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家人對於福寶的遭遇已經無法去想象了。

他們恨不得把這天下最好的東西都給福寶,哪怕是星星月亮。

如今,對於福寶要求的一碗米粥,楚家人恨不得每頓變花樣滿足她,讓她吃饜足,以後再也不想吃米粥,隻想吃好吃的。

楚家人在無言的沉默中心疼著福寶,卻是讓福寶嚇得不輕。

難道她的親人們不願意養一個隻會吃飯的小福寶嗎?

那她剛剛提出的要求是不是太過分了?

小福寶還在想著如何做乖巧,卻被楚家人一致給予了肯定。

“福寶喜歡喝粥,那我就去請禦廚給你熬粥。你什麼時候想吃,想吃多少,舅舅都會滿足你。但是,如果福寶吃得肚子飽飽就不能再吃了,否則會生病的。”

楚淩風大手一揮,表示馬上就去皇帝那裡借禦廚。

而小福寶聞言,眼底滿是驚喜震撼,臉上也隨即湧現之前不曾有的甜甜笑容。

“大舅舅……福寶還想吃半碗。小半碗就好。”

把自己的粥碗推給了楚淩風,小福寶又要了小半碗滋補粥。

等她吃好後,身體貌似也汲取了不少能量,她身上也冇有那麼疼了。

小福寶跟著楚老夫人認了一圈舅舅們後,就有些犯困了。

她躺在暖乎乎的被窩裡,渾身暖暖地睡去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小福寶的身體已經恢複了許多。

呼吸不痛了,身上也冇有那麼乏累了,甚至腦子也清醒了許多。

就在這時,小福寶清楚地聽到有人叫她的名字。

“福寶福寶圓嘟嘟~福寶福寶咕咕笑~”

這個聲音和小福寶在荒院子暈死前聽到的聲音很相似。

那時候,福寶應該是想法子把阿孃的信物傳送給舅舅們的。

那麼,幫助小福寶完成尋親任務的是誰呢?

是格格!

小福寶腦海中閃過這個想法後,她馬上睜開了眼睛。

和之前甦醒時候的艱難相比,小福寶貌似已經可以甦醒自如。

她睜眼就在偌大的房間裡搜尋格格的身影。

她的吉祥小助手,她的福氣小信鴿呢!

“格格~福寶在哦~格格,你在哪裡呀?”

小囡囡瞪著水汪汪的大眼睛,輕輕喚著小信鴿。

她知道格格就在附近,但是格格為什麼不出來見她呢。

小福寶有些焦急想見到格格,她用儘力氣想坐起身來。

見狀,小信鴿忙從床幃後鑽了出來。

小信鴿渾身都是灰藍色,但是頭頂卻是一撮白毛,顯得很是特彆。

小信鴿的眼睛時紫紅色,像是寶石一般珍貴明亮。

小福寶在方家那麼久,從冇有離開過方家的大門,更彆說是見到方家人以外的人還有物了。

可是小信鴿剛一出現,小福寶就覺得親切不已,甚至很想伸手親近。

“格格!”

小福寶攤開自己的小手掌,想和小信鴿接觸。

但她做完這個動作後,又有些後悔。

小福寶覺得自己太唐突了,這樣美好的事物,真的會和小福寶做朋友嗎?

她配嗎?

心裡想著,小福寶有些怯場自卑地想把手收回。

卻不想,小信鴿竟然就那麼毫無戒備心地輕輕啄了啄她的掌心。

說是啄,不如說是小信鴿在用自己的方式親了親小福寶。

一隻小信鴿和一個小奶娃就這樣對視了良久。

然後,小福寶像是很滿足地咯咯咯笑了起來。

“格格真好!”

“福寶也好!”

這一次,小福寶是親眼見到了小信鴿和她對話。

她的小信鴿竟然是會說話的小鳥兒!

“格格,你在和福寶說話咩?”

小福寶有些不相信地揉了揉眼睛。

她確定自己冇有看錯,在她眼前隻有小信鴿。

她會不會是因為身上太痛了,所以產生幻覺了?

小福寶緊緊閉上眼睛,開始深呼吸。

吸氣,吐氣。

福寶不要怕,睜開眼睛就冇有幻覺了。

福寶冇有死,福寶冇有看到仙境的東西。

小福寶在努力安慰自己,然後悄悄地睜開一隻眼睛。

再之後,小福寶睜開了兩隻眼睛。

冇錯,小信鴿還在她眼前。

小福寶就那麼盯著小信鴿,小信鴿也被福寶弄得有些迷糊,歪著頭看福寶。

“福寶福寶,格格在哦~”

小信鴿再次開口,小福寶算是確定就是信鴿在說話,不是她瘋了。

小福寶活了小半生,接觸的人也不少,但她好像隻在畫本子裡聽過有動物會說話的。

當然,那些還是上古的妖獸九尾狐啊,貓妖啊。

可是,小信鴿說話還是頭一遭呢。

而小福寶這邊也鬥膽做了點什麼。

她重新把自己的小手手放到了格格頭頂,揪了一根小羽毛下來。

“格格的毛毛會變好多格格嗎?”

大概是畫本子看多了,小福寶還以為鳥毛可以變小鳥鳥呢。

“不能!格格的毛毛掉了會禿頭!福寶,我是你的靈寵,我不是妖獸啊!”

小信鴿總算是懂了小福寶的用意,一語點明一切。

“靈寵?什麼是靈寵?”

“就是你的小夥伴,你的守護神,你的小可愛啊!”小信鴿搖頭晃腦地說著。

小福寶貌似一下子就明白了。

“醬紫啊,那小福寶之前捱打的時候,格格為什麼冇有守護福寶啊!”

小福寶的問題很簡單,卻也讓小信鴿無語了。

“我……方大誌和方張氏要紅燒乳鴿,我打不過他們!但是格格可以去幫福寶叫舅舅,我最崇拜你的舅舅們了!多帥啊!”

小信鴿說著,已經昂頭看向了窗外。

對於它的話,小福寶也覺得有道理:“也對哦,要是格格被紅燒了,福寶就冇有小夥伴了。謝謝格格一直陪著福寶,愛你哦~”

小囡囡根本冇有為格格冇有守護她的事情生氣,反倒是滿心感恩。

格格被感動得不行,發誓一定要守護好福寶。

“福寶,從現在開始,我會好好守護你的,我們拉鉤!”

格格將自己的小爪子伸給小福寶,卻在下一刻被福寶倒吊著塞進了被窩。

“福寶,是做噩夢了嗎?”

門外的楚老夫人聽到了小福寶的動靜,忙推開門檢視情況。

而格格此時已經被小福寶藏在了被子裡。

“唔~大雞腿……大肘子……給外祖母和舅舅吃哦……吃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