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福寶很是認真的來到了楚老夫人的房間裡,然後舉起自己的小手手錶明決心,她要打工工賺錢錢。

楚老夫人聽到這話之後滿臉都是擔心,連忙揮手讓小福寶來到自己身邊。

“我們家小福寶這是怎麼了?遭遇了什麼事情了,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你說出來外祖母替你做主,絕對不會讓他們好過的,你這麼小一個娃娃,怎麼突然要開始賺錢錢了呢!”

楚老夫人的言語之間全部都是對小福寶的關心,而一旁接到聖旨,在這邊和楚老夫人說著皇帝用意的兒子們見小福寶這麼說,也紛紛站出來,要解決小福寶的後顧之憂。

“福寶若是缺錢的話,舅舅們隨便給你一點零花錢不就夠了,你有什麼大事要做隻管跟舅舅們說,舅舅們肯定不會讓你為難!”

“福寶早晚都會成為大孩子的,不可以總向舅舅們伸手的,所以福寶要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賺錢錢,當然舅舅們也可以雇傭給福寶工錢呢!”

小福寶眼前一亮,當場就說出了自己的想法,並且表示自己可以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來換取錢錢。

“比如大舅舅若是肩膀不舒服的話,福寶可以給大舅舅揉一揉,按一按,大舅舅可以按照那些中醫老師傅一半或者是一半半的價格給福寶哦!”

小傢夥還真是說做就做當場就走到了楚淩風的身邊,伸手親自給楚淩風揉了揉肩膀,而且態度還很認真。

“大舅舅覺得福寶的手上力度如何,是不是很舒服呀?若是可以的話,福寶這一次就隻收一個體驗價如何!”

小福寶還真是說到做到,說要自己賺錢這邊真的就努力起來了,尤其是她說完了體驗價之後,楚淩風的眼睛都有一些直了。

“我們福寶的手法這麼好,怎麼可以隻收體驗價呢!大舅舅覺得你超級厲害,所以這一次的價錢肯定是要如數奉上的!”

楚淩風這邊可以說是兄弟們之中第一個享受到小福寶的服務的,他自然是要把錢都給算上,以免兄弟們給他白眼。

更何況,他也不差這點錢,他恨不得想給小福寶十倍二十倍。

“不不不,福寶這邊打工工剛剛開始開張,自然不能夠要那麼貴的,福寶也看過那些後院的小乞丐開張時候的樣子,他們還會幫人傳遞訊息嗎!”

小福寶倒是拎得很清,並冇有打算開張就要高價,甚至是打算慢慢的積攢,反正距離逢年過節應該還有一段時間,小福寶覺得自己還來得及。

而且,她也可以帶著哥哥姐姐們一起賺錢錢,這樣一點點積累下來,大家就都有錢錢了。

“福寶,你不要忘了,你可是舅舅們的掌上明珠,隻要你想要,舅舅們可以馬上給你準備很多你想要的東西,錢錢這種事情根本就不是什麼大事,你用不到這麼辛苦的。”

楚家的男人們都有錢,所以說出這話的時候也並不覺得有什麼負擔,反倒是小福寶搖了搖頭。

“不啦不啦,福寶以後也是要長大的,不如現在就開始鍛鍊自己,日後一定可以孝敬舅舅們,還有外祖母的!”

看著小福寶懂事的樣子,楚家的男人們這邊一個個眼圈都有一些紅了,反倒是在下一刻就開始你爭我奪起來了。

“大舅舅的按摩時間結束了,還有哪個舅舅需要這一項服務啊,快點聯絡小福寶,福寶熱情為您服務!”

小傢夥這邊話音剛落地,楚家的男人們幾乎都舉起了自己的手,表示需要小福寶幫忙按摩,甚至連楚老夫人也同樣舉起了手。

“福寶要不要給外祖母也按摩一下呀?外祖母這邊也覺得不大舒服,需要福寶的幫忙!”

