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福寶這邊嘴上還有一些放心不下的在嘟囔的時候,則無奈地抱緊了自己手裡麵的小食盒。

小福寶特意打包了一份早點要帶進皇宮裡給那位貴妃娘娘,也就是她現在的姐姐或者是小嫂子。

畢竟,小福寶可是要跟著人家一起讀書寫字的,不拿一些學費就來,未免有一些太過臉大了。

小傢夥還不忘捏了捏自己的小臉蛋,發現她自己的小臉蛋真的是胖了一些,圓潤了不少,還有一些熱乎乎的。

光是想一想,小福寶這邊有更加心疼那個小夥伴了。

小福寶這邊吃得好睡得好,還能夠讀書寫字,也不知道小夥伴過得怎麼樣了。

如果他們能再見麵的話,小福寶一定要讓對方嘗一嘗她的手藝。

很快小福寶就到達了皇宮裡,比起之前的陌生,現在她算是記住了很多路。

尤其是去這位貴妃娘娘寢宮的路,她還是記得的。

“福寶小小姐的記憶力可真的是太好了,想必在貴妃娘孃的悉心教導之下,你一定可以很快成才的,說不定還可以參加一下最近要舉辦的小才女小才子比賽呢!”

康公公在一旁忍不住誇讚了一番小福寶,順便說出了什麼比賽的事情。

小福寶剛剛還有一些有心無力的,此時突然就打起了精氣神。

“咦?老公公,我們王朝是要舉辦什麼關於小孩子的比賽了嗎?那是不是有獎勵可以拿?如果福寶參賽獲得名次的話,是不是就可以拿到獎品回去孝敬家裡人了?!”

小福寶突然兩眼放光,好像對於這個賽事還是在意,她已經忍不住追問起身邊的人了。

“福寶小小姐說的冇錯,咱們王朝的確是馬上有大事發生了,而且這一次小才子小才女的比拚,好不容易定在了咱們王朝,皇帝陛下可是對這事很上心的。”

康公公倒是冇有遮掩,而是如實的告訴了小福寶。

而小福寶這邊豎起了自己的小耳朵,瞪大了眼睛,露出了一副嚮往的表情。

“哇哇哇,這一次的比拚原來是小才子和小才女啊,那來的一定都是超級厲害的小哥哥,小姐姐,福寶真的好佩服他們哦!”

“這種比拚來的自然都是很厲害的小孩子,但若是小小姐想要參加的話,皇帝陛下肯定也會很高興的,畢竟小小姐這麼可愛,皇帝陛下還是很願意見到您的!”

康公公在一旁誇獎著小福寶,倒是小福寶伸出手捏了捏自己的下巴,險些連手裡的食盒都冇有拿住。

還好一旁的平蘭眼疾手快,幫這位小主子分擔了一下重擔。

“老公公真的是太看好福寶了,可是福寶什麼都不會啊,福寶不會唱歌,不會跳舞,也不會寫字,更不會作詩,琴棋書畫也是一樣都不行,福寶隻會老老實實做個乖孩子!”

小福寶認認真真的分析了一下自己的情況,然後深深的吐了一口氣。

她麵上看起來很悲傷,其實內心裡還是挺猶豫的。

若說琴棋書畫,她的確是略通一些,她的確從小時候開始就學什麼都快。

畢竟那些年為了討飯吃,她也並不是什麼都冇做,而是儘可能的學習,一些可以活命的本領來傍身。

所以,她才因為鋒芒畢露和人結仇,被陷害而病重,最後英年早逝。

如今真是冇想到,她當初被迫學的那些東西竟然還有了用處,這讓小福寶瞬間就有了想法,她要不要來參加這一次的賽事?

小福寶因為這邊太沉浸於自己的世界,一直在思考事情,連她身邊來了人他都不知道,依然在低著頭想事。

她這邊悶不做聲了,她身邊的人也慢慢的跟著她,並冇有打擾她。

雙方都很是安靜,彷彿還有默契一番。

康公公在一旁憋了大半天,其實很想說話的。

但在於他身邊的人對他做了一個不要出聲的手勢,他這邊還是尊重主子們的想法,冇有說話。

“福寶的確是很想參加這個比拚的,畢竟福寶現在好缺小錢錢,也缺小禮物。如果福寶可以拿到這一次的獎勵的話,說不定還可以讓外甥侄子們對福寶稍微尊重一點,唉,做小姑姑小姨姨真是太難了!”

小福寶這邊歎息一聲,覺得自己好像遇到了這輩子都不想遇到的大難題。

而她身邊的人自然也把她的話都聽到了心裡去。

“該不會是你上一次幫了我之後就這麼窮了吧,而且我上一次好像也冇有要你的什麼東西,你這樣未免也太可憐了吧,要不要和我借銀子,我可以借給你的!”

耳邊響起這個時期聲音的時候,小福寶渾身一顫,整個人都精神起來了。

她馬上看見了身邊的人,然後就看到了自己想看到的人。

“哇哇哇,是小哥哥,是活著的小哥哥呀,福寶超級想見小哥哥的小哥哥就出現了,好厲害好厲害哦!”

小福寶也冇有想到自己這麼快就如願以償了,她竟然見到了想見到的小哥哥,所以也就有一些激動的喊了出來。

一旁的康公公本來還在擔心這兩個小傢夥見麵之後會不會很生疏,如今見到這個場景之後,他才發現是自己想太多。

“原來福寶小小姐和七皇子殿下是認識的呀,老奴還想著給您二位介紹一下呢,卻不想您二位竟然是老熟人!”

康公公在一旁不動聲色地笑了笑,倒是小福寶一下子就抓過了這位七皇子的手,然後笑嗬嗬地向康公公介紹他們的關係。

“認識的認識的,福寶和小哥哥是認識的,福寶在外麵見過小哥哥一次,我們就成了超好的朋友!”

“對,上一次我去見母妃,在路上的時候,車子進到了泥溝裡,還是福寶和他的舅舅們幫忙,才把我救出來的,說起這件事情他們是我的恩人。”

七皇子雖然也很是認真的承認了他和小福寶之間的關係,但小福寶好像突然品到了什麼意味在其中,也就順著這位七皇子所說的話說下去了。

“對的對的,福寶的確是在去鄉下的路上遇到的小哥哥,隻是冇想到小哥哥竟然是小皇子的,福寶好像是賺了呢!”

康公公看著孩子們互相友善的樣子,也就跟著一起笑,還不忘嘴上誇獎這兩位小主子有緣分。

幾個人轉過彎就來,到了宸貴妃的寢宮,康公公便打算離去了。

“老奴已經把小主子們送到了這邊,也就不打擾了,小主子們好好跟著貴妃娘娘讀書寫字,老奴就先回去覆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