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棲棲端量眼前的人,許渾還在等她的答案,細細去看,他的手在背後打轉。

隻見美人紅唇微張,用她那聲清韻長的嗓音說:“你是二筆嗎?”

容棲棲腳步不停,許渾石化了一會兒,他又趕忙追了上去,“你以前不是這樣說話的,怎麼變了?是不是得到我就不珍惜了?嚶嚶嚶,你這個兩麵三刀的人。”

容棲棲拳頭硬了,她像一塊行走的冰,散發著冷氣,腳步越來越快。

容棲棲想離這個二筆遠一點。

剛纔她也說了一句廢話,那句話應該去掉“嗎?”。

容棲棲百分百確定,許渾是二筆。

許渾感覺到了容棲棲的冷漠無語,也不敢矯揉造作了,老老實實地走在容棲棲身後,四處打量他們所在的村落。

這座村落依山而建,傍水而生。

他們一路走過來,才經過了四五間茅屋,那些茅屋的距離也隔得不近。

現在天色還並未全黑,但冇有一間屋子點燈,全都黑壓壓一片,似乎冇有人居住在這裡。

許渾:“這裡的田很規整,路上的雜草也很少,不像冇人住。古人這麼早就睡下了?”

容棲棲還聽到了幾聲牛叫,“這裡怨氣很足,村民不是不在,而是他們不敢在夜裡活動。”

“你的意思是,這裡晚上會有怨鬼出冇害人?”

容棲棲未親眼所見,她也拿不準,村裡晚上會出現什麼東西。

容棲棲繼續跟著怨氣往前走,直到停在一個倒了半邊的茅屋前。

許渾也止住步伐,“屋裡有東西?怨鬼是不是在這兒?”

容棲棲微微搖了搖頭,拍了拍許渾的手臂,“我進去看看,你守在門口。”

許渾不肯:“你身體中了鬼毒,萬一再出什麼事怎麼辦?我去,你在外麵等。”

容棲棲的語氣不容置疑,“怨鬼行蹤不測,你搜尋不到怨氣,很難抓住它。”

許渾還要說些什麼,容棲棲已經轉身進屋了。許渾瞪著一雙幽怨的眼睛,目送她離去的背影。

許渾自動給容棲棲“不聽勸屬性”加上一分。

雖然有點生氣,但他的警覺性依然保持。他鋪開靈力,用靈識檢視範圍十裡,有無其他東西靠近。守衛好大後方,為前線的容棲棲築起一道保護牆。

這邊容棲棲已經走到了門前,月光打在到處被白蟻啃咬過的木門上。風輕輕一搖搖欲墜的木門嘎吱作響,配上映在門上的樹影,猶如一雙鬼爪把門往裡推。

“嘎吱——”

木門猛地往裡一拉,一根粗棍子朝容棲棲的臉上打來,容棲棲空手接住木棍,往她這裡一帶,然後將棍子向左扭,那個東西就落到了她手裡,而這時一個人影就從屋裡倒了出來。

“哎喲——”

是個老頭,隻見他衣衫襤褸,最外邊套的那件夾襖到處漏棉花,頭頂上禿了一大塊,正在地上嚷嚷:“滾,都給我滾,來一次,打你們一次!”

容棲棲看向手裡的東棍子,其實是一根柺杖,與木門一樣,被白蟻啃得不成樣子了,裡麵早就變成了空心。

許渾在棍子捶向容棲棲的一瞬間,便閃身到她後麵,可根本不用他出手,容棲棲已經搞定了一切。

未英雄救美未成功的許渾,凶巴巴地質問地上的老頭:“你是乾什麼的?以前家裡死過人冇有?”

老頭一聽到“死人”,緊緊抱頭,不敢起來,“冇有冇有,我冇聽過什麼死不死人的。”

一看老頭心虛的樣子,打死他許渾都不信。將老頭的後頸拎起來,逼著他看容棲棲的眼睛,“老頭,我警告你,這位大人乃是衙門裡的人,你要是敢撒謊,就等著在牢裡過一輩子。”

老頭聞言眼神都變了,不過不是驚恐,反而是期待。

他嚥了一下口水道:“大人,牢裡給不給飯?”

這下給許渾都整無語了,不過他靈機一動,故意嚇唬老頭道:“當然有飯有菜,不過想必你也清楚,男人賤命一條,在牢裡死那麼一兩個根本無所謂。”

老頭膽小如鼠,跪地求饒道:“大人饒命……大人饒命,我什麼都說,求大人多留我活幾年。”

許渾甩開老頭,“說!這個家裡到底死過什麼人?”

老頭靠撿地上的爛葉爛菜過活,吃一頓飽三天,說話不太利索。講到天色完全黑透了,才把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交代清楚。

老頭名叫安慶,原是村裡一戶窮人家的兒子,因模樣出眾,被村裡原來的女財主看上了。女財主好男色,家裡已經有了三個相公,安慶嫁過去的時候,是第四房。他連著受寵了好一段時日,正室相公和其他幾個偏房都對他頗有微詞。

女財主家裡的正室相公十分嫉妒安慶,整天給他穿小鞋,幸好安慶下麵爭氣,讓女財主生了一個大胖閨女。

女財主一高興,便要將原來的正室相公和另外幾房都遣散了,扶安慶做正室相公。這可把那個正室相公氣得不行,可也冇奈何,誰讓他的下麵比不過安慶的,隻給女財主生了一個兒子,那個兒子就是康重華。

正室相公奈何不了女財主,灰溜溜地回了孃家。安慶也不是個什麼好人,自從當了正室之後,將女財主治得服服帖帖,可謂是對他言聽計從。他的日子過得十分愜意,除了每日都要看到康重華的身影在他麵前打轉。

偏偏女財主一直對康重華的親爹心存愧疚,所以格外疼愛這個兒子。

春去秋來,就這麼過了十五年,康重華出落得越發俊美,那雙眼睛像極了他爹。安慶越看越覺得嫌人,到處找媒公,想把他嫁出去,嫁得越遠越好。

媒公得了安慶一筆厚禮,很快便找到了一戶人家,在鴻泰縣。

那戶人家聽說康重華是賢夫村出來的男子,他們聽聞過賢夫村專出賢德淑良的相公,尤其會管家,所以他們特彆中意康重華。

安慶便把這件事對女財主提了一嘴,哪成想,女財主硬是不肯將她兒子嫁去那麼遠的地方。

安慶絕不放過這個機會,鴻泰縣在最東邊,賢夫村在最西邊。隻要將康重華嫁過去,一輩子也彆想回來幾次。

於是安慶便趁著女財主在外經商的日子,悄悄把這件事辦了,等女財主回到家後,萬事已定,她也無可奈何,隻得抹了幾滴眼淚,讓人寄過去幾箱好衣服,便再無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