“當然可以啦,福寶最喜歡外祖母了,怎麼會忽視外祖母呢!”

雖然楚家的男人們這邊一個個的都想得到小福寶的服務,但是關鍵時刻還是把機會讓給了楚老夫人。

祖孫二人在一旁說著話,聊著天,然後揉揉肩膀,捏捏肩,看起來格外的親密無間。

男人們在一旁看著羨慕不已,而小福寶當天晚上也賺了不少小錢錢回去。

楚家的兩個小男娃在晚上也接到了小福寶特意讓楚淩風幫忙送回去的書信,書信上雖然冇有寫明什麼內容,但是卻畫了一個銅板的樣式。

“這個小土包妹未免有一些太厲害了吧,我這邊想的腦子都快要裂開了,也冇有想到如何賺錢的法子,反倒是她直接都賺到錢了!”

小老二一臉感慨的說著,好像被小福寶的做法震驚的不行。

楚淩風雖然是幫忙把書信拿回來的,但是他已經看了好久,也冇有理解清楚書信裡究竟寫的是什麼內容。

“爹爹的乖兒子快和爹爹說說,你是怎麼看出來福寶寫的是這樣的內容的,為何爹爹一點都看不懂?你們難不成有什麼秘密交流的暗號?”

楚淩風難得低頭問問題,小老二可是馬上抓住了這個好機會,伸出了自己的小手手要錢。

“爹爹可不是兒子,非要和你要錢的,隻是你也知道我們小孩子之間的秘密也是很值錢的,我若是把這個秘密透露給你的話,那可就是背叛了小福寶,所以我得給她一點交代呀,正好她現在要錢錢,所以……”

小老二說著,特意搓了搓自己的手,那樣子很明顯就是等著對方給錢了。

而小老大在一旁又生怕自家爹爹對兒子是個小氣巴拉的,所以還特意補了兩句。

“爹爹,這個秘密畢竟是事關小福寶的,你覺得這個秘密值多少銀子呢!”

楚淩風在一旁思考了一下,直接就去自己的口袋裡要往外拿銀票。

看他這大方的樣子,小老大和小老二都覺得有一些心虛,連忙按住了他的手。

“爹爹,你這就有一些可怕了,我們這個秘密萬一到後來冇有這麼值錢的話,你又說我們騙你的錢,這可就不好了,所以咱們還是給現錢吧!”

在小老大和小老二跟自家親爹拉扯了一番之後,最後楚淩風還是選擇給了這兩個小孩子銀子而不是銀票。

“好吧,我看你們兩個小兄弟好像已經很滿意了,既然這個價錢可以,不如你們直接跟我把秘密交代了吧!”

楚淩風這邊還在尋覓秘密是什麼的時候,他的兩個兒子拿到了錢已經開始往回跑了。

“爹爹這根本就不是什麼秘密啊,畢竟小福寶現在是咱們家裡麵的小名人,誰聽到她的事情不多傳揚兩句,小福寶那邊剛開始做事賺錢,我們這邊可就接到訊息了!

所以就算是她不送書信過來,我們也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啊,爹爹早點睡,我們回去數錢了,晚安哦!”

楚淩風就那麼看著自家的兩個兒子,在他麵前跑得無影無蹤,回到了房間去,而他竟然有一些無奈的笑了笑。

“這幾個小孩子還真是夠聰明啊!不過這樣也好,他們總算是學會自己賺錢了!孩子們長大了,我這個做老父親的很是欣慰!”

說完這話,楚淩風笑著回了房間去,然後就瞧見張氏一臉酸溜溜的樣子。

“我可是聽聞福寶給你按摩了,感覺怎麼樣?要不要和我具體說說,我這邊可是羨慕得不得了呢!”

張氏說著,一雙眼睛一直在楚淩風身上瞧著。

聞言,楚淩風忙上前來親自給張氏按了按。

“夫人彆急,下一次我出錢,你去按,想按幾天就幾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