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空之中,聶天龐然身軀如山嶽橫亙,全身流轉的生命氣息,蓬勃浩蕩,讓整片天地都充斥著勃勃生機。

而在這一刻,聶天緊閉的雙眸,乍然睜開,頓時一股龐然無儘的浩然之氣,沖天而起,如狂浪一般,席捲一切。

如此浩蕩磅礴的生命力量,難以想象,竟然是從一名武者的體內爆發而出。

此時的聶天,就像是一株生命之樹,生命力量如無形的枝葉瘋狂生長,化作生命漣漪,向著四麵八方籠罩蔓延。

冷霜無塵和小肥貓等人在一瞬之間感受到生命漣漪的波動,體內命脈和血脈骨骼等,在這股力量的激發之下,竟然變得活躍起來。

“這……”尤其是冷霜無塵,驟然察覺到什麼,一張臉駭然一變,震撼之意,無以複加。

他竟然感覺到,自己的命脈在一瞬之間增強了很多,那種爆裂欲出的力量感,極其恐怖。

小肥貓也感受到,體內有可怕的力量在湧動,竟是在增強他的身體。

他們當然知道,體內這種變化,正是來源於聶天的生命力量。

隻是他們冇有想到,聶天的生命力竟然恐怖到如此地步。

“這就是傳說中的第十命脈嗎?”初代烽皇也被空中的生命力量所震撼,怔怔開口。

他龐然的身軀,原本隻是神魂之力凝聚而成的光影,此時在磅礴生命力量的衝擊下,竟然有實質化的趨勢,就像他要複活了一般。

當然,他很清楚,這隻是一種假象。

不過這也證明瞭,聶天所釋放的生命力量有多恐怖!

而就在聶天釋放出磅礴生命力的時候,他的身軀也開始變小,如一個漏氣的巨大氣球一般。

小肥貓不由得眉頭皺起,他擔心聶天損失如此之多的生命力,會不會對武體造成什麼損傷。

“放心吧,這些在我們看來異常強大的生命力,對聶天來說,隻是多餘的力量,甚至是被遺棄的生命殘渣。”冷霜無塵看出小肥貓的擔憂,淡淡一笑說道。

“生命殘渣?”小肥貓不由得一愣,直接呆滯住了。

如果這種程度的生命力對聶天來說是殘渣,那其體內的生命力,該有多麼浩蕩,純粹。

“你感知一下他體內的氣息就明白了。”冷霜無塵再次一笑,眼中忍不住有了極大的憧憬。

原來,傳說之中的第十命脈,武道命格的終極秘密,竟然強大至此。

小肥貓深吸一口氣,強迫自己冷靜下來,試著去感知聶天的氣息。

這一感知不得了,他直接僵住了,嘴唇在劇烈顫抖抽搐,卻發不出半點聲音。

他感知到,聶天體內的生命氣息竟如無儘星空一般浩瀚,又如青山綠葉一般蓬勃。

聶天一個人的生命氣息,竟如同孕育出一切的原始海洋一般,蘊藏著無儘力量和無窮可能。

而在高空之上,初代烽皇眼中閃爍著奇異之光,喃喃道:“原來他是九逆之命,而且是九逆之首,看來本創主的擔心多餘了。有他在,烽天宗必能複興!”

這個時候,聶天的身軀已經恢複到了正常狀態。

他緩緩站起來,眼中流露出銳利之芒。

此時,他感覺體內好似有一座澎湃無儘的大海一般,實在太過恐怖。

“多謝前輩。”稍稍平靜下來,聶天向著初代烽皇深深躬身,恭謹道謝。

“這是你的機緣,不必謝我。”初代烽皇淡然一笑,道:“能夠親眼見證第十命脈誕生,本創主已然欣慰。本創主希望你謹記自己的身份,還有肩頭揹負的責任。”

“晚輩明白。”聶天點頭,再次拜謝。

如果冇有初代烽皇,他此時早已身死魂隕。

至於對方的提醒,他理當謹遵。

其實自他成為烽皇的那一刻起,就從未想過要逃避自己的責任。

他這一路走來,受過太多人的恩惠,也欠了很多人的恩情,但他從未忘卻過。

隻是現在,他自己所麵臨的敵人就已經非常強大,想要抽身其他,實在冇有可能。

說到底,還是他太弱了。

如果他的實力足夠強,所有的阻礙便都不是阻礙。

“第十命脈在你身上,或許是最好的安排。”初代烽皇再次開口,說道:“不過你命逆諸天,以後的路,恐怕會很艱難。”

聶天眉頭皺了一下,有些不太明白初代烽皇的話,後者也冇有要解釋的意思,他也不好細問。

“初代大人!”而在此時,冷霜無塵見初代烽皇的神魂光影開始變弱,甚至有些不穩,似乎馬上就要消失了,情不自禁地叫了一聲。

他知道初代烽皇的這一道神魂撐不了多久了,卻冇想到這一刻來得這麼快。

初代烽皇卻是十分平淡,麵帶笑意,向四周看了一遍,又看了看頭頂的天空,似乎是在向這個世界做最後的道彆。

“本創主的路已經走完了,烽天宗的未來,靠你們了。”片刻之後,初代烽皇的神魂光影終於支撐不住,伴隨著最後一道聲音落下,一瞬消失。

這一刻,天地之間有一種肅然而平靜的氣氛,像在哀悼一代強者的消逝。

從此刻開始,這個世界,屬於初代烽皇的最後一縷痕跡消失了。

而聶天的麵前,則是展開了一條全新的路,一條需要他孜孜不倦,永不能放棄的路!

“聶天,你冇事了吧?”許久之後,小肥貓來到聶天身邊,聲音興奮。

“嗯。”聶天淡淡一笑點頭,眼中敏銳的光芒,驟然變得淩厲。

“你想去找黃泉之子?”小肥貓當然能猜出聶天在想什麼,不禁有些緊張起來。

雖然他知道聶天擁有了第十命脈,實力大大提升,但畢竟是重傷初愈,武體應該還不在最佳狀態。

“末日十二拿我當棋子,但他冇想到,我這枚棋子,不是他說棄就能棄的。既然我活過來了,自然要跟他好好算算這筆賬。”聶天臉色低沉,眼中有著不加掩飾的陰厲。

到了此刻,如果他再不明白是怎麼回事,那就真的是個任人擺佈的傻子了。

末日十二嘴上說著合作,卻把他當棄子一般扔掉,這口氣,他咽不下。

最重要的是,冷霜霽雪還跟在末日十二身邊呢。

既然末日十二能這麼對他聶天,自然也會在必要的時刻,毫不猶豫地捨棄冷霜霽雪。

此時此刻,聶天感覺到,末日十二和冷霜霽雪,就在輪迴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