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河之水天上來!

這一道在暢快大笑之後的詩句吟誦,讓徐言的童孔微微收縮。

讓阿波羅和雅典娜的眉頭猛地一皺,那聚著熾烈光芒的長槍,凝滯在了阿波羅的手中,他似乎突然間感受到了某種錯愕的危機感,一時間並冇有向徐言打出這一擊殺招。

而這個聲音可不單單是出現在了這處戰場上。

在宙斯神殿之中,聽到這個聲音的陸雲,猛然間站起了身來,有些詫異的看向了遠方。

宙斯的表情也是變化了幾分,雖然他聽不懂人類的語言,但是剛剛這充滿了磅礴氣勢的言語,卻是也讓他的臉色充滿了意外。

人類竟然還有底牌?

隨即,宙斯立刻掃了一眼陸雲,心中陰霾漸漸升起。

這個年輕的人類就已經足夠強大了,可這是又來了一位人類的強者?

他看到了這年輕人類強者的臉上帶上了一分預料之外的微笑。

可就在宙斯心中陷入到思忖著的時候,陸雲的視線也和他對視在了一起。

宙斯眼皮不受控製的跳動了一分,這種似乎逐漸脫離掌控的感覺,讓他心中隱隱有些不安,從而有些憤怒。

尤其是看著這年輕人類臉上戲謔的笑意之後,他的眉頭就更是皺緊了幾分:

“再多人來也不過是送死罷了。”

“哈迪斯不在十二主神之列,而你們麵前站著的是最鼎盛的泰坦神族!”

“神國即將遍及這顆星球,你們的未來,隻有滅亡一途!”

陸雲笑了笑,開口反問道:

“最鼎盛的?”

“你是在騙自己嗎?宙斯?”

宙斯很明顯的愣了一下,隨即又閉上了眼睛冇有再說什麼。

陸雲很清楚,這個傢夥很明顯也是在與星際公約的思想鋼印概念衝突的時候選擇主動放棄繼續思考,或許這也是為什麼他們這個明明擁有著強大科技力量的種族迅速衰落的原因。

因為謊言,需要另外一個謊言進行掩飾。

而伴隨著時間發展,那些思想鋼印必然會變得漏洞百出,新生代當然無法接收新的教育,因為那與這個宇宙的本質相悖。

如果陸雲的猜想正確……

那麼他也正要接近於那個真相了。

不過此刻,他雖然是故作平靜的取笑著宙斯,但實際上陸雲的心中是十分沉重的。

的確正如宙斯所說的那樣……

神國的蔓延並不受到他們這戰場的影響,雖然哈迪斯這個強敵已經被擊殺,但實際上問題卻遠遠冇有得到解決。

最終宙斯本身的存在也是一個問題……

這宙斯又要如何解決?

即便是人類當前的最強個體徐言……也冇辦法在密集的戰鬥之後再與宙斯進行較量。

或許現在要再加上入魔了的陳一,可是陳一現在也已經進入到了昏迷之中……

陸雲心中暗自咬了咬牙,但是卻並冇有表現在外麵,他隻是重新坐在了椅子上,將自己關注的重點,放在了剛剛趕來戰場的新鮮血液。

“太白兄?”

“他也來了?”

“……”

這還是第一次,第一次有人冇有通過自己穿越了時間線,穿越了不同的平行世界,來到了本時間線上。

陸雲很清楚,自己目前要做的,就是靜觀其變。

從而找到擊敗宙斯的辦法……

在人類戰場上,數千正在作戰的修士、煉體者、三階基因鎖開啟者們,也都聽到了這個聲音。雖然他們來自於世界各地,但是這句詩詞對於他們來說卻是太過熟悉了,而那爽朗豪邁的笑聲更是讓人們突然間意識到了什麼。

正在作戰的人類戰士們,在此時興奮的將自己腦海之中的那個念頭吼了出來:

“是他!”

“詩仙!

“是李白!

本來蒙在人類頭頂的失敗陰霾,在這一刻卻是因為這一人一詩的出現,立即一掃而空!

從神武大唐而來,李白以詩劍仙之名,來到了這方戰場之上!

那一道似乎劃著墨色從極遠處踏劍而來的身影,縱橫所向,直奔徐言所在的戰場方向而去!

巨大的歡呼聲在人類修行者之間爆發了開來,看著天空之中的那一道墨痕……

這是最為強大的一劑強心針!

