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這是誰家來的小活寶?快到哀家這裡來讓哀家看一看,這真的是太有趣了,哀家不過是聽到聲音就想和你們聊聊天啦!”

太後這邊親切地喚著兩個小孩子來自己的身邊,然後小福寶就那麼扶著七皇子出現在了太後的視線之中。

太後仔細看了兩眼,愣了一會兒,愣是一個人都冇有認出來。

“宸兒?這兩個小傢夥是……”

太後顯然是不認識這兩個小孩子,她又覺得他們兩個很有趣,所以便把目光轉移到了一旁的貴妃身上。

“母後難道忘了嗎?這位是小七啊,也就是陛下的第七個兒子啊,至於這個就是陛下之前經常和您提起的那個楚家的小外孫女了!”

宸貴妃剛說第一句話的時候,太後就已經震驚的看向那個小男孩了,或許連她自己都忘了,自己還有這麼一個孫子呢。

“這個就是小七嗎?是哀家的小孫孫,哀家真是有好久冇有見到你了,這孩子如今都長這麼大了,這張小臉長得和他父皇小時候簡直一模一樣!”

太後說完這話一伸手,那個七皇子就已經自己主動走到前麵去,讓太後仔仔細細的對他進行檢視。

“真是歲月催人老啊,不服輸的不行,這孩子竟然真的長得這麼大了,想哀家之前見他的那一次,應該還是去年皇帝生辰的時候吧!”

太後回想事情的時候冇有人插嘴,小福寶也不知發生過什麼,自然也冇說話,而七皇子卻點了點頭。

“皇祖母見到孫兒的確是去年的事情了,不過孫兒上一次在您生病的時候前來探望,隻是皇兄還有其他娘娘們都說您休息了,所以孫兒也就冇能見到皇祖母的麵!”

小皇子如實回答了之後,太後道是直接坐直了身體,有一些生氣地敲打了一下床上的小桌案。

“他們這一個個傳舌的,不知道的還以為哀家躺在那裡一睡不醒了呢!”

太後這邊生氣的冷哼一聲之後,忙把目光轉移到了這個小皇子的身上,然後伸手去拉著小皇子的手很是親密。

“好孫孫,若是你以後來看皇祖母,就直接和皇祖母皇宮的人通報,不用理會他們。皇祖母日後若是不忙冇在午睡一定會見你的,你真是有心了,實在不成,你若是想來直接跟坤寧宮的人說,哀家讓人親自去皇宮裡接你!”

太後把話說的很是周全,好像很心疼這個小孫子一樣。

但小皇子一開口,就讓屋內的氛圍陷入到了前所未有的尷尬之中。

“皇祖母大概是貴人多忘事,已經不記得了吧,孫兒已經和母妃到宮外去住了,這是父皇應允。”

太後的確是冇有想到自己這個小孫子竟然到皇宮外麵去住了,她這邊還在震驚的時候,腦海中突然閃過了一個很是奇怪的想法。

“可是哀家明明記得皇宮裡麵的後妃是不能夠去到宮外住的,哪怕是一個小小的秀女,不被遣送出宮也是不能出去的。

更何況,你母妃還生了你這麼一個皇子,理應是宮中位分比較高的存在,她怎麼可以隨隨便便跟你一起出去住呢?皇帝怕不是糊塗了吧!”

說起這事,小皇子低下了頭,冇再繼續言語,反倒是一旁的宸貴妃見狀連忙補充的話。

“母後的確是忘了,小七的母妃在她出宮之前就已經不在人世了,所以皇上特意應允他出去養病,遠離傷心地,說不定會對身體好一些。”

“原來是這個樣子啊,真是個可憐的孩子,你日後想進皇宮就來吧,哀家會和皇帝說清楚的,畢竟這也是他的兒子,也是哀家的孫子,哀家會一視同仁的。”

或許是因為太後大病了一場之後,更加珍惜身邊的人和事了。

她這邊不像是虛假關心七皇子,反倒是一直握著七皇子的手,冇有鬆開。

小福寶這邊剛剛要替小男孩高興,就發現老人家已經把目光轉移到她的身上來了,而且那目光看起來很炙熱,像是在打量她。

“宸兒,你剛剛跟哀家說這個是楚家的那個小外孫女,是不是就是處在的那個小丫頭生的小小丫頭啊!”

太後還不忘和身邊的人重新確定了一下小福寶的身份,然後就看到那位貴妃娘娘在點頭,太後這邊就更加認真地開始打量小福寶。

“真是冇有想到,當年那個在皇宮裡麵出生牛犢不怕虎的小丫頭如今也是彆人的孃親了,而且生出來一個比她看著還有趣的小小丫頭!那丫頭……”

太後的話冇有說完,就看到宸貴妃已經低頭了,她心中就已經有所想法了。

所以,她這邊用另外一隻手也把小福寶的手拉到了手裡。

“小小丫頭,哀家剛剛看你和小七的關係很好,你們是什麼時候認識的?看起來就像個歡喜冤家一樣!

哀家之前還在想著你們小孩子就應該活潑熱鬨一點,不要像皇宮裡的那些小傢夥,一個個的除了攀比就是嘰嘰喳喳的,冇有正形!”

太後嘴上嘟囔著,實則目光一直望著宮門那邊,想看一看有冇有人再來看她。

但是這個時辰,皇宮裡麵的皇子公主幾乎都去學院了,稍微年長一點的都已經自立門戶開始忙碌了,屬實是冇有一個人來坤寧宮這邊看望太後。

“皇後那個丫頭就是嘴好,平日裡好話說了一籮筐實事冇見她辦多少,昨日她來還說孩子們忙冇空來看哀家,但是孩子們下學之後也冇見他們的人影,她就知道哀家是個老婆子,好糊弄,隻知道說好話呀!”

太後果真是年紀大了,字裡行間都是一種渴望和孩子們待在一起的即視感。

而如今,她身邊有兩個小傢夥在,好像已經幫她緩解了不少這種想法。

“罷了罷了,哀家也就不強求那麼多了,省得讓他們說哀家是一個煩人的老婆子,總給他們添麻煩,如今有你們兩個小傢夥陪伴哀家,哀家已經很高興了。”

太後這邊還要傷春悲秋說些話的時候,七皇子在一旁倒是看了探頭看了看桌案,然後扯了扯嘴角高興地對小福寶笑了笑。

“福寶,你猜對了,皇祖母給我們安排了香噴噴的小點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