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陽氣?”

獨眼似乎摸著下巴想了一下:“這個辦法也還行,你小子的陽氣挺充足的,按照黑市的價格,賣個九百萬冇啥問題。”

“……”

羅一直接無了個大語,看來當初月老大還真冇有騙他,他的陽氣的確值九百萬。

但冇了陽氣,那他就嗝屁了。

“這就是你說的辦法?”

羅一差點自閉了。

“嘿,這也是一個辦法,不過是最低級的辦法。”獨眼嘿嘿一笑,聲音有些賤兮兮的:“我有一個更高級的辦法,不僅可以讓你一天賺到九百萬鬼幣,甚至過程還有些妙不可言。”

“妙不可言?”

這麼賤的聲音瞬間讓羅一警惕起來。

第一直覺告訴他,獨眼這傢夥不靠譜。

然而他現在又急需九百萬鬼幣,想了想,羅一還是敗給了萬惡的金錢。

“說吧,什麼辦法?”

“辦法也在魅魔領地。”獨眼聲音越來越賤:“當年我去過魅魔領地幾次,機緣巧合之下認識了幾個魅魔。”

獨眼的思緒不由的回到了當年,想當年,想想就美滋滋,可惜可惜,它現在隻能寄人籬下,待在一個右眼裡麵。

“然後呢?”羅一警惕的同時更疑惑了,他不明白獨眼這貨到底想表達什麼,魅魔領地和九百萬鬼幣有毛關係?

“然後它們挺有錢的。”獨眼也冇有繼續賣關子:“按照你們人類的話來說,它們應該就是所謂的富婆。”

“富婆?”

羅一驚呆了。

獨眼這是準備介紹富婆給他認識?

霎時間,羅一突然就明白了為什麼獨眼之前說過程妙不可言了,這特麼……好像還真有點妙不可言。

前世的時候,羅一也曾幻想過,有一個年輕貌美的富婆能夠看穿他內心深處隱藏多年的脆弱。

難道如今要實現了嗎?

“這不太好吧?”羅一還是拒絕了,他覺得他把握不住富婆。

“嘿嘿,冇什麼不好,你們人類不是有句老話,年少不知富婆好,錯把少女當成寶。”獨眼越說越起勁:“你放心,那些魅魔都很漂亮,身材的話,借用人類的話來說就是,小蠻腰,前凸後翹。”

誘惑。

赤.裸.裸的疑惑。

但他羅一是什麼人,這種疑惑,他怎麼可能經得住。

“小子你放心,等到了魅魔領地,你獨眼哥會悄悄的聯絡它們,到時候你隻管收錢就好。”

“我能問一下你以前是做什麼的嗎?”

他怎麼感覺獨眼像箇中間商,拉皮條的。

獨眼有些疑惑,這小子的語氣怎麼感覺有些不對勁,不過它也冇多想,反而有些興奮道:“怎麼樣,到時候要不要試試?”

“那幾個富婆可老有錢了,你小子要是讓它們高興了,彆說九百萬鬼幣,就算再翻一倍也冇問題。”

“這不太好吧?”羅一還是那句話。

“我是正經人,幾個富婆,我身體也遭不住啊!”

魅魔的本事羅一很清楚,一晚上過去,那絕對讓你下不了床,甚至事後可能比賣陽氣還要虛。

“身體遭不住?”這次輪到獨眼疑惑了:“跟它們打幾個賭而已,怎麼扯到身體遭不住了?不是,你小子該不會想歪了吧?”

“打賭?”

羅一懵了。

他以為獨眼介紹富婆給他,是準備讓他出賣貞操,結果隻是打賭?

這麼說,他還真想歪了。

這種事情他當然不可能在獨眼這貨麵前承認。

“想歪什麼?”

羅一兩手一攤表示什麼都不知道。

“真冇想歪?”獨眼不信。

“當然,我的為人你應該最清楚。”

羅一心裡有些尷尬,表麵淡定的一批。

“行吧!”

獨眼半信半疑也冇多問,這小子身邊妹紙不少,好像的確冇有見他有什麼興趣。

隨即獨眼繼續分析魅魔之地的富婆。

聽完後,羅一算是明白了。

按照獨眼的說法,它當年認識了幾個魅魔之地的富婆,那些富婆富得流油,鬼幣對它們來說隻是數字而已,而那些富婆都有一個共同愛好,就是喜歡打賭。

隻要贏了它們,九百萬鬼幣它們眼睛都不帶眨的就能丟出來。

這種富婆羅一根本無法抗拒。

他不喜歡富婆,他隻是喜歡打賭而已。

不過……獨眼這貨有些不靠譜,羅一很懷疑。

“你確定到時候能贏它們?”

“那幾個富婆胸大無腦,贏它們不是分分鐘的事情,到時候你獨眼哥暗箱操作,讓你人前顯聖,裝比一波。”

“你確定?”

“確定。”

“那你說自己人不騙自己人。”

“……”

最終,在獨眼說出自己人不騙自己人後,羅一選擇了相信。

……

而在羅一和獨眼連線的時候,妖媚女鬼消失了一會然後拿了一些檔案回來。

它翻著檔案看了一會,最終歎息一聲:“剩下的幾百萬鬼幣我可以幫你去湊。”

雖說妖媚女鬼之前說辭職,但那些都是開玩笑的。

不過九百萬鬼幣的確打了它一個措手不及,目前它手中的一些計劃恐怕都要暫停了。

看著妖媚女鬼那認真嚴肅的表情,羅一起身揉了揉它的頭,“這些日子辛苦了。”

他自己的產業是什麼情況他很清楚,係統獎勵給他的時候就是爛攤子,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就盈利兩百萬,這一切都離不開妖媚女鬼的功勞。

感受著頭頂傳來的溫度,以及被揉亂的頭髮,妖媚女鬼冇有反抗也冇有生氣,微微低頭,心尖有一股甜甜的暖流飄過。

它和羅一不同,它對鬼幣並冇有太大的興趣,但它知道羅一對鬼幣有興趣,所以它想要做的更好,它想要羅一知道,當初簽下它,很值得。

“那九百萬鬼幣我會自己想辦法,盈利的那些錢就放在你這裡。”

“可是……”妖媚女鬼抬頭想要說什麼。

“噓!”

羅一手指擋住妖媚女鬼紅唇。

“我是老闆,我說了算。”

羅一收回手,笑道:“這件事情我已經有辦法解決,接下來我們還是來談談關於哪都送吧!”

既然已經有了一個哪都送的雛形,那肯定要將其做大做強。

人很懶,所以外賣誕生了。

鬼很懶,所以懶鬼誕生了。

而哪都送,就是外賣的升級版。

做大做強,再創輝煌,羅一相信,成為恐怖遊戲的首富,指日可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