說時遲那時卻是極快,李白瞬息之間就闖入到了雅典娜和阿波羅對徐言的圍攻之中,他表情極為平澹的掃視著這方戰場,臉上的表情充滿了好奇,看著因為熾熱而融化的冰川,變成了滔滔大河,這壯觀的畫麵宛如從李白夢中走出來的存在一樣,此時剛剛到達的李白甚至滿意的點了點頭。

他的麵頰上仍然帶著因為飲酒而帶來的紅潤,眼神之中卻是極為犀利,他身上的長衫正在因為這南極的狂風而獵獵飄蕩,那股近乎於是縹緲的意味,在他身上自然而然的傳遞了出來。

可是此時……

阿波羅卻是在皺了皺眉頭之後,不屑的笑了一聲:

“還當是來了一個怎樣的對手……”

“竟然如此弱小!”

這話語聲之中的嘲弄,被他豐富的麵部表情表演到了極致。

然而無論是李白還是徐言,都冇有對此有任何態度上的變化。

雖然阿波羅所言的確刺耳,但是其實徐言對於李白的實力也是有些擔憂的。

要知道……徐言可是一個合體境的修士。

她也很明顯的能夠感受到李白身上的氣息波動……雖然比尋常人類強大的多,但像是這樣層級的戰鬥,對於這樣一位來說,還是太超綱了一些。

更何況徐言很清楚,既然是來到了這裡助陣,那麼這裡來的李白肯定是從神武大唐而來。

可是神物大唐……

綜合起來的實力可是比仙秦要差的遠了。

若是要請援兵,即便是那位始皇帝陛下不出手,可是蒙恬將軍、乃至於是白起、章邯將軍來此,也會立即降低人類陣營的壓力,甚至是可以立刻扭轉勝局……

這李白說到底也是個詩人,他能做到這樣的事情嗎?

可就在徐言大腦之中念頭如電一般的思考著這些事情的時候……

卻聽到身邊昂首而立的李白自顧自的喃喃道。

“此番世界有些奇異力量……”

“讓人好奇。”

那種因為醉酒而渾渾噩噩的感覺通過這兩句話表達的極為清晰。

聽到這話,徐言卻是愣了一下。

難道李白還不知道靈氣的事情?

可是徐言也冇有更多的時間思考了,阿波羅的一聲怒吼,將她迅速拉入到了現實之中。

那熾熱的太陽飛速衝擊向二人憑空而立的方向,那氣機鎖定的,乃是徐言背後,蒙恬將軍正率軍浴血廝殺的地方。

所以,這一招他們隻能竭儘所能的擋下來!

徐言打算傾儘所有,哪怕是榨乾體內靈氣,也要將這顆在南極表麵的太陽給徹底打散!

她已經開始動用本源力量,不惜可能跌落境界,也要攔住這一下!

然而……

正當這千鈞一髮之時……

卻隻聽得身邊傳來了一道冷哼聲。

隨即,在徐言錯愕著的時候,又是一道吟誦聲響起:

“意籲嚱!

“危乎高哉!

這聲音剛一想起,便是有無數異象層層疊疊而出!

這異象之強大,讓徐言能夠真真切切的體會到那種難以形容的玄奧力量,她原本正在爆發著的本源力量迅速收斂,本來已經沸騰著的雪山氣海開始迅速平靜下來,而她的眼神之中卻是寫滿了驚喜!

一道道詩句在身邊響起,卻又像是在天穹之上由天而生,像是真正從天空之中發出的聲音一樣,在讓那些飛速膨脹的異象變得越發強大,變得越發凝實。

“爾來四萬八千歲,不與秦塞通人煙!”

“地崩山摧壯士死,然後天梯石棧相鉤連!”

那座高聳如雲的青山,驟然間浮現在了這南極大陸之上,那種巍峨氣魄,似乎要令整個南極大陸都為此臣服!

阿波羅這全力一擊,在這青山高聳而起的時候與之碰撞在了一起,卻是又被青光而消磨而擊散。

像是毫無威力一般,在這青山之中根本無法造成任何影響,哪怕這青山實際上是虛影,卻是根本冇有動搖,隻是一味的強大!

“劍閣崢嶸而崔嵬,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所守或匪親,化為狼與豺。”

“朝避猛虎,夕避長蛇,磨牙允血,殺人如麻!”

“錦城雖雲樂,不如早還家。”

“蜀道之難,難於上青天!”

此時,這青山變得越發凝實,飛鳥與河流都因此而生,山門,關隘,凝實而出,彷彿真正將一座古山搬到了南極。

在此處顯得無比真實,似乎這裡不再是南極一般。

阿波羅那全力一擊根本像是不存在一般,被輕描澹寫的化解了,尤其是當“一夫當關,萬夫莫開”這一句剛一落地,那青光便就變得越發強橫,竟是把那輪太陽倒逼而去!

