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渾和容棲棲互相對視一眼,兩人腦海裡不約而同地浮現出那個人。

既擁有怨氣,又對這個村子有怨恨的人,就隻有一個——康重華。

許渾將雙臂枕在腦後,望著天空的繁星,“以後一起看星星賞月亮怎麼樣?”

容棲棲明白許渾的意思,他在向她保證,一定會抓到康重華,幫她解毒。

但她從不答應任何約定。

完成約定需要雙方時刻銘記,並且在完成約定之前,絕不能背叛彼此。

約定這個詞,在容棲棲心裡等同於捆綁。

而她,不願被捆綁。

容棲棲不直麵回答許渾的話,道:“走吧。”

下一站,鴻泰縣。

許渾再一次站上鴻泰縣的土地,內心觸動良多。離開前,他就是個生活不能自理的植物人,但現在他體內竟有靈脈滋養。

人生還真是變化無常。

他好了,容棲棲卻中毒了。

這算什麼?黴氣接龍?

容棲棲想起許渾在這個世界的父母,向許渾提了一嘴他們的情況。

許渾沉默了一會兒,君不見把他放在許太學家裡時,篡改了許太學一家人的記憶,讓他們認為許渾就是他們的親生兒子。

許渾聽說了許太學的遭遇,不動容是不可能的,畢竟人家照顧了他那麼久,還不因為他是個植物人而嫌棄他。

暫且不論其他的,單看許渾輾轉在多個人家,隻有在許太學家裡吃得最飽,穿得最暖。

想起這件事,許渾就要罵君不見一次。

容棲棲聞言,被君不見的功力再一次驚到:“君不見是怎麼改變許太學的記憶的?”

猶記得上一次,她和許渾為了改變陸墨的記憶,來來回回弄了好幾次,甚至差一點死在時空隧道裡。

可君不見不隻改了許太學一個人記憶,還改了那麼大一家子的記憶。照這樣看來,君不見的境界不亞於容棲棲,或者比她更上一層樓。

他到底是什麼人?

許渾:“君不見把我從河裡撈出來之後,我就被他打暈了,一覺醒來,就在許太學家裡。我用的還是本體,並且他們對我毫無芥蒂,好像我就是他們的兒子一樣,如果不是君不見篡改他們的記憶,他們怎麼會這麼自然地接受我。”

容棲棲對許渾的猜測無話反駁。

單靠催眠,時間不可能持續很久,隻有改變他們心底對許渾身份的認知,許太學一家才能把許渾當做他們真正的孩子。

容棲棲有些惋惜地歎口氣,將這其中的利害關係告訴許渾,“總之,他的身份背景我們一概不知,萬一你單獨遇到君不見,不要硬碰硬。”

許渾嘴裡答應,心裡纔不那樣想。

君不見把他害得這麼慘,不報這個仇,他誓不為人。

容棲棲見許渾眉眼間還是有隱隱的怒氣,又提到許太學,“你打算去找她嗎?”

女兒國不是一個小地方,找一個人無異於海底撈針,他們冇有時間可以花在這件事上。

“不找了,有緣分總會見到的。”

許渾把拳頭捏得嘎吱作響,“至於害許太學家破人亡的李縣令和萬州刺史,我一個都不會放過。”

容棲棲纔想起還有李縣令這麼一個人,“你不用官李縣令,我已經把她解決了。等把怨鬼抓到後,我們再去找刺史那個老女人算賬。”

許渾冇想過容棲棲會主動提出和他一起,眼神波動,“朋友,謝謝。”

容棲棲挺不習慣許渾這副認真的樣子,無所謂地說:“你也說了,我們是朋友,舉手之勞,有什麼好謝的。走了走了,還要去鄧煙家。”

許渾知道李縣令栽倒容棲棲手裡後,特彆好奇李縣令的現狀,拉著容棲棲讓她講。

容棲棲三言兩語地解釋了一下,許渾的注意力到是被絲凝苑引了過去,有些酸溜溜地道:“你這段時間玩得挺嗨啊。”

他在捱餓受凍的時候,這個人居然在遊山玩手,順便行俠仗義。

老天有眼,他纔是那個最需要狼毫女俠拯救的人吧!

不得不承認許渾說的,容棲棲這段時間確實玩飄了,她避開許渾殺人的目光,指著一戶人家道:“鄧煙家應該就是這裡,我去敲門。”

許渾被容棲棲落荒而逃的背影逗笑了,可又認為現在不是開心的時候,連忙繃起臉,隻是眼裡的笑意趁他不注意的時候,早已溢位來了。

容棲棲敲了好幾下門,卻無人應答。

許渾性子急,抬腳一踹,院子的大門摔倒在地,壓倒一片雜草。

院子裡的野草長到人的小腿處,台階上全是青綠色的苔蘚。堂屋的門上掛著一把大鎖,上麵結滿了蜘蛛網。

許渾剛要踏進院子,隔壁有人跑出來,大聲問道:“你們是誰?”又指著許渾道:“小公子,為何如此招搖?出門都不以麵紗遮掩,我看你這樣不像是彆人家的相公。未出嫁前,男子的臉不可被彆人看了。這樣的不守男德,以後還如何嫁個好人家。”

許渾被這個大娘說的話,砸得有點懵,他懵懵懂懂地問容棲棲:“她教訓的人是我嗎?”

要不是有外人在,容棲棲可要好好調侃許渾一番。

她強忍上揚的嘴角,補上一句:“小公子,既然男德對一個男子來說如此重要,還不快把麵紗戴上。”

許渾的心上又被插了一刀。

他怎麼不守男德了?!

不對,麵紗跟男德有什麼必然的聯絡?

許渾準備打開毒舌攻擊,他今天要好好教育教育這位大娘,告訴她什麼是男德!

容棲棲卻拉了一下許渾的衣袖,附在他耳邊道:“小公子,入鄉隨俗,彆生氣了。”

那一聲“小公子”,落在許渾耳朵裡,可謂是蕩得九曲十八彎,把許渾哄得一愣一愣,心裡頭那點氣早就跑個冇影兒,站在那裡傻笑。

大娘見光天化日之下,女子做出這麼大膽的舉動,也驚了,又打算教訓容棲棲。

容棲棲搶先一步對大娘道:“這位女官誤會了,他是我相公,我們特地來這裡探親的。女官可否認識鄧煙?”

許渾被“相公”兩個字給炸得外焦裡嫩,臉上的笑越扯越大。

大娘恍然大悟,又見許渾像是個傻子,連帶著對他的譴責都少了一些,到多了幾分憐憫。

“鄧煙他們家老早便搬到縣城裡去了。”

容棲棲問:“何時搬走的?搬到縣城何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