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這位康公公所提到的內容,小福寶也覺得有一些莫名其妙的。

難不成玄鐵的顏色是金黃金黃的,是她記錯了嗎?

可是小福寶也是見過金子的,她知道這兩樣東西好像不是同一樣東西,那為什麼這些大人們所說的話和她所想的相差甚遠呢?

大概是看出來了小福寶這邊有一些迷迷糊糊的,為此康公公又重新進行了思考。

畢竟現在這裡有三位主子,可都是康公公最為敬畏的人。

他深知自己不能夠在主子們麵前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來,更不能讓這位新晉的小主子不開心。

“老奴也是聽過的,有些人從出生開始就對金色不是很喜愛,甚至還覺得有一些俗氣,或許小主子並不喜歡金色的,那銀色的呢,若是小主子喜歡的話,老奴馬上讓人去安排!”

“銀色的好像有一點相似呢,不過康公公身上不是有現成的嗎?康公公拿出來,福寶就告訴康公公,福寶喜歡什麼樣子的!”

小福寶不好意思自己親自動手去把令牌拿到手裡,隻能催促著康公公去找。

康公公摸遍了自己身上,把所有像樣的東西都拿了出來,最後小福寶卻都搖了搖頭。

“不是不是,這些都不是的,福寶想要的那個小牌牌是可以拿著,然後直接從大門進來又從大門出來的那一種!”

小福寶總算是把自己想要的東西說清楚了,而皇帝在一旁也險些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

“你這小丫頭可真是個磨人的小妖精啊,朕差一點都冇明白你究竟是什麼用意,原來你是這個意思!

你想要的是可以進出皇宮的令牌,怪不得你和朕還有愛妃說著你要在寢宮裡住幾日要回家住幾日,原來你缺的是這個小牌牌!”

在場的所有人在看到小福寶點頭之後,總算是真相大白了,最後隻能互相看著哈哈大笑。

而小福寶這邊也跟著一起笑,彷彿融入到了這樣的氛圍之中。

小牌牌的事情,皇帝這邊清楚之後,康公公轉身就給小福寶準備好了,甚至還把小床搬了過來,讓小福寶親自檢視。

對於那種雕工特彆精美,材質特彆好的小床,小福寶還是第一次見呢,她躺在上麵就不想起來,甚至還有一點困了呢。

眼看著小福寶這邊已經困得有一些睜不開眼睛就打算睡覺了,她這邊迷迷糊糊的時候突然想起來了什麼,然後又從小床上坐了起來。

“小福寶剛剛迷迷糊糊的時候做了一個夢,夢裡麵的情況還是很嚇人的,小福寶突然想起了一件很是重要的事情……”

小囡囡這邊說著,看了看眼前的人,然後又伸手撓了撓自己的小腦袋,好像有一些不太好意思把自己剛剛夢到的事情說出來。

“你這小傢夥肯定又是想到了什麼稀奇古怪的事情,正好朕也想聽一聽,那你就趕緊說出來吧,否則朕就不允許你再說話了!康公公,拿手帕把她小嘴給朕堵上!”

皇帝這邊雖然說的很是起興,但是卻隻是說了說。

康公公在一旁連動都冇動,小福寶卻要馬上裝出自己真的被驚到了的樣子,連忙開口。

“好啦,既然皇帝陛下要問的話,那小福寶可就真的說了呀,福寶好像知道翎兒公主是福寶的大外甥女呢!”

這件事情本來小福寶也是不想說出來,可是她剛剛在睡覺的時候,迷迷糊糊就想起了這件事情,甚至很是疑惑的想著。

這位皇帝陛下貌似是他的姐夫,而她現在要給姐夫做乾女兒,那是不是輩分就要重新計算了?

小福寶倒是不建議自己做一個爹爹或者是乾孃的,隻是家裡麵的人會不會因為這件事情而被影響了。

畢竟,大家看起來都是那麼懂規矩明白道理的人,肯定不會輕易的毀壞規矩和道理。

而小福寶這一次貌似要幫大家一起重新規劃一下眾人的關係了。

“陛下,小福寶說的好像真的冇有錯呢,楚貴妃好像是小福寶的表姐,這麼算來的話,您好像不能給小福寶做乾爹了呢,否則楚貴妃那邊又該如何自處!”

皇後在一旁很是冷靜的開口之後,皇帝也不再說話了,就連一旁的宸貴妃也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他們剛剛想好給小福寶做乾爹乾孃,結果眨眼的功夫事情就不能夠順利進行了。

“這天底下的事情還真是瞬息萬變,誰也說不準了,臣妾隻是想要報答一下救命之恩,結果也變得這麼難!”

宸貴妃的表情突然就變得很悲傷,好像說遇到了什麼大難題一樣。

她這邊有一些難受的皺緊了眉頭,皇帝在一旁隻能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寬慰她。

“愛妃不要太著急,辦法都是人想出來的,既然有問題,那就一定有可以解決的辦法,你容朕這邊仔細思考一下!”

“要不……福寶給貴妃娘娘做妹妹?人家都說長姐為母長兄為父,如果這麼算來的話,福寶和貴妃娘孃的關係依然很親密的……”

好好的一個小女兒眨眼的功夫就變成了小妹妹,這身份的轉換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宸貴妃在一旁瞪大了眼睛眨了眨。

“這樣倒也不是不可以,畢竟小福寶隻是楚貴妃的血緣單薄的表妹,但若是她和宸貴妃成了親姐妹的話,那關係肯定是更加親密,對於兩國的關係友好也能夠起到一定的鞏固作用。”

這種時候,皇帝和宸貴妃在一旁經曆了大起大落,皇後倒是看得很仔細,在一旁做了中間協調者該做的事情。

對於這件事情小福寶是冇有什麼疑義的,反正能夠讓家裡麵的人關係和平如初,還能夠讓皇帝不生氣,她就冇什麼好介意的了。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也很好,日後福寶就是我的小妹妹了,臣妾一定會好好對福寶的,這樣陛下也就不用擔心各種關係被打亂了!”

小福寶的身份再次進行轉變,不過翎兒公主還是她親愛的大外甥女,這一點是一層不變的。

“好吧!既然如此,朕也就讓人去準備一下,選個好日子,讓孩子們都來認一認她們的小姑姑還是小姨姨呢?!”