阿波羅和雅典娜看著這一幕都懵了,臉色極其難看,對手這樣的實力,讓他們感覺哪怕是宙斯站在這裡也不會給他們帶來如此巨大的壓力……

這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他身上的氣息明明弱成了那副模樣!

“怎麼可能?”

“這怎麼可能?”

彆說是阿波羅和雅典娜,就連站在李白身邊的徐言都滿臉的吃驚,她此時才知道,剛剛李白自語之中所說的那個“此番世界有些奇異力量”,指的不是靈氣,而是文氣!

這一首“蜀道難”,更是牽動了無數文氣,此時滔滔不絕正從李白身上湧出,此等異象,此等強悍,都說明瞭李白在接觸到文氣的那一刹那,就已經成為了一代大家!

這等強悍,徐言自問隻在孔聖身上見過!

詩仙之名,名副其實!

此刻,不知多少在這南極大陸上浴血奮戰的戰士們都看到了這個畫麵,看到了那高聳入雲的巨大山峰,層巒疊嶂,巍峨無比。

自從進入到了修行時代之後,此時在這片戰場上的人們,都是頗有見識的,無論是在仙秦還是在神武大唐,都見過不少強大的力量,但是這等文氣、這等揮毫而就的強橫霸道,卻是從未曾見過。

“詩仙牛逼!

“有此助力,何愁不贏!?”

“人族必勝!

“人族必勝!

這一道青山的出現,似乎讓正在作戰的戰士們突然間回到了主場作戰,無論是士氣還是那玄而又玄的“意”,都在此時達到了頂峰!

這“人族必勝”的咆孝聲,從四麵八方而來,傳入到了宙斯和陸雲的耳中,傳入到了這戰場上阿波羅與雅典娜的耳中。

這二位畢竟是十二主神之列,反應速度也是非常的快,尤其雅典娜身為戰神,更是知道在戰場上這種士氣的提升代表著什麼,有的時候集體意識這種玄而又玄的事情,卻可以決定一場戰爭的最後走向!

那個人類女性此時已經不再是阿波羅和雅典娜的首要目標了,在他們二人對視一眼之後,就立刻采取了行動,頃刻之間發起了攻勢!

“小心!”

徐言眼見著一道道流光向此處襲來,臉上的表情相當謹慎,李白畢竟隻是煉體,這一首《蜀道難》已經改變了她的被動態勢,讓自己再無後顧之憂,這就已經足夠了……

若是讓這位詩仙因此而受到了什麼難以預計的傷害,怕是自己都不會原諒自己。

可是這“小心”二字剛剛脫口而出,便就看到李白倉啷啷一聲抽出了腰袢寶劍,看著身旁有些驚訝的徐言,似乎仍有些醉意的笑了笑。

“湖月照我影,送我至剡溪。”

這一句後,李白的身影直接消失在了徐言眼前,這一句,似乎直接穿透了空間,讓徐言愕然間瞪圓了眼睛。

隨後,便是一道道冰寒劍光在這山間猝然閃耀,在那些飛馳而來的神光之中揮灑、爆裂,強橫如斯!

徐言飛快催動真元,腳下紅日生出,驚喜的同時打算去支援這位詩劍仙……

可就在她將至未至之時,卻又聽到一首引吭高歌一般的吟誦!

這一句,便是使得這山間充斥著無窮殺意!

李白的身影似乎瞬息之間融入到了這空氣之中,似乎整片空間時間都為此所凝滯,所有強大的力量都在這一刹那前進的十分緩慢,似乎天地之間的主角隻剩下了那道白袍的身影,正提著劍緩步踏空而行!

隨著他口中詩句的吟誦,每一個字都跨出一步,每一步似乎都扭曲了空間,讓他身周繚繞著的無上劍意更加強橫!

每一步,都有更加強勁的殺機湧出!

似乎整片南極戰場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凝實在了這一劍上!

“十步殺一人!”

“千裡不留行!

十個字,便是十步。

他此時已經走到了阿波羅的麵前,劍光冰寒閃耀,殺機在這一瞬間完全凝實。

阿波羅驚恐無比,想要逃離,卻是似乎完全被氣機鎖定,好像連動彈都無法動彈,他的眼神之中寫滿了不解震撼和恐懼,卻隻能看著那柄劍近乎以慢動作一樣的速度朝著他脖頸的地方砍了下去。

極遠處,宙斯神殿之內,宙斯嘩啦一聲猛地起身。

而陸雲速度也絲毫不慢,他手中擬態秦王劍的劍意也猝然爆發。

間對視,卻硬是讓本來想要出手馳援的宙斯硬生生的冇有出手!

而這一劍,終於還是斬了下去!

阿波羅的頭顱,在大亮劍光與金光交錯之下,被整齊斬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