。”

其實如果條件允許,楊罡自然更希望等北地槍魔這一世徹底結束,到時候再來一波大的,融合所有機緣看能不能搞出一道藍色機緣。

時間一晃。

日出東方,金烏自扶桑歡快地飛舞。

楊罡也早早起床,在小院中專心雕刻著小魚掛件。

“來來來,東西都搬進來,這邊這邊……”管同的聲音在院外響起。

他帶著一群下人,往小院裡搬來了許多小箱子。

楊府答應的資源——來了。

楊罡卻似冇有聽到院外的動靜,心如止水,默默完成手中隻差幾刀的小魚掛件。

隨著對刀道的領悟漸深,他雕刻起木雕小魚愈發得心應手,魚鱗、魚目漸漸傳神了起來,頗有幾分栩栩如生之感。

“你倒是清閒,卻叫我們忙的睡覺都不安生。”楊蟬嬌蠻的聲音在身邊響起。

楊罡動作一頓。

落下最後一筆,頓時一隻活靈活現的小魚躺在他手心。

“呼~~”輕輕吹落手掌上的木屑。

楊罡抬起頭,看向身邊一臉傲嬌雙手抱著胸脯的少女。陽光照在她臉上,淺淺的絨毛依稀可見,白皙的皮膚愈顯細膩。

周圍來來往往的下人們,抬著一個個小箱子走入院子,碼放整齊。

破落的小院忽然多了幾分鮮活的氣息。

相比殺戮不停的北地,此時這侯府小院竟給人幾分安逸恬靜。

“嗬~~~”楊罡心中暗暗搖頭,知道這隻是一時的,自己遲早要帶著母親離開這座樊籠。

“喂,我和你說話呢!”

楊蟬氣哼哼的鼓起腮幫子。

有了外人在場,她身上似乎又看不到之前獨處時那點小小的社恐了。

“哦。你怎麼來了?”

楊罡放下手裡的工具,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木屑。

“咦~”楊蟬嫌棄的退了兩步,揚了揚飛到麵前的木屑。

“罡少爺。”

管同獻媚地來到跟前:“這些修行的資源,是府裡今天早早派人剛從珍寶閣買回來的。除了養氣培元的丹藥、食材,還有府裡少爺們修行的緞骨、通脈功法。”

“至於那一門凝練金身的功法……”

他小心看著楊罡的臉色,道:“大房夫人說,您若是不嫌棄,可以先修行府裡的普通金身功法,若是願意等……到了月末,珍寶閣上層開閣之日,便將那可凝練三龍三象之力的‘天狼龍象金身秘法’買回來。”

“哦。”

楊罡平淡的點頭。

三龍三象之力的金色秘法?他現在已經不需要。當然,也不會傻乎乎的拒絕。

自己不要,也可以轉手賣出去換取資源。

他轉頭看著楊蟬,神色似乎在說:那你來乾嘛?

少女下巴一抬,哼聲道:“還不是師父擔心某些人耍些小手段,才讓我早早起來替你盯著。”

“一點都不知道感謝....”小聲的嘀咕聲,偏偏十分清晰。

管同在一旁摸著腦袋尷笑,假裝冇有聽到。

“……謝了。”

楊罡無奈搖頭,道:“回去之後,還請妹妹代我感謝寒香姑姑。”

“好了好了,知道了。”

楊蟬得意的一昂腦袋,腳步輕快的走了。

忽然她又一停頓,轉頭叮囑道:“師父這一段時間忙著組建鬥部一軍,恐怕很長時間都見不到人了。你最近可彆再惹出什麼亂子!”

言下之意,自然是指的之前怒殺護衛之事。

楊罡點頭答應,無需她多說,近段時間他也打算好好沉澱一番,將魔神緞骨九變修行到一定程度。等吸收完三十年參研記憶,再進入北地槍魔,與天刀進行最終一戰。

送走了楊蟬。

楊罡與管同清點起楊府送來的資源。

凝氣丹,壯骨散,各種風乾的補藥,一包包搭配好的藥浴配方,活血化瘀的藥膏……各種資源,每一份都細心標註了名稱、用途。

楊罡不禁會心一笑。

楊府的人自然不會這麼好心,這很明顯是出自楊蟬之手。

他不禁想起女孩的身世,說來兩人的命運有些相似,卻不相同。楊蟬母親早逝,但母族實力不弱,因此在楊府的地位不低。

加上自身天賦不錯,早早拜入寒香這位元神宗師門下,在楊府之中基本冇幾個人敢惹。

希望在寒香這個師父的教導下,她能改掉一些刁蠻的小性子吧。

正想著。

楊府送來的資源已經清點完畢。

“罡少爺,那小的們就先退下了。”管同行了個禮,帶著下人退出了院子。

楊罡則陷入了思索。

他隨意坐在一個小箱子上,下意識握了握胸前的仙靈玉佩。

“楊府送來的資源中,並冇有想象中的意外收穫。看來那一道白色機緣,未並應驗在此……”

“或許,我應該走出楊府?”

這般想著,他忽然鼻子一皺。

“這味道……”一絲若有若無的血腥味,混著各種藥材的味道,飄入鼻息之中。若非楊罡在北地經曆諸多殺伐對血腥味十分敏感,恐怕就忽略過去了。

“白色機緣……就在這裡。”

他雙眸一亮,起身掀開屁股底下的箱子。

翻開箱裡的貨物,半晌,終於找到一條暗紅色的細絲。它彷彿經曆了無數歲月的洗禮,顏色十分暗沉,表麵卻帶著幾點新鮮的血液。

顯然是剛落下不久。

“這紅絲,怎麼有點像是槍頭上的紅纓……”楊罡眼神若有所思。

在北地之中與趙零朝夕相處、同吃同睡,他對趙零那一杆視若生命的軍中製式長槍,幾乎每一條紋路都十分熟悉。

自然一眼認出這是一杆槍的紅纓。

等等。

紅纓……槍頭?

“珍寶閣,半截魔槍……”

電光火石間,楊罡腦中閃過薑江手中那條黑乎乎的‘燒火棍’。那是一截長槍的尾部,而魔槍的另一半槍頭位置,聽說則落在了珍寶閣手裡。

“等一下!”

他驀然抬頭,叫住隻剩半個背影的管同。

“管執事,你們今早去珍寶閣,可曾聽聞發生了什麼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