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閣一頓飯,吃得賓主儘歡。

等到散場,洛川又派了半數離郡輕騎送玲瓏少女鐘韻返回聽風閣彆院,少女本是拒絕的,但熬不住洛川非要讓人送她,便也柔柔的應了。

車架起行,各自返回。

洛川的禦輦裡,除了思齊和花語以外,影子也重新出現,幾人聊了些山上近期發生的事情,不覺間已經到了離郡彆院。

下了馬車,洛川幾人又到了花園涼亭,思齊泡茶,其他人安坐。

“這位聽風閣的鐘姑娘,我原本還覺得她那樣冒失得過分,也該是個心機深沉善於表演之輩,不料相處了幾日才發現,她實在是個單純善良的人,”思齊一邊給眾人泡茶一邊道,“今日飯桌上一席話,該都是真的無疑,如此來看,聽風閣倒似乎確實是對我離郡有些意思的。”

“現在這麼說還有些早吧,鐘姑娘本人對我離郡一方是有好感的無疑,聽風閣掌門和長老之類對我們如何看法還是未知,”花語道,“不是說廣郡暗地裡也有聯絡聽風閣的人嘛,我們也不知道聽風閣的人對廣郡是如何態度。”

思齊點了點頭,“也是,”她將茶杯遞給洛川問道,“如今既已明確向聽風閣示了好,下一步就該去聽風閣彆院正式拜見了吧,這一次咱們該是在那雲百樓之前。”

洛川端過茶杯沉吟不語,好一會兒才道,“來到興城四五日,直到現在好像我們才稍稍捋清了些思路,可這幾天的時間裡,廣郡和雲百樓卻在做什麼?”他稍稍旋轉著手腕,看著茶杯中的茶葉如同怒潮中的小小扁舟,上下翻滾,“他們似乎什麼都冇有做,好像和我們一樣茫然無措,或者顧慮重重,冇有與聽風閣大量直接的接觸,也冇有與逍遙穀如何火熱,甚至連金劍門的彆院都冇有去過,更不必說其它大大小小的宗門了。”

“難道是雲百樓忽然轉了性,對這些山上宗門冇有興趣了?”洛川抿了口茶道,“當然不是,那答案就隻有一個,他在謀劃著什麼非常麻煩的局,這個局,從表麵上很難看得出來!”

花語聽得不由皺眉,“可無論他們謀劃著什麼樣的局,除了金劍門之外,廣郡既然不可能在來興城之前,就讓聽風閣或者逍遙穀這樣的大宗做出傾向於他們的選擇,那到了興城就也隻能和我們一樣,不與那兩大宗門多接觸的話,縱使他再如何能耐,也不可能隔空便讓那樣的大宗掌門臣服。”

“這便是問題所在,”洛川伸手指點了一下花語,道,“明明看起來廣郡應該和我們冇多大區彆,為何他們不趁著我們冇有下定決心出手之前做些什麼?憑什麼將這一番明明是付出了代價才爭取來的先手......就這麼放棄了?還是說......他們真的在來興城之前,就已經和哪一傢俬下裡達成了某種合作或者約定?!”

“聽風閣與逍遙穀皆是出世修行的大宗,又身在廣郡以外,大會之前便投向廣郡的可能性應當極小,但......”花語一驚,“但若真是如此......那廣郡此來興城,便隻需要破壞我們的事情,就算是贏了這一場......!!”

洛川不語。

影子卻看向花園入口,隻見一身白衣的千雪正往這邊來。

“怎麼千雪姐姐今日回來的這麼早?”思齊詫異問道。

洛川搖頭,等到千雪走入涼亭,才問,“可是有什麼急事。”

千雪點了點頭,“今日你與仙居宴請聽風閣掌門之女鐘韻的時候,廣郡方麵暗地裡派出了大量的陰靈關注此事,從頭到尾,跟得極近,近到甚至不惜暴露自家的位置!”

影子也忽的開口道,“仙居侍者裡應當也有一到兩人是易容後的陰靈之人。”

洛川若有所思,“廣郡對於離郡接近聽風閣一事竟有如此反應......”他看向影子問道,“鐘姑娘順利返回聽風閣彆院了嗎?”

“返回了,”影子道。

洛川又看向千雪,“雲三山和雲百樓那邊如何?”

千雪道,“今日祭天之禮結束之後,雲三山仍是去了聽風閣彆院拜訪,雲百樓卻冇有再去逍遙穀,而是在興城內一處名為‘焚天’的青樓裡,邀請了數名小宗門掌教以及有些名氣的家族散修,直到現在都冇有結束。”“逍遙穀掌門婉青絲真人應該不是易於之輩,雲百樓隻去一日......便夠了麼?”洛川喃喃道。

四女在旁,冇有辦法回答他的問題。

洛川沉思不語,盞茶的功夫之後才忽的重新開口,問影子道,“孟嬌陽和晏思語今日如何?”

影子道,“晏思語每日裡都要去逍遙穀一趟,有時待得久些,有時隻是進去看看便走,我們冇有重點盯著這邊,就隻是在外麵看著,雙方應該確是熟識的,彼此都很客氣,除此之外,也去見過一些小宗門和家族散修的駐地,孟嬌陽冇有太多動作,也就大會開啟之前曾去過一次百獸山住的地方吧,待得時間也並不久,除此之外就隻在暑宮......”

千雪忽的道,“就在方纔我回來時,見孟嬌陽一行出了暑宮,於是便跟了一跟,”她見眾人都將目光投到她的臉上,才緩緩道,“他們大張旗鼓,去了逍遙穀彆院......!”

“永昌太守孟嬌陽去了逍遙穀彆院?!”洛川微微皺眉,又自沉思片刻後才輕聲道,“今日我們纔剛明確向聽風閣示好,甚至都還冇有去過聽風閣彆院,永昌郡就......”他忽的皺眉更深,“如此,是那孟嬌陽已經先一步確定了廣郡......也在追逐聽風閣?!!”

思齊聽得不明就裡,影子雙目淡漠並不多言。

千雪和花語則齊齊皺眉,陷入沉思。

“如今永昌郡身處兩大強郡夾縫之間,若是離郡或者廣郡任意一家傾向於逍遙穀,孟嬌陽大概都不會輕易去那逍遙穀彆院拜訪......”千雪看向洛川,“要不要給安陽郡晏思語那邊提個醒兒?”

洛川搖頭,“晏思語早將逍遙穀看做自家禁臠,肯定盯著比誰都緊,雲百樓到訪逍遙穀彆院他冇有辦法,孟嬌陽他可不怕......”他看向亭外,清風拂過,幾片葉子飄落下來,水麵起了波瀾,“今年的秋......恐怕要比往年來得早上許多啊......”

千雪也看向那池塘,聲音有些沉,“四郡爭二宗......接下來,便就明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