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泉天壁,蒼穹萬仞。

“嘩!”此時,天壁之上突然湧起一層淡淡光華,如一層明亮的水膜,瞬間拂過,頓時刺目光芒,萬丈而發,照亮四周天地,如聖光降臨一般。

冷凰霽雪冷眸微微一顫,似乎感應到了什麼,臉色也開始變了。

末日十二嘴角揚起邪異而冷靜的笑,他等這一天,已經等得太久太久了。

隻要他成功打開黃泉天壁,就可以藉著天壁之力,進入傳說之中的輪迴道。

等到那時,他的黃泉三魂,就能真正的融合在一起,他才能成為真正的黃泉之子!

隨著黃泉天壁之上光華散去,一道道奇異詭譎的符文出現,密密麻麻,佈滿整個天壁,如天書一般。

仔細看去,這些符文倒像是某種古老的文字,蘊藏著古老的秘密。

冷凰霽雪不知道這些古怪文字是什麼意思,但她能從中感受到某種力量,她隱約記得,三生族聖物七夜輪迴上,似乎也有類似的文字,雖然不同,但卻有某種契合之點。

不過末日十二,好似能看懂天壁上的文字,雙目熾熱閃爍,顯得非常興奮,如同一個饑渴已久的人,正在享受最豐盛的玉露佳肴。

片刻之後,黃泉天壁突然再度釋放光華,然後如書頁一般,直接翻開了一層。

末日十二死死盯著第二層天壁,那種熾熱渴望的表情,極其貪婪。

“他竟然在吸收力量!”冷霜霽雪突然察覺到什麼,臉色不由得一變,心中驚道。

末日十二正從黃泉天壁之上,不停得吸收力量,雖然力量的湧動很微妙,但若是仔細觀察,也不難察覺。

“這個傢夥,到底是什麼人?難道他跟三生族有關係嗎?”冷凰霽雪心中驚訝,不禁有些警惕起來。

她和末日十二約定,她幫後者找回屍狗,而後者幫她找到三生族傳說中的輪迴天池。

隻要有輪迴天池,她就可以複活三生族的人!

此時,冷凰霽雪已經隱隱察覺到,末日十二所在的黃泉一族,應該和三生族有某種聯絡。

但她身為三生族的守護者,在遇到末日十二之前,根本不知道黃泉一族的存在,這實在讓她有些想不通。

“第三層!”而在此時,末日十二已經打開了黃泉天壁的第三層,更為貪婪地吸收第三層黃泉天壁的力量。

冷凰霽雪感覺到,虛空之中的無形力量,幾乎凝為實質,甚至影響到了天地之勢。

難以想象,此時末日十二所吸收的力量,該有多麼恐怖。

而末日十二以天劫之軀承受這些力量,竟然非常輕鬆,實在古怪。

很快,末日十二吸收完第三層天壁的力量,想要打開第四層天壁,卻是發現,一股龐然力量壓迫在天壁之上,竟然讓他無法動搖天壁。

“遮天圖騰!”他眉頭一皺,臉色頓時一變,竟是發現,這股壓迫天壁的力量,竟然是遮天圖騰。

“聶天,你竟然活下來了!”末日十二雙瞳一縮,猛然轉身,目光所及之處,站著一名銀髮劍者,正一臉玩味地看著他,正是聶天。

“聶天!”冷凰霽雪也在此時轉身,一雙冷眸閃過一絲熾熱,差一點驚撥出來。

“末日十二,既然我活下來了,我們的賬,也該好好算一算了吧。”聶天冷冷開口,頓時一步踏出,遮天圖騰驟然一沉,整個黃泉天壁竟為之一震。

末日十二見狀,心頭不由得一顫。

他冇有想到,聶天的力量,竟然如此恐怖,比之從前,增長了數倍不止。

而且聶天的境界,也暴漲了很多,竟是達到了天劫九重巔峰和劍之天劫九重天。

“聶天,看來這次你不僅大難不死,而且還有了新的際遇。我很好奇,到底是什麼力量,竟然能讓你從封脈之禁下活下來。”末日十二恢複了從容,似乎有所依仗,淡淡一笑說道。

“你馬上就會知道。”聶天嘴角扯動一抹笑意,隨即一掌拍下,渾然之力如山,強壓末日十二。

他恩怨分明,既然末日十二做了初一,那就彆怪他做十五了。

末日十二目光微微一凝,抬手一揚,竟是硬生生地將龐然之力擊得粉碎。

“哦?”聶天不由得驚訝一聲,笑道:“看來不僅我變強了,你也變強許多。”

“那是自然。”末日十二嘴角扯動,隨即身軀一震,一股股光華符文湧動而出,流轉全身,好似某種護身符印。

“這是黃泉天壁的力量!”冷凰霽雪已經退到一旁,看到末日十二身軀之外的符文,不禁驚訝。

看來吸收了黃泉天壁力量的末日十二,實力增長了很多。

“原來你來這石壁,是為了吸收力量。”聶天看了一眼黃泉天壁,馬上明白過來,卻是笑道:“不過就憑這些力量,你還是難逃一死。”

“是嗎?”末日十二冷笑,沉沉道:“聶天,我隻能說,你太小瞧黃泉天壁了。”

話音落下,一掌拍出,頓時空中傳出滾滾如雷的驚世之音,一道巨大手印山崩一般撲出,直壓聶天。

聶天卻是絲毫不動,隻是靜靜地站在原地,甚至冇有出手。

下一瞬間,手印落下,天地轟然一震。

末日十二定神一看,聶天竟然依舊站在原地,如老僧坐禪,紋絲未動。

“怎麼會這樣?”這一下,他吃驚不小,驚駭一聲。

剛纔一掌,劈山斷嶽,威力之大,難以想象。

但聶天卻僅憑肉身武體便抗下這一擊,實在太恐怖了。

更為可怕的是,聶天絲毫冇有受傷。

在末日十二看來,恐怕就是高階天武聖祖強者,硬吃他這一掌,怕也要倒退數步吧。

毫無疑問,聶天此時武體之強悍,已經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

原本聶天的武體,就遠超常人,甚至比那些比他高一個大境界的武者還要強悍,而現在,聶天的武體顯然再一次變強了。

如果僅僅從肉身武體判斷,怕是聶天已經堪比天武聖祖七重以上的武者了!

但聶天的修為,僅僅隻有天劫九重而已啊。

“驚訝嗎?”聶天淡淡一笑,道:“說起來,我的武體再次變強,還是拜你所賜呢。你說,我是不是要好好感謝你啊?”

話在客氣,但語氣之中的壓迫,已是呼之慾出。

這一次,聶天絕不會讓末日十二活著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